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雨燕(四)(完)

可能是我至今为止完结最快的一篇连载了(你还好意思说

上章→(三)

————


几分钟前,韩文清接到对方通讯的时候,也还不知道工作区内部信号封闭的这个设定。等他发现这个问题,已经来不及了。

韩文清顿时想到了一种可能——刚才叶修打通讯过来,说不定只是为了验证他到底在哪里。也许是他在把随身物品放回飞行器的时候暴露了行踪,也许是对方早就留意到他的不对劲,一路跟他到了工作区里面。

虽然他上了飞车之后能确定后面没人跟随,但至少也应该看着他从特殊通道进来了。而这么一来情况更糟糕,他刚才还说了个明显的谎言,对于很不擅长胡扯的他来说,大概已经被对面给看穿了。

他立刻打开通讯,回拨过去。

“抱歉,刚才……”

“对不起,其实……”

他俩同时说了一句,又不约而同地停下了。

“别冲动。”韩文清紧张地说,“你在哪里?”

“我在工作区。”叶修的声音也有点僵硬,“听我说,等这这件事结束之后……”

“……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给你解释的。”韩文清匆匆道。

叶修:“什么?我不是要问你……”

通讯在这时候被截断了。一旁的工作人员抱歉道:“因为马上就要开始了,区域内的非工作波段暂时屏蔽,要不您换我们的内线再挂?”

“谢谢,不用了。”韩文清说。

他又看了一眼手环终端,重新戴上了作战服的手套:“我们走吧。”

霸图的新款作战服线条流畅,配色典雅,外形充满现代艺术风格……不过这和他没什么关系,面对这套学院精心制作的、内部采用最新技术而只有外表和初代相同的特别版作战服,他实在是做不出啥评价来。

他最后整理了一下面罩,率先走入了通道。

他和一叶之秋所在的休息室位于通道两端,登机的入口却在彼此对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出自活动方的特别安排。作战服内回荡着熟悉的波动频率,他大步走在漫长的通道里,每一步似乎都把他向那个过去的时代更推进一分。那里有他为之奋斗的理想,有青春、荣耀和汗水,有在千万年外也能观测到的星光,有他难以忘怀的对手和朋友。

但这没法改变他的婚姻马上就要出现危机的事实……他很擅长专注当下,虽然这项优点用在这里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

在他把需要忧虑的事情暂时抛在脑后时,通道的对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熟悉的红色珊瑚绒掸子。

这世界上许多事情都千变万化、转瞬即逝,而另一些东西则不可思议地顽固,仿佛永远都不会改变。只要看着它们,就如同能穿过所有记忆与时间,再次回到他令人心驰神往的灿烂岁月中。

初代一叶之秋,不,一叶之秋——向他走来,他也向他走去。两边的工作人员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屏息注视着两位传奇走近对方,最终相对而立。

隔着面罩,韩文清从成像中看到一叶之秋也在注视着他。他觉得此时应该说句什么,但在那之前,他已经伸出了自己的手。

一叶之秋的右手和他相握。就在这时,他听到手环里传来嘀的一声提示音。

“在无信号状态下与伴侣终端近距离匹配。”终端通过他的内接频道在他耳边提示,“是否要共享位置,以参与中心星年度情侣购物节的优惠活动?”


叶修听到自己手环终端发出的提示音时,感觉一道天雷劈到了脑门上。

无信号状态,伴侣终端……近距离匹配。没错,他们的终端之间还有一个最后的相互定位,只在无信号的时候启动。

因为太过震惊,他都没有松开大漠孤烟的手。他很确定方圆三尺内离他最近的终端,就是大漠孤烟手腕上或许存在的那个。

这涉及到一个认知重建的过程,也就是说,理应套在他想象中此刻对他不告而别趁机溜走有所察觉、一路追进工作区里、正准备把他揪出来的韩文清手上的那个终端,现在正套在大漠孤烟的手上。

所以大漠孤烟可能把韩文清的终端给抢了……或者韩文清干掉了大漠孤烟穿上了他的海胆工作服……不不不,还有一种可能,一个他光是想想头都要炸了的可能。

“是你吗?”叶修脱口而出。

随即他发现工作服的通讯频道还没打开,他说什么对面都听不见。

他有点茫然地放开了大漠孤烟的手,看到对方在原地晃了一下。旁边的工作人员用专用频道提醒道:“那个……对战马上要开始了……”

“帮个忙。”叶修说,“能不能把我们俩之间的通讯频道接上?”

