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王+肖]思乡鬼

久违的鬼系列点文,沿用前作世界观,依旧可以当做独立短篇看~

只有互动不算CP向,就不打标签啦

————


月亮升起的时候,这条街上左右店铺差不多都歇业了。刘小别打着呵欠出来,锁上药房的前门,把一盏绿色的纸灯挂到屋檐下面。透过灯光,只能看到两扇古色古香的木门敞开着,那张写着“微草药房”的招牌也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横匾——微草综合咨询处。

到了夜晚,这里的生意才真正开张。

店里的模样和白天没什么区别,两边柜台前有一溜凳子,坐垫是拿蒿草编的,这样飘来飘去的小鬼们也可以坐下歇一会。来求助的各类妖魔鬼怪絮絮叨叨把问题讲给接待人员,后者把前后详细往本子上一记,能协调的就预约时间,解决不了的统统发到布告板上去,好让全城的非人界都能看见。这里面也夹杂着来买药的人,一个长头发姑娘问刘小别:“怎么没看到你们家老王?被电脑辐射过的仙人掌,四两谢谢。”

“他出外勤去了。”刘小别称了四两仙人掌切片给她,“你有事找他吗,要不先在店里等等呗……”

“没事没事。”姑娘连忙摆手。她是店里老熟客,年纪轻轻的小乘黄,没事就爱捣鼓稀奇古怪的实验,“我就是问问。”

她刷了卡离开,排在后面的是个男人。刘小别左看右看,对方都好像是个正常的人类,这点来说实在是很不正常。他站在一屋子奇形怪状的客人里面,虽然显得格格不入,倒也没有什么特别不自在的表现。

“你好。”这人说,“这是微草综合咨询处吧?我看到了门上的招牌……上次碰到你们这里一位工作人员,他给了我地址,说碰到怪事可以来这里求助。”

“哦,没错没错。”刘小别唰地抽来另一张记录纸,“请问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就是这个。”

对方把手里提着的一个包放在柜台上,小心翼翼打开拉链。刘小别探头看去,里面用厚厚的布垫了个窝,一只很小的黑狗趴在包里。小狗眼睛闭着,鼻头红红的,客人伸手进去,把它抱了出来。

刘小别凑近了端详:“你家狗有什么异常情况吗?”

与此同时,挂在门口的空心铃无风自动,发出一排轻响。王杰希和许斌的身影从店门前黑暗里浮现,两人带着一身夜色中的寒气,迈进咨询处的灯光里。

小黑狗慢慢醒来,眨了眨眼睛,对着面前的人响亮地叫了一声:“爸!”

刘小别:“……”

小黑狗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卖萌也没用啊!”刘小别抓狂,“我不是你爸!”

整个咨询处大厅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

周围人的注意力全都被这边吸引了,看看刘小别,又看看他旁边那个人;直到不远处王杰希的声音打破僵局:“这是怎么回事?”

人群自发给他让出一条通路,让咨询处的总负责人走了过来。王杰希看到站在柜台边的客人,颇意外道:“肖老师?”

“呃……你们认识?”刘小别青着脸问。

“我叫肖时钦,在旁边的大学教机械工程。”对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以前也遇到过灵异事件,跟王队长数面之缘。”

小黑狗四下张望,忽然见一个左右眼大小不太相同的人类俯身过来端详它,于是又欢快地叫道:“爸!”

“……”刘小别感到了一丝安慰,看了这家伙碰到谁都叫爸。

“哎别误会,”肖时钦终于逮到机会解释了,“它管谁都这么叫,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在花坛边上捡到它,问了邻居也贴了招领启事,好像不是谁家走丢的。感觉不是平常的小狗,所以抱过来想问问看。”

王杰希思索片刻,从刘小别的记录纸上撕下一角,递到小黑狗的面前,然后屈起手指轻弹了一下它的鼻尖。小狗打了个嗝,从嘴里冒出一缕微弱火苗,点燃了那张纸片——王杰希一松手,它就在火焰中瞬间烧成了灰烬。

“这是什么打火器妖怪吗,”肖时钦惊讶道,“打火狗?”

刘小别心想你对非人界到底有什么奇怪的误解啊。

“祸斗。”王杰希直起身体,不紧不慢地说,“它有祸斗的血缘,没事就爱喷个火之类。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妥善照顾的话,烧掉一整座房子没什么问题。”

“我总觉得妥善照顾这个词不能这么用……”肖时钦小声道。

小黑狗看面前的人都不理它,张嘴又喷出了一股火苗,这回可比刚才看着大多了,颜色也很淡,仿佛一团青白的光。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王杰希两指一捻,先把火给按灭了。

他伸出手指,探进它嘴里,摸了摸它的牙。小黑狗不假思索,一口就咬住了他的手指,发出咔嚓一声。

肖时钦:“……你没事吧?!”

