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微草/蓝雨]零级法术

无CP,没情节,傻白甜小短篇,真人和账号卡混合奇幻设定。

特别致谢提供灵感的爱猫老师们!

————


刘小别脸上盖着本书,怀里抱着他的剑,在休息室里打盹。高英杰拎着一个筐经过,片刻后又转了回来,停在他面前。

“小别?”他悄声说,“醒醒啦。”

刘小别被一股古书室里特有的漂白剂味道惊醒了,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高英杰又说:“院长让我们去收拾这几个月堆在图书馆的个人物品,有几本上面好多猫的画册没人认领,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刘小别痛苦地装睡。

高英杰:“还有一本《黄少天的五十个弱点》的笔记……”

“什么原来在图书馆吗!”刘小别一跃而起,“我还以为丢了!”

高英杰手持两本画册,镇定地看着他。

“我错了,是我的。”刘小别果断地说,“不要告诉院长。”

“画册倒是没人知道。”高英杰把东西塞给他,“不过笔记已经被院长没收了。”

刘小别:“……”

高英杰正要离开,被对方一把拽住:“先别走啊!不要见死不救!”

“没事吧,院长好像也没有不高兴。”高英杰安慰他,“他还夸了一句你的素描不错,很传神。”

“……”刘小别更绝望了,“先不说这个,笔记里还夹了点东西,被院长看到就糟糕了——”

高英杰:“情书吗?这个院长肯定不会看的。”

“当然不是情书!”刘小别斟酌着措辞,“是标本。”

“标本?”

“……从喻文州斗篷的毛领上拔下来的标本。”

高英杰:“??????”

一颗星星就在此时从窗口飞了进来,王杰希的声音从星光里响起:“小别,过来天文塔一趟。”

“要不要搭我的扫帚?”高英杰同情地说。


喻文州双手拉着斗篷卸下来的领子,把它绷紧,两只小蜘蛛正在上面缝缝补补。徐景熙拿着一叠纸片从院子里过来,往桌上一放:“洗出来啦!好像不太清楚。”

郑轩:“这是啥?”

“是一种叫照相机的东西拍下来的图画。”徐景熙说,“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们一个奇幻世界会有照相机这种东西,反正就是有。”

“照相鸡是什么鸡?”郑轩一头雾水。

“上次你也看到了啊。”黄少天提着卢瀚文出现了,“那个能飞的,铁灰色,脑袋可以转三百六十度的鸟。”

“是我们和微草掐架那会你们放出来的?”郑轩觉得自己找到了思路,“所以队长是要分析那帮家伙的套路?”

“理想是这样。”喻文州说,“不过可能不太靠谱,咱们先看看。少天来帮忙撑一下。”

黄少天一松手,卢瀚文瞬间就没影了。他过去接替拽斗篷的活,喻文州飞快地看完了那些纸片,挑出几张放在旁边:“嗯……看来还要继续改进。”

其他人跟着一起看,发现大部分纸片上的图都模糊不清,只偶尔能从颜色辨认出谁是谁。被喻文州挑出来那几张稍微清楚一点,画的主要是魔道学者骑扫帚的场面,包括两张王杰希。

郑轩:“为什么那些乱飞的反而很清楚啊!”

“因为鸟也是乱飞的,可能刚好跟他们同步了吧。”黄少天不负责任地瞎猜。

“……”似乎有点道理。

“以前我就挺奇怪他们是怎么骑扫帚的。”喻文州说,“有时候侧着骑就算了,跨着骑他们看着也很熟练的感觉,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不为人知的秘诀。”

“哎,这个我也怀疑很久了。”黄少天点头,“说真的我觉得他们的裤子外面可能套了一个隐形的钢铁安全裤。”

“那隐形还有什么意义!不如干脆闪亮登场算了!”郑轩拼命吐槽。

“也可能是用腿上的肌肉或者膝盖夹住扫帚。”徐景熙比划了一下,“虽然有点危险,但是旧世界的小女巫们都是这么骑的。”

喻文州拣起一张纸片:“他这个游刃有余的坐姿,比较不像。”

“话说……”黄少天的眼神犀利了起来,“你们有没有觉得他好像坐在一个坐垫上?是不是他们魔道学者都会用个,那什么,比如【透明气椅垫】之类的零级法术,每当骑扫帚就把它附在扫帚棍上?”

其他人都被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震惊了,喻文州开口:“有可能。最好能弄到一把扫帚研究一下。”

他这话一出,屋里瞬间陷入沉默。喻文州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确定地说:“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吧……我想想,是小卢?”