“通道里有录像,拜托不要在这里打架……”工作人员差点泪奔。

叶修:“……”谁要和他打架啊!

他无奈只好继续往前走,与同时迈步的大漠孤烟擦肩而过。等他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叶之秋的机体前。

望着那再熟悉不过的轮廓,他心中百感交集。要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他可能还会再任由自己缅怀几秒钟的过去,至于现在……他张开双手,任由流动的金属覆盖全身,带着他向上升去。

与一叶之秋的核心连接时,久违的暖意从传感中涌入,尽管机体并没有自己的智能,他还是仿佛感受到了真正的情绪。和君莫笑一样,它如果有意识,想必会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存在……之一,也说不定。

“已打开与【协作方:大漠孤烟】的通讯频道连接。”机体的语音提醒适时响起。

叶修:“……”不,不需要这么了解的。

两下提示音过后,通讯频道里陷入了寂静。

“喂,大漠孤烟。”叶修率先打破沉默。

对面说:“一叶之秋。”

现在已经不是隔着作战服转译的时代了,通讯清晰而忠实地重现出了另一边的声音——他已经听了无数遍的,韩文清的声音。

“我靠,还真是你。”叶修喃喃地说。

韩文清说:“没想到。”

以他们之间的熟悉程度,叶修听得出来他有点紧张。这让他反而镇定了不少。

“我们这个通讯不会被外面听到吧?”他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不会,我问过了。”韩文清立刻说。

“那就好,我可不想明天上娱乐版头条。”叶修松了口气,“等等,你为什么会问这个?”

“我觉得你可能会在通讯里说点垃圾话之类的。”韩文清坦白,“所以我之前在考虑怎么回击。”

“……”叶修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挺有可能。

“我早就知道你上一份工作不简单。”他说,“结果比我想象的还不简单。”

“你也一样,谢谢。”韩文清回答。

频道里尴尬地沉默了几秒。叶修又说:“我记得我们刚登记结婚的那会儿我想跟你坦白来着。”

“我也是。”韩文清说,“要是那时候发现了,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跟我结婚。”

“我为什么不会跟你结婚?”叶修不满道,“我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吗?”

韩文清:“……”他不是这个意思。

“总之,”叶修说,“咱们这次扯平了。”

“行。”韩文清表示同意,“我们得聊聊。回家再聊。”

“回家再说。”叶修点头,“至于现在……不管你是大漠孤烟还是韩文清,我都想和你打一场。”

“那还废话什么。”韩文清说,“来吧!”

两台机体同时加速,穿过力场通道,穿过漫天星光和排山倒海的万众喧哗,如同过去无数次那样冲向了对方。


“这一天他一定也等了很久……”唐柔站在观览窗前,下意识地抓紧了栏杆。

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的对战已近尾声,兴欣的舱室里一时半会还没人说话,全都沉浸在这场让人目眩神迷的战斗中。虽说是表演赛,但那种紧张的气氛感染了每一个观众,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屏息凝神。不用回放影像,许多人也能感觉到,那些惊险万分又精妙无比的瞬间,背后除了精湛的操作与过人的意识之外,还有这一种难以言明的默契在里面。

此刻两台机甲拉开了距离,相对而立,在这肃穆的时刻,星光静静照耀在它们身上。

“这就是所谓的老对手吧。”乔一帆说,“不管过了多久,都……”

他还没说完,一叶之秋忽然抬起了手中的矛型核磁炮,在空中连点数下。波纹在矛尖掠过的位置纷纷聚集,形成一片鲜红的纹路,向着大漠孤烟飞去。

“战斗不是已经结束了吗?”罗辑吃惊道。

没人来得及回答他的疑问,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大漠孤烟会闪避或回击时,它却只是立在原地不动,好像没有看到直冲过来的杀伤性微粒。

在无数个观战舱里响起的惊呼声中,那些纹路的飞行轨迹开始重叠,最终在撞到大漠孤烟之前自己爆炸开来。在受到冲击的空间周围,它最后描绘成的一个巨大的图案凝聚在空中,久久不散。

兴欣的舱室里一片死寂。

“我没看错的话,”乔一帆干巴巴地说,“那是个红心吧。”

“是红心啊!超正的红心!”包子兴高采烈,“果然是老大,浪漫起来也很有套路,这操作逆天了!”