王杰希摇头。小黑狗在他的手指上来回磨牙,但是怎么都咬不动。王杰希把手往外抽,小黑狗还是死死咬在他的指头上,被一起拽了出来,悬挂在半空晃来晃去。

“它之前看着挺乖,也没有咬谁啊。”肖时钦冷汗直流,“今天怎么这么执着……”

“可能它觉得吃了他的肉能大补。”许斌在后面中肯地说。

“因为祸斗食火,从前有些人会把它们镶在壁炉里。”王杰希手上挂着一只小狗,跟旁边的人科普道,“虽然他们在民间代表不祥之兆,但是牙和皮都可以入药,整个风干之后,更是天然的取暖设备。”

肖时钦:“……”

小黑狗吓呆了,张着嘴愣了片刻,汪地一声哭了。

它嘴一松,就掉了下去,还是肖时钦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它,没让它滚到地上。

“开玩笑而已,”王杰希微微一笑,“这是违反神话生物保护条例的。”

  

和店里顾客寒暄一番,满足了几个合影请求后,王杰希带着肖时钦穿过店里的后门,走进了综合咨询处的内院。

这家店看着不大,里面竟然是座有山有水的庭院,数盏灯漂浮在树间,远处檐影隐没在夜色里,一时间看不出有多少屋子。跟他们一起过来的许斌好奇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肖老师有点灵异体质。”王杰希说,“碰到过几次奇怪的事情。”

肖时钦点头:“是这样,老实说遇到他之前我是不相信这些的,但是现在……哎三观需要重塑啊。”

“没关系,”许斌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至少你现在要占卜的话也能找到靠谱的人,不用看黄历了。”

肖时钦:“可是我本来也不看黄历啊……”

说话间他们转过走廊,许斌摆手告辞,留下两个人停在一间屋门前。望着被灯笼照得忽明忽暗的大门,肖时钦心里一阵发虚:“这是什么地方?”

“药房的其中一间。”王杰希说,推开了大门,“真的药房,不是前面那个打马虎眼用的。”

肖时钦抱紧了手里的小黑狗,跟着他迈过门槛,赫然发现里面明亮如昼——天花板上挂着日光灯管,分成无数小格、贴着标签的金属柜子一排排地延展出去,墙边甚至还摆着两个懒人沙发。

“……”肖时钦揉了揉眼睛,“等等,这内外画风差的也太大了吧!”

“外面那是照顾个别年纪大又跟不上潮流的古董们。”王杰希熟门熟路地顺着过道走了进去,“里面的结构当然要科学化现代化了,毕竟时代在飞速发展是吧。”

卖“被电脑辐射过的仙人掌”的地方讲究什么科学化,肖时钦内心是完全不信的。不过事实由不得他不信,他们很快来到房间另一头,看到了桌子上摆着的电脑。

王杰希在桌上轻轻拍了一下,那部台式机就发出恐怖的吱嘎一声,嗡地一下自动开机了。

肖时钦:“……”

随着电脑在一阵奇慢无比的运行后,终于弹出“您的开机速度打败了80%的鬼”(肖时钦:?!?!),王杰希也从柜门里拿出了一台奇形怪状的东西,放在地上,又把小黑狗从肖时钦那里抱了过来。

“这是什么?”肖时钦凝视半天,给出了最接近他想象的猜测,“……足底按摩器?”

王杰希冷静道:“不,是四角坛。”

小黑狗嗷了一声,仿佛在说“足底按摩器你大爷啊”。

肖时钦看着小黑狗被放在四角坛上,旁边又插了几支像是线香又不用点燃的东西,王杰希一脸严肃地默念片刻,然后睁开眼睛:“不行,这里面有点问题。我们出去说。”

“咦?”肖时钦没反应过来,“什么出去说?”

“不出去也行。”王杰希利索地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布袋,把小黑狗提起来往里一套,扎紧袋口,才道,“主要是不能让它听见。”

“……”肖时钦毛骨悚然,“你要对它做什么?”

“它不是真的神话生物,只是一道幽魂了。”王杰希毫不卖关子地开始解释,“只因为它的体质特殊才保持这种半实不虚的状态。”

“等等,”肖时钦吃惊道,“你是说它已经死了?现在只是鬼,呃,鬼狗?”

“鬼狗这个名字有点奇怪,不过你可以这么理解。”王杰希点头,“祸斗毕竟是不适合在此世生存的,刚见到的时候我还有点怀疑,后来看它开始喷火,就发现这只是它的魂魄。四角坛可以把它的魂魄送去归处,但它应该还有执念,无法转生。”

“信息量有点大啊!”肖时钦一脸混乱,“所以呢,现在要怎么办?找到它执念的原因,满足它的心愿,喊喊面码我们找到你了,然后超度它吗?”

