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致胡萝卜(三)

《千波湖畔的爱情与死亡》《诅咒学:从入门到住院》《选择术士当男友的一百零一个理由》《管魔术师叫爸爸的一百零一个理由》好评发售中,统统二十块!

前文→(二)

————


前略,致胡萝卜:

 

近来你校那边天气如何?听说北面已经开始变得凉快了,可是我们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闷热。学校里没有女孩子的好处就是,即使在场地里一边跑一边脱上衣也不会被抓起来,顶多挨两句批评。不过教官总是气定神闲的,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热,有次我坐得离他很近,发现他的衬衫居然在往外冒寒气,就好像在领子里塞了块冰一样。完全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带着你回信过来的那只鸽子好像交了个朋友,那天它是和一只银灰色、右边眼睛周围的羽毛上有个白圈儿的猫头鹰一起落在我窗外的。传说魔法学校会用猫头鹰当邮差,不过你在信里也提过,你们没有这个习惯,那也许就是鸽子在路上遇到的吧。鸽子放下信飞走的时候,猫头鹰还在窗台上踱步,边走边看着我,我觉得我从它脸上看出了很严肃的表情。总而言之,当我想找点东西喂它的时候,它又拍拍翅膀飞走了。那真是一只很威风的猫头鹰。

关于你那个“重启试试”的建议,我偷偷和邮购扫帚那个同学讲了。他一边捶胸说当初不应该收到包裹就把说明书扔了,一边信心百倍地准备继续翻墙。事实证明你的办法很有用,他顺利地把扫帚重启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打开宿舍阳台的窗户,两腿一蹬……可能蹬得太大力,瞬间就飞出去很高,然后就啊啊啊啊啊地越飞越远,消失在了夜色里。

第二天早上他出现在食堂的时候,昨晚被他吵醒的人都跑过来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他死活不肯说。到了我给你写信的这会,流言的版本已经变成了“他被扫帚带去了永无乡,小仙女给他下了诅咒让他一辈子打光棍”,他那魂魄出窍的表情就是佐证。我倒觉得他没有此等奇遇啦,因为他不停猛打喷嚏,去神话天国里的幸运观众应该是不会感冒的吧?

(中略三页)

……

说到教官的八卦,我这边碰到了一件神奇的事。还记得你上次提到,你校图书馆里有叫做《千波湖畔的爱情与死亡》的书吗?隔壁宿舍的一个同学邮购了这本书,夹杂在一堆术士教材里面,在前天午餐的时候投递到了食堂。那巨大的包裹直接把他砸下了椅子,然后在餐桌上自动打开了(还好那时候桌上没有午餐)。神奇的是,我明明看到这本书掉在了他的桌子上——肯定没看错,书脊上粉色的闪光标题,封面上是画的一点也不像的手绘剑圣做心痛欲死状——但是当我们校长从他旁边路过之后,那本书就变成了《诅咒学:从入门到住院》。就在我眼皮底下大变活书,没有一点夸张。那个同学爬起来收拾书的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嘀咕着怎么好像少了一本。

我怀疑那本书要么是被我们学校的意志给过滤掉的,要么就是校长干的。

根据你上次的建议,我去查了教官毕业那一届我校的交流赛资料。关于你那边的官方资料为什么缺少细节,我认为和我校当年抽掉了参赛人员名单有关。也就是说,在比赛前官方资料登入的时候,我校交了一份名单,但是在赛程或是赛后,出于某种原因,他们申请撤销了那份资料——听着挺离奇,不过不是没有先例,在那一届毕业生面临战争的复杂背景下,这么做应该是为了保护某些机密。结果在战后,这份名单也没有被填补到官方资料里就对了。

说得是不是有点绕?总而言之,我找到了学校档案里的交流赛名单留底。里面的许多名字都在后来的战争中留下了印记(虽然我也是恶补了一下才熟悉起来),包括你的爱豆(划去)职业偶像,我们校长,以及千波湖事件里的那个医疗小组组长——他现在是我们的校医。

【见复印件】

暂且不说教官为什么去南线,我现在更想知道学校撤掉名单的原因。南线内部的人员分配从来没有公开过,但是就那年六月以前的战况来看,他们的有过很大的调动。结合当时的局面,与其说是调动,不如说是伤病率已经到了影响决策的地步。是什么造成了这种状况呢?六月到七月之间,形势好像得到了控制,教官来到的又一个月后,南线弥补回了之前的劣势,恢复了和敌方僵持不下的状态。我想这之间也许是有联系的。