徐景熙:“苍天在上——”

郑轩:“这个问题——”

黄少天:“小卢之前零花钱攒了那么久我们都看不下去了一人借了他点,他好不容易从微草把扫帚邮购到手,屁股还没坐热呢要是被没收的话也太惨了是不是!不过话说在前头他真准备翻山越岭去找微草那个刘小别打架,我们肯定也不能让他就这么去啊,顶多就是下次友尽赛前夜让他去骚扰一下,估计微草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放心,我不会没收他扫帚的。”喻文州通情达理地说,“谁还没年轻过呢。”

大家纷纷:“就是……”

“不过你们早点跟我说的话,这扫帚就直接可以走公款了。”喻文州提起斗篷,领子已经被补好了,“现在倒是不用,总之先把东西拿来,让我们研究研究。”

黄少天起立:“我去把他抓回来。”


刘小别垂头丧气地坐在扫帚后面,匀速地往塔顶上升。

高英杰问:“所以你为什么要薅他斗篷上的毛啊?”

“也不是故意的,就上次打架的时候一不小心……”刘小别说,“没几根!就一点点。我觉得说不定会有用。”

“用来分析他斗篷的原产地吗?”

“不是,魔道课我记得有这种拿毛发下咒的项目吧。要是下次友尽赛的时候给他来个人类定身术,多方便。”

“有是有,但是那个用的是本人的头发。”高英杰叹了口气,“你拿他毛领上的毛也没用啊……”

说着他们已经到了塔顶,从敞开的天窗飞了进去。王杰希正在修改星象盘上的数据,看他们来了便说:“先坐。英杰把桌上的笔记拿过来一下。”

在各种星象占卜的卷轴里,高英杰一眼就看到了那本鹅黄色的笔记。他拿起笔记的时候,一个封起来的袋子从书页间滑了下来。

袋子里有一条巴掌长的领子碎片,柔软的长毛在星光下闪烁。

“……”高英杰震惊地用眼神问:这就是你说的“没几根”?

“……”刘小别面无表情。

王杰希也结束了手头的工作,来到他们对面。被他眼神一扫,刘小别顿时就把这片领子是怎么来的给交代了。

“这个想法不错。”听完他评论道,“那个带毛领的斗篷是从初代索克萨尔传承下来的,多少也有点象征意义。”

刘小别迟疑地说:“呃,所以这么做没啥问题吗?”

“不是这个问题。”王杰希说,“我只是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使你对黄少天的执念转移到喻文州身上了,所以想关心一下你的心理状态而已。”

“……”看着那个笔记封面的标题,刘小别咔嚓一下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这个下咒的大体方向没错。”王杰希从袋子里拿出那片毛领,“虽然人类定身术不行,但是改良召唤术说不定有效。”

“是说可以通过媒介把它变成什么动物吗?”高英杰听懂了。

“对。”王杰希从毛领上拔了一根下来,“你们退后一点,如果这是人造毛,可能会发生爆炸。”

刘小别:“……”魔道实验的危险性他已经体会过很多次了。

王杰希离开桌子,来到喷泉边开始施法——五秒钟后,毛爆炸了。

看着被爆炸余波冲上穹顶的水柱,三个人沉默了一会。

“居然是假毛。”刘小别说。

“倒是很符合他们的动物保护原则。”高英杰说。

“那能不能直接让他的毛领爆炸?”刘小别又问。

“除非你能准确捏住他毛领中的一根并且保持静止五秒。”王杰希说。

刘小别:“那我已经被黄少天打死十次了吧……”

“所以,还是要换个思路。”王杰希说,“pop quiz,人造毛皮作为触媒最适合的法术是?”

“零级随机变形术。”高英杰立刻回答。

“很好。”王杰希点头,“回去准备准备,下次直接对准他的毛领施法,不管变成什么都无所谓,就当练习了。”


喻文州端详着桌面上的扫帚。卢瀚文在旁边眼泪汪汪:“别拆它行吗,它又做错了什么呢,要拆就拆我吧……”

“不会拆的,就是研究研究。”喻文州说,“到手之后你有试飞过吗?”

“有!”谈到这个卢瀚文就精神了,“我正在研究从半空中跳下然后一剑劈出去的新招式!”

“飞得稳当吗?”

“有点困难。”卢瀚文诚实道,“容易掉下来,搞不懂他们是怎么飞的。”

黄少天和郑轩对视一眼,喻文州总结道:“所以微草他们的扫帚上果然有秘密。”

“我就说嘛,一定是透明气椅垫。”黄少天拍桌,“这样吧,队长你弄个法术失效,等他们飞起来的时候偷偷贴到他们的扫把上去……”

“贴到扫把上能起效吗?”郑轩怀疑。

黄少天:“要不你试试贴到王杰希腿上?”

郑轩:“我还不想死……”

“理论上贴扫帚上可以,他们的木头法术传导性很好。”喻文州点头,“这个任务就交给小卢了,你对他们的扫帚最熟悉。”

“没问题!”卢瀚文信心满满,“看我的吧!”