“差不多就是这样。”王杰希想了想,“不过倒不用找原因,四角坛已经告诉了我们,它是在思念自己的家乡。”

“这听起来还好啊。”肖时钦放了点心,“既然是我捡到它的,那就我来把他送回去吧,反正学校也要放假了。它的家乡在哪?”

王杰希说:“厌火国。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想把它送回去了。”

“那是什么地方?”肖时钦一头雾水。

“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洪流中。”王杰希说。

肖时钦:“……”

“对了,我记得你说你是机械专业的?”王杰希问,“你能造时间机器吗?”

“造不出的啊!!!!”肖时钦抓狂道。

“开玩笑而已。”王杰希微微一笑,“这是违反混沌因果管理条例的。”

肖时钦:“……”总觉得这句话刚才在哪里听过。

“话说回来,办法也不是没有。”王杰希低头在电脑键盘上敲了敲,“有一种鬼,平时专门吃人的乡愁,能让人看见自己心中故乡的样子。只要找到一只给祸斗看看,大概就能满足它的愿望了吧。”

“还有这种鬼啊。”肖时钦有种小时候坐在地板上翻百科全书的感觉,“去哪找呢?”

“这个一般是看缘分的。”王杰希说。

肖时钦:“所以是‘基本别想了’的意思吗?”

“平时当然很难找到,”王杰希看着他,“但是祸斗遇到了你,本身就是一种缘分,也预示着满足它心愿的机会在你身上。”

“我?”肖时钦纳闷道,“可是我没见过这种鬼啊。”

“也许很快就见到了。”王杰希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着急,我先照顾这只祸斗几天……”

他把布袋打开,小黑狗从里面飞窜而出,哐的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腕。

肖时钦:“……”

“还是你来吧。”王杰希镇定把狗从手上拽下来,“看起来他比较喜欢你一点。”

“照顾倒是没事,”肖时钦迟疑道,“但是它喷火的话要怎么办?”

小黑狗用力地摇了摇脑袋,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王杰希说:“祸斗通灵性,不会乱喷火,这个你可以放心。只是要临时照顾它的话,不能离开它太远,如果你需要上课的话,得把它放在口袋里之类……这可能不太方便,如果你需要临时托管,随时给咨询处打电话。”

“那就太感谢了。”肖时钦把小黑狗抱回来,它身上散发着一股暖意,就像托着个热水袋那么舒服。王杰希摇头:“不,应该说我们给你添麻烦了。稍等片刻,我把四角坛的使用记录登记下。”

他拖过一把椅子,打开电脑上的某个表格,开始敲键盘。肖时钦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忽然听到他说:“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他问。

王杰希:“面码是什么?”

“……”肖时钦遇到了“如果这梗还需要你开口解释的话就证明你已经输了”的窘境,他思考了一下,理性地说:“一个精神象征。”

  

小黑狗最后还是被肖时钦抱回了家里。第二天,他还是用之前那个包把狗装起来,拎到了学校办公室。

早上来拿试卷的辅导员有点奇怪:“教授,那个包里装的是球吗?”

他话音刚落,包就拱了拱,从旁边戳出一个鼓起。又过了几秒,一只小黑爪子从开口缝隙里伸出来,缓缓地把拉链推开了。

辅导员:“……”

“啊,是朋友托管我照看的狗。”肖时钦说,“不放心它自己在家,只能带着走了。”

这时候小黑狗已经从包里钻了出来。它脖子上套着一个小小的绿色颈圈,连着一根绳子,是昨天离开咨询处时刘小别拿给他的,据说这是微草的周边(肖时钦:你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周边,真是让人细思恐极),能有效抑制神话生物在日常生活中的忧郁心态。

“它看起来真聪明啊!”辅导员惊叹,“不过这么小的狗,是不是还在喝奶啊?”

提到这个肖时钦就一阵牙疼。“不,”他干巴巴地说,“它已经可以吃草了。”

辅导员:“……”

肖时钦从包里摸出几根草叶,小黑狗就着他的手美滋滋地吃完了。辅导员的眼神已经从“好萌好萌”转变成“教授你真的不是在虐待动物吗”,肖时钦简直百口莫辩,难道他要说“这是咨询处提供的万能代餐,纯天然的辟谷丹,宠物界的兰巴斯,你要不要尝一口味道还挺好”?估计辅导员不当场报警就不错了……

想到这里,他假装不经意地问:“现在也快放假了,这个假期你打算回老家吗?”

