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六点三)

感谢某位老师和我拼字促使我更新,前文→TAG

发个睡衣福利(根本不是

————


韩文清忽然觉得有点耳鸣。不过当他下意识地甩了甩头之后,那阵奇怪的嗡嗡声又消失了,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正常人听到这种情况都肯定感觉相当头痛。

“很好,”他揉了揉额头,“这下有点麻烦了。”

“我知道你想说‘混江湖多年从来没碰到这种倒霉状况’之类的,大家都一样。”王杰希说,“现在谁也没有解决它的经验,不过根据推测,首先我们得弄到这个遗迹仪器的本体再谈别的。”

韩文清:“但是我们现在都只是意识在这里面吧?”

“在进来之前,我们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进行过部署。”王杰希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张城市规划图摊开在桌上,“既然我已经进入了模拟系统,就可以从这里找到仪器的位置,之后再强行唤醒,把信息交给机器人,让它们进来处理。”

“机器人?”韩文清疑惑道,“它们不会被捕捉意识吗?”

“这个设备应该做不到,机器人的意识运行机制和我们不同。”王杰希解释道,“它是捕捉某种波段……什么的,我不是很懂你们这边的说法。”

韩文清又开始听到了嗡嗡声,这回是一顿一顿的杂音,让他总觉得耳朵里飞进了一只马蜂。

王杰希看到他拍了拍耳朵:“你怎么了?”

“好像有点幻听。”韩文清说。

“这里的幻听,也许是和模拟系统的漏洞有关。”王杰希严肃起来,“有什么特别内容吗?”

韩文清皱着眉头,耳边的声音变成了老式收音机找不到频道时发出的沙沙声——这种声音现在只有在怀旧电影里才能听到了。时断时续的噪音逐渐融合,变成了模糊的话语:“……暗示……立方……拿……”

他有了一个猜测,于是抬手把一直握着的小立方体放在了桌面上。王杰希看着这个东西,眼神微微一变,不过并没有说话。

立方体朝向韩文清的这一面出现了一个漩涡般的光点,仿佛一只眼睛在和他对视着。韩文清听到了一句清晰的声音:“我就在你面前。”

他眨了眨眼睛,一只猫头拖鞋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叶修坐在宽大的办公桌边,穿着冬天的毛绒睡衣,手里端着个咖啡杯,对他说:“老韩?能看见我吗?”

  

“能看见我吗?”叶修问。

忧郁把一个耳机状的仪器小心地架在韩文清的头上,叶修则带着配套的另一架头戴式耳机站在床边。虽说这东西长得像耳机,不过它并不能遮住耳朵,而是直接和意识波段沟通,话筒的主要作用也只是把声音转化成频率。叶修掐住话筒的开关,转头问忧郁:“他现在会看到我的样子吗?还是只有声音?”

“准确传达过去的只有声音。”忧郁说,“不过因为小电影制造机是基于造梦的原理,它通过干涉潜意识层面来定向制造幻觉,所以每一束有效信息都会伴随着数百倍的无关信息一起传动,而无关信息又是容易被接受者的印象所影响……”

“跳过原理吧,”叶修头疼道,“直接说结果。”

“他可以听到你的声音,但看到的是他脑补中你的形象。”忧郁说。

叶修:“……”

“这种脑补是和你给他留下的印象有关,也和潜意识中的深刻记忆有关。”忧郁补充道,“但在仪器的限制下,不至于过于影响你要传达的信息,请不要担心。”

叶修仔细想了想自己给对方留下过什么样的回忆,最后不得不沮丧地承认,韩文清眼中看到的他很可能是个腰捆磁电池,身背大砍刀,左手一个粒子炮,右手一把物理学圣剑的形象……

“不管你看到的我是什么样子都不要吃惊。”他松开话筒的开关,尽量云淡风轻地说,“总之我就在浮空船里,只能以这个方式和你交流。”

  

韩文清确实有点吃惊。

他很快想起对方这套睡衣为什么看着有点眼熟了。当年有次他在大雪纷飞的北部完成任务后,给部下放了假,自己也在附近找了个复古式的家庭旅馆休息。那时他投宿已经是大半夜,第二天早上推开窗,雪已经停了;院子里厚厚的积雪晶莹明亮,几行脚印延伸向木栅栏,他眯起眼睛眺望,看到阳光照耀着湖面薄冰与青翠的松林。

在早餐的香气里,他走下楼梯到客厅,有个熟人正捧着一杯咖啡和老板的女儿聊天。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时,对方和他露出了一模一样“我靠你怎么在这里”的表情。

那几天平静的日子,他很惊讶自己居然记得这么清楚。如今回想起来,还仿佛能看到穿睡衣的老对头趴在地毯上摸猫,听到壁炉里松木燃烧的轻微噼啪声。

他把这段回忆赶出脑海,对叶修说:“我能看到你,现在是什么状况?”

“你看到谁了?”王杰希往桌面上扫了一眼,然后反应过来,“你在和谁交流吗?”

“是叶修。”韩文清对他说。耳边叶修也开始说:“长话短说,我用的是造梦机和你沟通,情况是你的意识在某个设备的捕捉范围里,而本体还在浮空船里……”

“这部分王杰希已经和我说过了。”韩文清说,“我在和在讨论对策。”

“他已经知道了?那正好。”叶修点头,“我的计划是先把仪器找到,这需要你的配合。”

“这边也有同样的打算。”韩文清说。

“等一下。”王杰希插话,“你可以和叶修沟通的话,问他能不能抵抗设备的捕捉直接进入区域。”

韩文清转述,叶修回答道:“没问题,我可以带临时屏蔽装置,但是时间有限。”

“可以,那么我们就不需要等你被唤醒后再进来了。”韩文清看向王杰希,“我可以在模拟系统里配合寻找路线,叶修那边同时在现实中进入C区。你怎么说?”

王杰希说:“理论上可以,我和你先走,适当的时候唤醒调集外部人员以防万一。”

韩文清点头,推开椅子站起,叶修也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走到他旁边。叶修说:“你要和老王一起行动?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什么?”韩文清忽然意识到了,“等等……”

他话音未落,办公室的落地窗轰然破碎,在“啊哒——”的一声断喝中,黄少天抓着一根钢索飞跃进了房间,冲着王杰希直扑过来。

  

叶修最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除了用来交流的耳机外,还有脖子上扣着的临时屏蔽器,此刻正飞快地跳动着监测波段。

浮空船的后舱门缓缓开启,里面摆着一红一黑两架小型交通工具,长得有点像老电影里的暴走族机车,不过附加了各种额外功能。叶修跨上那架红色的车:“上来!”

无敌最俊朗应了一声,迅速把自己打了个结紧紧捆在了车后座上。

忧郁已经回到了主控室,她降低了浮空船的巡行速度,把后舱的出口打开。随着一声轰鸣,红色机车飞射出来,向着C区绝尘而去。

评论(125)
热度(669)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