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粮食]戏剧社凶案全记录(十二)

给这个老坑挖一铲子土,好久没发东西了十分手生……

前篇→(十一),全文→【戏剧社】

————


大厅一时间寂静无声,所有人的动作都停在了原地。

喻文州正拿起一块饼干,闻言端详了它两秒,默默地放回了盘子里。方锐手里捏着半块,嘴里还有半块没来得及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嚼。桌边被这突如其来的险恶气氛笼罩,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江小姐身上。

“……等等,我是中毒了吗?”江波涛目瞪口呆,“这毒发的也太快了吧?”

“哦,其实是为了节目效果才这么说的。”叶修拿出手机,点开秒表,“你有三秒钟的时间可以用除说话之外的方式留下遗言,给你五秒钟思考,5……4……”

江波涛眨了眨眼睛,等到叶修说出“开始”的时候,他从兜里掏出支笔,在杯垫上飞快地写了一通。

倒计时结束后,他象征性地干咳了两声,捏着喉咙表示了一下痛苦,然后就趴在了桌子上。

在一片沉默中,方锐以手掩口,含含糊糊地说:“虽然现在我应该尖叫一下,不过嘴里有东西不太方便,你们就当我已经叫过了吧……”

“你的饼干辣不辣啊?”叶修不怀好意地问。

方锐立刻摇头,飞快咽下饼干,刚准备抓起面前的水杯,一想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也有毒,还是放弃了。

被投毒事件震了一下的众人回过神来,纷纷围到了江小姐旁边。叶修在旁边解说道:“江小姐被普通地毒死了,你们暂时除了她中毒身亡之外得不到什么别的信息。”

“快看看杯垫上写了啥?”张佳乐伸头。

“你不用为你前女友的突然死亡流露出一点伤心吗……”王杰希在旁边吐槽道。

“哎,对哦。”张佳乐咳嗽了一声,“你们就当我已经伤心过了吧。”

方锐:“不要重复我的台词谢谢!”

“这人真的十分可疑。”孙哲平中肯地说。

“反正不管我怎么做,身为前男友就固定要被怀疑一下对吧?”张佳乐不爽道。

“按照规律,是的。”周泽楷隔着桌子说。

张佳乐:“……”

“好了,你们继续研究吧。”江波涛从桌上爬起来,“虽然被毒死了,但是总算不用再cos江小姐了……”

肖时钦端着摄像机凑过来:“再忍忍,摆个造型,我给你拍特写。”

江波涛无奈地重新趴好,然后离着最近的王杰希把他翻了过来,露出被他压在下面的杯垫。

喻文州读出上面的字:“血迹?”

杯垫上的笔迹很潦草,不过确实能看出就是血迹两个字。方锐恍然:“所以这是他被毒死前要说的话吗?我还以为他会写谁是凶手之类的。”

“他大概也不知道。”张佳乐想了想,“而且既然是下毒,按照之前限定特别版凶器的说法,肯定就是潜在杀手干的吧?”

“那么凶手到底是要给他一个人下毒,还是随机投毒呢?”林敬言说。

“对了医生,你能不能看出来什么别的信息?”王杰希问。

林敬言看向叶修,后者摇头:“没有更多的细节了。”

“我们现在知道他是被饼干毒死的。”喻文州说,“不过毒是下在饼干烤好后,还是进烤箱之前,这个区别就很大了。”

“要是在之前,那就是随机投毒吧?”方锐转头去看饼干盘。“现实操作起来不太可能是之后吧,上面又没有辣椒油。”

肖时钦也把摄像机对准盘子,给里面的饼干拉了个近距离。这次大家做饼干用的是现成的袋装材料,只需要打鸡蛋和黄油进去搅拌好,扣完模具再往表面上洒点糖粒就直接烤了。周泽楷拿起一块饼干,提醒道:“也很容易做记号。”

“没错,当时大家都在玩模具,凶手往饼干里下完毒之后,也就可以做上标记。”韩文清点头。

“饼干都是我们自己拿起来吃的。”孙哲平补充道,“可是把饼干从烤盘夹到茶盘里,把茶盘端到桌上来的人,是不是就可以用位置来大致诱使目标吃下去?”

“所以当时端盘的人是谁来着?”方锐问。

喻文州:“张佳乐?”

王杰希:“是张佳乐吧。”

张佳乐:“……”

面对众人投来的视线,他怒道:“好像是我端的,但是不是我下的毒好吗!话说你们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啊!”

“毕竟我们已经死了三个……已经是四个人了,多少还是要警觉一点。”喻文州实话实说。

“现在想想,我们毫无紧张感地一起做饼干简直就是给凶手提供机会。”孙哲平摇头,“这就是不够入戏的后果吧。”

林敬言:“说起来,当初是谁提议要做饼干来着?”

“好像是我。”江波涛一脸阴沉。

所有人:“……”这个嫌疑倒是可以排除了。

方锐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江波涛忧郁地坐到了死者组那张沙发里,张新杰礼貌性地拍了两下手,叶秋忍笑:“欢迎欢迎。”

“其实刚端出来我就吃到了一片辣的饼干。”黄少天安慰道,“但是因为被提醒过了,身为死人又不能出声,只能装作没事吃掉,很惨的有没有。”

江波涛:“……”完全没有感觉到安慰好吗。

另一边还存活的人重新研究起了那张杯垫。喻文州说:“江小姐中毒之前,我们正讨论到谁杀了叶秋对吧?”

“所以江小姐想起来的问题是血迹?”韩文清转向主持人,问道:“关于血迹的判定,我们还有什么应该知道的吗?”

“如果有谁的衣服上溅到了血迹,那么你们可以凭肉眼看出来……也就是说上面会贴上便利贴啦。”叶修回答,“不存在彻底洗干净的可能性。”

“手上呢?”喻文州问。

叶修:“只要洗掉就不会看出来。”

周泽楷问:“那地上呢?”

“仔细检查的话可以。”叶修说,“所以你们准备检查什么地方?”

“先看看叶秋的房间吧。”周泽楷指了指楼上。

一群人于是重新登上楼梯。叶秋躺回床上还原案发现场,叶修在旁边解说:“床上有一点血迹,地上什么都没有。凶手的手法比较专业,血可能并没有溅到他身上。”

“专业……”方锐重复道,扭头看向林敬言。后者连忙摇手:“不要把推理小说和营销号里的设定套在我头上,我就是普通的医生,不知道怎么杀人。”

“就没有别的线索了吗?”喻文州想了想,“我们刚才只是表面看了看,这个房间的内部我们也可以搜查一下吧?”

“行李箱和背包与剧情无关,其他的你们随便。”叶秋点头。

他们于是看了衣柜和茶桌抽屉,什么都没发现,最后还是方锐突然说:“等等,床底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

……请对断章狗手下留情!

上条po先隐藏起来了,大家的留言一直以来给了我很多勇气,谢谢你们_(:з」∠)_

评论(709)
热度(2051)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