辅导员果然只把它当成了闲聊:“咦?是打算回家啦,不过我家就在本省,周末也经常回去的。”

肖时钦记得王杰希讲过,那种鬼只会附在思乡的人身上,那么辅导员显然不是这种类型。他自己更是从小学就在这座城市,如今家人都住得很近,并没什么乡愁之类的苦恼。

他的日常交际范围不大,接触的主要是学生和同事,如果真想王杰希说的那样,其中存在什么命运的巧合,那十有八九就是在这些人其中了。肖时钦看了看时间表,上午有一节课,鉴于期末划考点期间出勤率比较高,他觉得还是可以努力找一找的。

辅导员离开后过了一会,门又被敲响了。肖时钦一边翻文件夹一边随口说:“请进。”

“肖老师,”一个熟悉的声音说,“打扰了。”

肖时钦手里的笔掉在了桌上。只听小黑狗尖叫一声,如流星般飞窜出去,这惊人的速度与空气摩擦的副作用让它的“汪嗷”听起来好像一声“嗡”——来客一伸手就捞住了它,上下抛了一圈,把它晃得眼冒金星。

“王杰希?”肖时钦捡起笔,下意识地看看门外有没有人,“你怎么来了?”

“我来协助你解决这件事。”王杰希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戴了副眼镜,“毕竟我们也不想看到一只祸斗在人类中间游荡,早点把它送回去比较好。”

他把一个纸盒放在办公桌上:“之前出差带回来的当地特产,实在有点多,顺便也给你拿了一份。”

肖时钦拿起来看了看,纸盒上简单粗暴地写着“鱼干”两个大字,侧面还有一行标注:蓝雨水产。

“……”他默默地放下了,“所以你准备怎么协助?”

“我想先从你的学生中间找起。”王杰希说,双手拢住小黑狗以免它窜到天花板上去,“办法也简单,你上完课的时候随便提一提大家放假回家注意安全之类的事情,如果思乡鬼真的附在某个人上面,应该会因为吸取那一点情绪而露出端倪,这样就能锁定它附身的人了。”

“好像没啥问题。”肖时钦想了想,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是说你要去旁听我的每一节课?”

“我会把自己隐藏在最后一排的。”王杰希说。

听起来不是很奇怪,肖时钦松了口气。他检查了一下时间表:“今天课程安排应该可以见到我的全部学生了,嗯……还需要我做点什么别的不?”

“把这个放回包里吧。”王杰希把正在他手上咬来咬去的小黑狗递了回来,“我怕它把牙磨断。”

肖时钦:“……”

  

下午四点,肖时钦收拾东西,拎包离开办公室。他今天的课已经上完,虽然有那么几次因为小黑狗从包里探出头来引发了围观的麻烦,但总体来说还是平安度过了这一天。

王杰希在楼下等他,手里拿着一张单子在看。肖时钦看着他的表情,觉得不像是有好消息的样子:“怎么样,有找到线索吗?”

“暂时没有。”王杰希扬了扬那张纸,“倒也不用着急,但可以先找人问问。”

肖时钦摸了摸小黑狗的头:“找谁?”

“哦,刚才的说法有点错误。”王杰希纠正道,“准确来说不是人。”

肖时钦:“……”

出乎他的意料,王杰希去的并不是他想象中妖气缭绕的神秘地方,而是学校附近的一家奶茶店。他们进门的时候,店里没有客人,漂亮的店主正在柜台后面忙碌。听到风铃声,她在抬头前就先说:“欢迎光临——”

“你好。”王杰希说,“收保护费的。”

肖时钦差点撞到门板上。

店主一个踉跄,抬头看到来人的时候才松了口气:“王队!您老别逗我们啊,我骨头都差点被您吓掉了!”

“呃,你们认识?”肖时钦来回看着两个人。

“这是肖老师。”王杰希介绍道,又指指柜台后面,“这位店主是修炼多年的一只白骨精。”

“……”肖时钦目瞪狗呆,“白小姐你好……?”

“他是男的。”王杰希补充道。

肖时钦:“……”

白骨精店主哎了一声:“肖老师你好,幸会幸会。”

“话说你为什么叫他王队啊?”肖时钦忍不住问。

“叫习惯啦。”店主从柜台后面走出来,关上店门,挂了个歇业的牌子,“微草咨询处的巡查部给我们这些非人类开从业证明,确保我们做生意不会坑人,也维护这边的安全……所以两位找我是干什么来着?”

“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王杰希说。眼看要交代来龙去脉,肖时钦就把小黑狗抱出来,结果店主看着它顿时发出一声尖叫,钻到了柜台下面。

王杰希用手指顺了顺小黑狗的耳朵,对店主说:“没事,它还很小,不会乱喷火。”

店主探出半个头,愁眉苦脸道:“您知道我们骨头挺怕这种的。”

肖时钦只好把小黑狗抱在膝盖上,给它喂了点饼干,让它暂时消停一会。王杰希这边已经和店主说完了这件事:“……所以你对学校这片比较熟,有没有思乡鬼的消息?”