“重点不是这个吧!”罗辑叫道,“问题是所长为什么要打个红心给大漠孤烟啊!不管是怎么回事都很吓人好不好!”

“是挑衅吗?应该是吧?”乔一帆很不确定,“你们看,大漠孤烟也动了……”


另一边霸图学院的观战舱中,张佳乐在看到那个红心的时候瞬间就喷了。

“要命啊一叶之秋。”他咕哝道,“多年不见他怎么越来越不走寻常路了,老韩的对象可是在下面看着呢,搞得让人误会了多不好。”

“他不知道大漠孤烟的身份吧。”宋奇英提醒。

“哦,也对。”张佳乐点头,“这家伙明显是临时来这么一下……上吧老韩,打他一顿!”

他话音刚落,大漠孤烟就动了。它举起两支前臂,看起来准备出击,但下一秒又改变了角度,将双手收回到了胸前。

组成手指的机械缓缓移动,合拢在一起,比出了一个心形。



三年前,中心星的一家酒吧。

命运的前奏即将在这里上演,但身处其中的人们还对此一无所知。酒吧里正在举办一场机甲游戏比赛,在老板的热情鼓动下,坐在角落里懒洋洋抽烟的一位客人走进了游戏舱。他很快战胜了对手,随后走进去的挑战者也无一例外被他击败了。

“水平太高了吧,先生!”年轻的老板夸张地说,“没意外的话你就是今晚的第一名了……简直是虚拟界的一叶之秋啊!”

“只是游戏而已。”客人谦虚地说,虽然内容仔细一听也并不是谦虚。

不知道是不是听了他这句话,另外一个表情很严肃的客人进入了他对面的游戏舱。接下来,所有人都目睹了他们一场接一场的拉锯——因为缠斗得太激烈,始终没人满足连胜两场的胜利条件。最后老板叫了停:“本来想把准备的奖品交给第一名的,既然这样,干脆你们一人一半好了。”

“谢谢老板啊。”抽烟的客人笑道,“奖品是啥?”

“是一对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的模型。”老板从柜台后面把东西抱了出来。

两个高明的游戏玩家不约而同地沉默了。隔了一会,严肃的客人问:“话说这俩怎么会成对?”

“因为我是他们两个的粉丝!”老板叉腰道,“你们对这个组合有什么意见吗!”

“……没。”

“……随便啦。”

两个客人又不约而同地回答。

等看到这两个模型,他们两个之间的气氛就更尴尬了。模型也分不同公司和不同用途,有些是以还原本体的细节为目标,有些则是迎合顾客的喜好——眼前这俩,明显就是后一种,做的非常可爱,胳膊圆腿圆驾驶舱也圆,让人忍不住想去捏一捏。

两个人同时伸手,一人拿了一个。

“唉呀,你们各自有喜欢的就好。”老板欣慰地说,“要不然看上同一个只能让你们再打一场了。”

严肃的客人抓着一叶之萌,抽烟的客人抓着大漠萌烟,表情都有点僵硬、又有点微妙地幸灾乐祸。当然,那时候彼此还不熟悉的他们,并没看出对方脸上忍笑的表情。

老板给他们拍了个合照,两人重新点了果汁,回到角落里。这次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子边。

“打的不错。”严肃的客人说。

抽烟的客人说:“你也不错。”

他下意识地盯着对方手里的一叶之萌,严肃的客人不由得问:“你很喜欢这个?不然给你吧?”

“啊?不了不了。”抽烟的客人被烟呛了一下,连忙摆手,又强调道:“我是大漠孤烟的粉丝。不过你想要我这个的话,我的也可以送你。”

“这个也不用了。”严肃的客人表情更严肃了,“我还是比较喜欢一叶之秋。”

他们默默地喝了一会果汁。两个模型肩并肩坐在桌子上。

“还没问你叫什么来着。”抽烟的客人说。

“韩文清。”严肃的客人问,“你呢?”

“叶……嗯,叶修。”他回答,“我叫叶修。”


END




————

不知道有没有人猜到初遇的真相,就是俩人都不想拿自己的萌版模型引发的误会……CP粉老板大胜利!

以及表演赛的结尾后来被做成了表情包(不是

一叶之秋:向你发送爱心.gif

大漠孤烟:比哈特.gif

评论(211)
热度(1593)
  1. 百鬼叶行青山为雪 转载了此文字
    当众秀恩爱!韩队的比哈特!啊!炸裂!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