如果你看到了任何关于那年南线发生事情的其他说法,一定得跟我讲讲。


迷茫的,

大葱头


P.S. 我把你的那些纸片给教官看,他很爽快地全部拿走,第二天都签上名还给我了。我包了两层塞在信封里,希望它们一路平安。


**


前略,致大葱头:


我们这边天气很好,天冷下来的时候雾也变少了,不过据说下雪之后空气也会变得有点糟糕。校医院告诫我们走出校园范围的时候要记得戴口罩,以免被人群中高发的冬季拖延症传染。

关于降温的方法,在图书馆里某本《选择术士当男友的一百零一个理由》(按理说它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这是一套丛书,我想它是被上面那本《管魔术师叫爸爸的一百零一个理由》盖住了,图书管理员才没把它给丢出去)里看到过和你描述得有点像的案例。一个高明的术士可以用诅咒的方式控制特定目标人物周身的温度,通常是充当攻击手段,但运用恰当的话保温和制冷都不在话下,基本和私人定制空调差不多。你校术士系的同学那么多,说不是哪个剑圣的崇拜者做的哦。

上周四晚上,给猪笼草喂食的同学发现有个穿着你校校服的人掉进在了我们的人工湖里,还攥着一把扫帚。这个灵异事件第二天就传得沸沸扬扬,等我听到这个故事,流言的版本已经变成了“因为我校挂牌出售的扫帚都内置了信仰系统,一旦发现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潜在粉就会启动定位功能把他送回来”……信这个的人显然都不了解情况。要是想找我们校长签名的粉丝拿着扫帚就能定位到我们学校的话,我们院里还不得天天下饺子。后来跟小高吃饭的时候,他跟我说那个人直接被送到了校长那,校长修好了他的扫帚,又亲自把他送上西天(划去)送上回家的路。和你说的事情相对照,差不多就是这么一回事。

你说的和信鸽认识的猫头鹰,我就不太了解了。这边的校园里没见过猫头鹰,倒是校长的桌上有几只猫头鹰的雕像,做的简直就和真的一样。

(中略两页)

……

我就当年那场交流赛和南线的事情去问了校长。校长对于我会研究这方面的问题感到有点奇怪,他听说我是剑圣粉(划去)剑圣的理智崇拜者(划去)将剑圣当做学习目标的理智剑系职业者之后,建议我自己去寻找历史的真相。

不过校长还是提供了一些信息,他说当年南线防御机制的核心因伤退役,所以临时抽调了一些毕业生过去补充。联想到你查的资料,很有可能那些人就在当年交流赛的名单上。

那么我们先这么猜测:南线需要调动毕业生过去,交流赛的名单出于保密原因被隐藏了,而被调动过去的人里面当时没有剑圣,他是后来在七月去的。那么问题就来了,挖(划去)他这么做会是因为名单里的某个人吗?如果是的话,这个人是谁呢?

名单里的人有好几个都在你校担任教职,还是一届的同学,总之暂时都留待观察吧。

我花了几个晚上把《千波湖畔的爱情和死亡》看完了,虽然里面充满扯淡、野史和牵强附会,不过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还挺有意思的。作者根据各种资料(有些可能是瞎编的)推断,剑圣可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恋人,并且用这个假想的恋人来解释剑圣的某些行动——比如他为什么在南线形势大好的时候自请调往危机四伏的千波湖,比如为什么在后援还有两天就抵达的时候提前独自深入敌后,再比如他那封传说中的遗书到底是怎么回事。作者猜测这个神秘恋人已经在千波湖一役战死,不过我觉得他这么写是因为后期没有什么值得八卦的事件供他发挥了,总而言之,为爱走天涯这种事情也就是听上去比较传奇,现实里哪能有这回事嘛。但是如果不考虑这个,里面关于千波湖部分的资料应该比较可靠,值得作为参考读一读。

听说你们图书馆里没有这本书,寄过去还可能被没收,所以我邮购了一本,拜托占星系的同学做了一下伪装,变成了他们的某个课外扩展读物,就是包裹里那本《星座情缘·相性分析全解》。解除伪装的话,翻到七十七页第七行,不带标点反着读一遍就可以。

哦对,还要感谢你寄来的纸片!签名!甚至还有签绘!这辈子值了(划去)当年官方出的那本《你不知道的黄少天》手册里好像没提到他会画画,但这明明就画的很好嘛。

  

祝一切顺利,

胡萝卜

  

P.S. 考虑到冬季拖延症最近真的很流行,我还在包裹里塞了一些我们常用的电击贴片,也许你会用得上。



————

哎,之前说四五更写完,写完个毛线啊=L=

不过这种夸下海口说飞快完结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当年地下火还以为顶多十章搞定呢,结果跟卷纸一样越扯越多……这次我要努力控制!

评论(101)
热度(1009)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