“我是没听说过。”店主摸着下巴说,“话说回来,之前刚有俩人还跟我打听过情话鬼,问题是我这真不是各路鬼的集散地啊。思乡鬼到底要怎么辨认?”

“一般来说,它都附在人的身上,吃它们的乡愁。”王杰希解释,“吃饱了之后,它们会满足宿主的愿望,比如在梦里让他们回到家乡,之后才能脱离宿主,去找下一个人。”

“所以满足不了愿望,就没法离开吗?”肖时钦问。

“理论上是的,不过这条件很好满足,所以我倒没研究过脱离不了的情况。”王杰希说,“它完全潜伏的时候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冒头,所以也没法全校一个一个地找过去。”

店主指了指肖时钦:“你们怎么就知道它不是在肖老师身上呢?按照你的理论,他的嫌疑是最大的吧。”

“啊,这个我们也讨论过了,我现在压根没什么乡愁。”肖时钦摆摆手,“所以怎么都不可能是我啦。”

“所以你一直都生活在这座城市吗?”店主好奇道。

“是小学时候跟着家人一起搬来的。”肖时钦想了想,“那时候大概七八岁?关于老家的印象已经很淡了。”

“你说你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王杰希问。

“那倒不是,当时也不算太小,记得还是记得的。”肖时钦笑道,“说起来,刚搬家的时候我也挺怀念以前住的地方,但是很快也习惯了这边的生活……小孩子嘛,有新鲜东西的话注意力马上就被分散了。”

听了他的话,王杰希沉思了一会,忽然说:“原来如此,我们可能找错方向了。”

肖时钦没明白:“什么?你知道它在哪里了?”

“回去再说。”王杰希把他的包拎过来,让他把小黑狗重新装了回去。两人和店主道别,出了门之后肖时钦才想起来:“回哪里去?”

“咨询处。”王杰希说,“我得找个设备。”

  

再次走进咨询处后面的药房时,肖时钦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充满惊讶了。王杰希再次从柜门里取出了一件东西,拿到了墙角的沙发边。

“坐。”他比了个请的手势,“找个舒服点的姿势,这可能要花一点时间。”

肖时钦冷汗直流:“……什么要花一点时间?”

“是这样,我怀疑思乡鬼其实就是附在你身上。”王杰希先坐了下来,“所以要想办法把它释放出来。”

“咦?”肖时钦也顾不得吐槽别的了,“可是我不符合它的附身条件吧?”

“你现在确实没有,但是你曾经也离开过老家。”王杰希说,“你之前说,你是小学的时候搬到这里的,然后很快就融入了新生活是吧?那个时候,你有没有什么怀念原来那个地方的感觉?”

“我不记得了……”肖时钦坐了下来,有点茫然地说,“都过去了这么久,而且小孩子的情绪本来就很多变啊。”

“小孩子的感情才是最单纯也最强烈的。”王杰希把他从柜子里拿出来的东西放在他们之间的茶几上。那是个不起眼的铜铃铛,表面有一层光亮的色泽,虽然朴素却显得崭新:“这是召唤鬼的道具吗?”

“不,是用来回溯记忆的。”王杰希把它抬起来,“既然你记不太清,那就亲眼去看一看吧。”

他手腕一振,肖时钦只听到一声柔和的铃音,眼前顿时陷入了黑暗。

起初他既感觉不到自己在什么地方,也看不到任何东西。过了片刻,视野里亮起了一个光点,他顺着那个光点指引的方向走去,发现那是一片闪着光的湖泊,里面的水就如同融化的月光,有个人正在湖边,伸手在湖水里捞着什么东西。

“王杰希?”他迟疑地叫了对方一声。

“啊,是我。”王杰希说,他在水里摸了半天,哗啦一下提出了个人影。肖时钦定睛一看,那居然是他自己的影子——十来岁的样子,鼻梁上架着眼镜,抱着一本厚厚的统计学教材。

“这是什么啊!”他目瞪口呆。

“好像不太对……”王杰希仔细看了看那个影子,“这个你好像更大一点?我要找的是你刚搬家那段时间的节点,这样我们才能看到那段记忆。”

“明显不对!哎你先放回去!”肖时钦连连摆手,“还要再小点,大概七岁的样子……我说,你抓时间点是我经历过的任何时间吗?”

“是的。”王杰希仿佛看穿了他要说什么,“放心,我不会窥探你的秘密,也不会把你在做什么奇怪事情的时间点拿出来的。”

肖时钦:“……”我不是那个意思!为什么听起来更糟糕了啊!

王杰希又找了几次,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正确的时间。那个小小的肖时钦坐在窗口,托着下巴,在看夜空中圆圆的月亮。

肖时钦被王杰希拉住手臂,一起迈进了那片湖水。他感觉自己好像穿过了一层浓厚的雾气,潮湿感一触即散,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一间不大的卧室里。

“啊,这是我的房间。”他环顾四周,“我曾经的房间。”

王杰希就在他旁边,没有出声打扰他这难得的怀旧体验。他甚至都没去打量四周,而是静静站在墙边,肖时钦这才意识到,他是在履行刚才“不会窥探你的秘密”这一句承诺。

“那个,要不要参观一下我的房间?”他指了指墙上,“你看,那些海报都是我当时很喜欢的运动员……”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房门就被推开了。肖时钦吓了一跳,但来人径直从他们中间走了过去,完全没有看到这两个不速之客。

“这是你的记忆。”王杰希低声解释,“无论我们做什么,都不会影响这里面发生的事情。”

这种感觉十分新鲜,肖时钦走近了一点,站在七岁的自己背后,想看看他的样子。和清晰的场景比起来,那个小孩子的面孔反倒显得有点模糊。他问:“这是因为我缺乏对自己脸的认知吗?”

“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王杰希说,“虽然可能你每天都会照镜子,但是潜意识里对过去自己的长相可能不会记得特别清楚。”

小学生肖时钦坐在书桌后面,拉开了抽屉。肖时钦先是有种虎躯一震的感觉,毕竟男孩子的抽屉里可能包含了整个宇宙——随即他想起来在这个年纪他应该还没有收集什么奇怪的东西,顶多就是一点超越他年龄段的教材罢了。

他看着自己从抽屉里翻出了两个硬币,把它们在桌上转来转去,又捏在手里,对着台灯照。肖时钦凑过去看,发现那不是钱币,它们光亮的表面印着奇怪的花纹,还有一些细小的字。

随着硬币继续在灯下闪着光亮,他感觉脑子里有什么呼之欲出,最后不禁脱口道:“这个!这个不就是当年没用完的游戏币吗!”

小学生肖时钦当然听不到长大后那个自己的声音。他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用手指拨弄着那两枚游戏币。

肖时钦这时候已经想起了它们的来历。曾经他住的小镇上有家游戏厅,假期时同学们偶尔会去那里,虽然零花钱不多,但是简单的游戏他们也可以很开心地玩上一下午。搬家前他最后一次去的时候,刚好剩下两个游戏币,他还想着什么时候再来……然后他就到了这个新的城市,不会再回去了。

新家的邻居很友善,城市里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游戏厅也有好几家,不过用的当然都不是小镇里那家的硬币。搬了家的小孩子很快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和他们一起去新的地方探险,只有那两枚游戏币还躺在他的抽屉里。

——会不会再到那家游戏厅把它们用掉呢?会不会再和童年的伙伴们一起相约呢?会不会哪天再次像小时候一样,无忧无虑地在那段时光里玩耍呢?

小学生把两枚硬币放回了抽屉里,他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长大了的肖时钦知道。本来有联系的小朋友们,随着搬家和换号码,连寄信也渐渐收不到回应。从前那个小镇他回去过,但游戏厅已经关门,原处开了家新的网吧,生意还算不错。那些在黄昏里笑着闹着跑过老街,把零花钱凑在一起去钓鱼打鼓的日子,已经随着他一年年长大,永远消失在了过去的岁月里。

他还有新的生活,新的旅程。在这个广阔的世界上,他会不断翻开新的篇章,奋力前行。

但至少有那么一个时刻,一些时刻……他曾经很思念那个回不去的小镇。现在看来只需一趟车就可以到达的地方,对于小孩子来说,就像千山万水那么远,不知道哪天才能重见。

“原来我都忘了。”肖时钦喃喃地说,“连想回去的这件事情都不记得了。”

随着他的话,这间属于过去的卧室开始融解,无数光点飞舞起来,照亮了周围的黑暗。他仍然站在刚才那片湖泊边,王杰希摊开右手,一只由两片日历页组成的蝴蝶正在他的掌心里拍动翅膀。

“这可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节食经历。”纸蝴蝶忧郁地说。

肖时钦盯着它:“你是……思乡鬼?”

“是我。”纸蝴蝶摇了摇它那白底红字的翅膀,“我还以为我要再等很久才能离开,不过你碰到了……嗯,你运气不错。”

“应该说是你运气好才对。”王杰希说,“因为肖老师热心帮我们寻找你,他才会恰好把你从记忆里释放出来。”

“我好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肖时钦看了看纸蝴蝶,“你当初附在我身上吃我的情绪,但是后来我逐渐忘了这份思乡之情,所以你就走不掉了?”

“应该说是我自找的吧。”纸蝴蝶倒是很耿直,“小孩子的情绪太好吃了,结果拖着不给你造梦,一不留神就让你放下了这点感情,错过机会就走不了啦。所以我下次肯定不贪吃了,不作不死啊。”

“那现在你可以解脱了吗?”肖时钦问,“不管怎么说,知道有个鬼附在身上,感觉还是很毛骨悚然的啊。”

“只要按照规矩,最后给你一个梦就行了。”纸蝴蝶扑棱了一下,看着肖时钦一脸“梦什么的怎样都好你快点走”的表情,不满地抗议起来,“喂你不要那么嫌弃好吗!我这种精心服务可不是给谁都提供的!当年那些什么诗人啊琴师啊都——”

王杰希伸手揪住了它的翅膀:“闲话少说,我就问你干不干活。”

纸蝴蝶:“……好的!”

它翅膀一挥,也没有什么神奇的特效,肖时钦就感到周围亮了起来。

  

周围的场景都染着一层黄昏的颜色,如同挂历画般带着岁月的痕迹。他站在一条小小的街道上,环顾四周时,能看到墙上的涂鸦,石板上的青苔,音像店门口褪色的海报,面馆里令人怀念的旋律;小孩子叼着冰棍从学校门口跑出来,年轻姑娘用带着花的发卡别住长发,老伯在板凳上边喝茶边下棋,手里的蒲扇摇来摇去。

他的记忆里,这一切早已模糊,但又是如此的熟悉。

王杰希站在他旁边,皱起眉头:“它怎么把我也送进来了……你不用管我,我就在这等你就行。”

“别客气,你不来参观一下这个地方吗?”肖时钦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向外走,“虽然只是个小地方,但是也很有意思的!”

他们的衣着和十几年前的小镇格格不入,但大概是梦境自动修正的原因,没人用奇怪的眼光打量他们。肖时钦翻了翻口袋,甚至还发现了几张旧版的纸币。

“这是思乡鬼给的吗?”他数了数,估计只够吃一碗面的。

“这个啊。”王杰希微微一笑,“是我变出来的。”

“真的?”肖时钦稀奇地翻过来看,“别告诉我你在现实世界也能变这个啊。”

王杰希:“你这个思想有点危险哦肖老师。”

小镇的地方不大,从前他最熟悉的就是中间两条交叉的街道,街边有学校,有面馆,有卖各种各样小玩意的杂货铺。那个时候的父母,也曾牵着他的手走过长长的路,到门口有一株桂花树的邮局去拿信,回来的路上总要在冷饮车边给他买一支红豆雪糕。不过小孩子更喜欢的是裹着一层塑料壳的棒冰,即使大人说这个太凉不能多吃,他们也还是会在炎热的午后买一根和朋友分享,蹲在树荫下面边吃边听那像小雨般淅淅沥沥的蝉声。

肖时钦买了一根绿色的棒冰,从中间折断,把一半递给了同行的人。王杰希奇怪地看了看它,迟疑地说:“是要剥开皮吃吗?”

“你没吃过这个?”肖时钦给他示意,“要这样,从中间把它挤出来……”

王杰希尝了尝:“好像是蜜瓜的味道。”

“嗯,蜜瓜和色素的味道。”肖时钦点头。他们两个站在冷饮车不远的地方,树影在他们头顶摇动,日光透过枝叶间的空隙,在地上投出一个笑脸般的花纹来。

“色素应该没有味道吧。”王杰希表示怀疑。

“那只是个比喻啦。”肖时钦三两下吃完了,又撕开了一袋刚买的零食。这种零食现在已经很少有地方在卖了,他晃了晃袋子,从里面找出了一张封在小袋子里的卡片。

“哇……”他们脚边忽然传来一声感叹,有个发型圆滚滚的小男孩站在他们脚边,一脸羡慕地看着他手里的卡片:“你抽到了那个!我吃了一个月都没有找到!”

“哦,看来我运气不错。”肖时钦他仔细看了看手里的卡片,“我小时候好像也很想要过这张呢。”

说着他不禁又看向王杰希,对方一摊手:“这次不是我,大概是思乡鬼的福利吧,让你心想事成一下。”

肖时钦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弯腰把卡片放到小男孩的手里:“那就送给你吧。”

“咦!谢、谢谢!”小男孩惊叫起来,手忙脚乱地抓紧了卡片,也不管上面是不是还沾着调料屑,“叔叔你真是个好人!”

“……”肖时钦感觉膝盖中了一炮,“喂我看起来已经是叔叔了吗!怎么说也还可以被叫一声大哥哥吧!”

“因为,叔叔你戴着眼镜,看起来好像老师。”小男孩小心翼翼地把卡片塞进口袋,仰起脸问:“你是从哪里来的呀?”

“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肖时钦认真地回答。

小男孩问:“有多远?”

肖时钦抬起头,看了看小巷尽头的斜阳。他还记得哪条路通向他曾经的家,不过即使他还可以推开那扇门,也不会有年轻的爸爸妈妈在餐桌边等他了。

“其实也不是很远。”他说,“只不过,要走好多好多年才能回来啊。”

  

日历纸蝴蝶抖了抖翅膀,在灯光昏暗的室内,它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轻轻地落在了宿主的手背上。

肖时钦揉揉眼睛,从沙发里坐直身体。他还记得他们在记忆里找到思乡鬼的经历,但之后那个被赋予的梦境则记不太清楚了,只感觉那是个很美好的下午。梦里有安宁的小镇,甜丝丝的蜜瓜冰,小时候很想收集到的卡片,还有……

“我梦到你站在游戏机边打了好久的太鼓。”他看着旁边同样刚刚醒来的王杰希,“你还变了更多游戏币出来,就为了多玩几盘……话说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是吗?”王杰希若无其事地说,“我完全记不清梦里都有什么了。”

肖时钦:“……”

纸蝴蝶绕着他飞了一圈,最后悬停在他面前。“那么就到此为止了,不管怎样,谢谢你让我提前解脱。”它说,“你们找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吧?”

“是这样。”肖时钦把躺在包上睡觉的小黑狗抱过来,“我们想找你帮忙,给它一个回到家乡的梦。”

“原来如此,这个简单。”蝴蝶正要落下去,肖时钦连忙说:“等一下!那个……我还想和它道个别。”

小黑狗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它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一双温暖的手托着,于是又舒服地蜷缩了起来。肖时钦把它翻过来,对它说:“我们要说再见啦。”

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他想。

“它懂的。”王杰希忽然在旁边说,“即使他听不懂你的话,也可以感受到你的心情。”

肖时钦的手指被一双小爪子抱住了。他低下头,看到小黑狗在他的手上蹭了蹭,然后叫了一声。

“你是在安慰我吗?”他举起小黑狗,与它明亮的眼睛对视,“虽然我也舍不得,不过你还是要回家去的。”

小黑狗又轻轻地叫了两声。肖时钦叹了口气:“虽然它能感受到我想说的,但是我完全听不懂它的话啊……”

王杰希走过来,摸了摸它的耳朵。以往总是因为他的接近而紧张过度的小黑狗,这次却温顺地接受了他的抚摸。

“它说‘我也会永远记住你的’。”王杰希说。“嗯……结果还不是‘你们’吗?果然这小家伙还在记我吓唬它的仇。”

小黑狗汪地一声张开了嘴。

肖时钦:“……”

他很快发现,这次它居然没有再重复那无用功的、与其说是咬人不如说是撒娇的举动,而是碰了碰王杰希的手指。纸蝴蝶展开翅膀,落在了小黑狗的鼻尖上。

“再见。”肖时钦低声说。

他捧着小黑狗,看着它闭上眼睛,沉入了睡梦。在那美梦中,它的尾巴放松地摇摆着,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不存于世的古老土地,那个它已经消逝在遥远过去的故乡。

过了许久,它的身影渐渐淡化,最终完全隐没在空气中。王杰希说:“好了,它已经回家了。”

“这就回去了吗?”肖时钦有点惆怅,“虽然相处了没多久,但是它真的非常可爱啊。”

“看来你们的事情圆满解决了。”纸蝴蝶懒洋洋地说,“那我也该去寻找新的食粮了。哦不过话说回来,我看你好像也挺有故事的,怎么样,要不要让我来让你回忆一下?”

它轻飘飘地往王杰希的指尖上落去,肖时钦下意识地伸手一抓,也碰到了它的翅膀。

那个瞬间,他陷入了一片不可思议的幻觉——层层叠叠的缥缈云雾在他周围流动,在雾气的间隙中,隐约露出了一角碧蓝澄明的天之湖。流水,微风,叶落,数不清的声响在他耳边交替,他仿佛正站在山巅,恍惚中又好像在水底漂流,然后摇曳的树影忽然散开,他看到了光芒中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

下一秒,他又回到了现实中。他们仍然站在药房的储藏室里,王杰希屈起指尖,把纸蝴蝶弹的飞了出去。

“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神奇的景象。”肖时钦喃喃自语。

王杰希捡起茶几上的铃铛晃了晃,微微一笑。

“那大概是我的家乡吧。”他说,“是个环境保护得很不错的地方。”


END





————

时隔一年的点文现在才写完,实在非常不好意思,更不好意思的是我已经找不到点文那位GN的账号了_(:з」∠)_当时点的是老王和小事情养狗(?)这样的题材,最后塞了很多东西进去,有缘看见的话,希望你喜欢!

鬼系列前作参见→【目录】,已经是第七篇了,逐渐补完世界观的过程很有趣,下次也不知道会写什么梗。本篇里有两个和前作相关的细节,看过的旁友也许会发现=v=


评论(95)
热度(137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