没过几天,很快又到了蓝雨和微草的例行群殴活动,两边人马在森林空地里拉开架势,约定俗成地混战成一团。

刘小别发现从来都第一个冲上来砍他的卢瀚文这次居然没出现。他一边帮高英杰打掩护,一边在人群里搜索着对方的身影——接着一道光束擦着他的肩膀飞出,射向了喻文州的斗篷。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黄少天抬手一剑,那道光就被撞歪了。然而它不像其他的射线那样完全偏离方向,而是分裂成数道细小的光束,其中有一道还是不屈不挠地朝着既定目标飞了过去。

喻文州握着手杖一侧身,那束光就打中了他斗篷的毛领……上的一颗宝石。

宝石的无数个切面在光照下令人目眩,这个魔法被它反射的同时还倍增了威力,散射开来的光束如同蒲公英般嘭地炸开,飞到了场中至少十几个地方。

“喵嗷————”

一声愤怒的猫叫响了起来,接下来是更多的、此起彼伏的叫声。

每一道光束打中的地方都有件东西被变成了猫,包括刘小别的护手,郑轩的枪套,还有高英杰自己的烧瓶。高英杰只觉得手里一沉,眼前一花,那只由燃烧制剂变成的猫就火冒三丈地在他胳膊上挠了三道印子。

喻文州的状况格外严重,他斗篷上两边的毛领被变成了两只小猫,正在他的衣服上四爪打滑,喵喵大叫。他只能用臂弯一边托着一只,无奈道:“这是你们开发出来的新招数吗?也太敌我不分了……”

场面一时陷入了混乱。这个法术虽然达到了预期的冲击性效果,但是由于两边都没人能腾出手来继续战斗,结果也就和叫了个暂停差不多了。刘小别努力撑着自己那只猫让它不要扑到脸上,崩溃地问:“它们要多久才能变回去啊?!”

“至少一天吧……”高英杰气喘吁吁地说。

“得了,我看今天打不成了。”黄少天倒是没被波及,此刻正把一只猫从喻文州的衣领上往下拎,“话说你们院长呢?”

王杰希适时飞了过来。他侧坐在扫帚上,头上端端正正地趴着一只大白猫。

“为什么你的猫就那么老实?”黄少天不爽道,“这是什么连猫的立场都能预设的阴谋啊太过分了吧!”

“因为那是我的帽子变的。”王杰希说,“你觉得我的帽子会想挠我吗?”

他和他头上的猫用一模一样的正经表情看着他。

“这可说不准。”黄少天摁着仍然想挠他的毛领子,“所以说……”

在任何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忽然一弯腰,一个身影从他背后嗖地窜了起来。刘小别眼尖地看到了那把熟悉的重剑,脱口而出:“小心——”

王杰希的扫帚一转,挥剑的卢瀚文就从他旁边掠了过去。然而随着啪的一声轻响,一张卷轴也同时贴到了他的扫帚尾巴上。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黄少天正准备开始吐槽,却发现这家伙还在扫帚上坐得好好的。

高英杰惊讶道:“那是法术失效的卷轴吗?”

在好几双眼睛的注视下,王杰希提起了斗篷的一角,露出他正坐在上面的东西——深绿色的、看起来就很结实的一块椅垫。

“这什么鬼?”郑轩一脸混乱,“不是法术失效了吗?这难道是透明气椅垫实体化了吗?”

“你们对我们的扫帚好像误解很大。”王杰希回答。

“所以压根没有什么零级法术透明气椅垫对吧。”喻文州说,“你们其实就是对着绑在扫帚上的椅垫施了一个隐形术……”

黄少天:“太不时尚了。一点也不酷。小朋友们看到要哭的。”

王杰希:“我也很想知道你们的脑袋怎么会想出透明气椅垫这种东西。”

“到底是谁的主意比较傻?嗯?!”黄少天指着还往他脑袋上爬的猫,“你们这种群体变猫术就很有水平吗!”

“别让猫跑了,少天。”喻文州在背后说,“不然回去又得补领子了。”

黄少天:“……”

“走吧。”王杰希顶着猫调转扫帚,招呼微草众人,“今天先回去。”

“且慢!”黄少天看着卢瀚文从草丛里跑了回来,忽然想起一件事,“话说我们跟你们微草邮购的扫帚怎么没有椅垫?是不是山寨的啊?”

“我们都是要自己给扫帚编椅垫的。”解释的是高英杰,“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和你心意相通,让你不会在半空中掉下来。”

“……你们魔道学者真麻烦。”黄少天发自内心地说。


三天后。

“不是说一天就能变回来的吗?”黄少天义正言辞,就是音量有点小,“这显然就是微草的阴谋,就是要利用人性的弱点,太无耻了!”

猫睡在他胸口上,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你谴责他们的时候倒是别撸猫啊……”郑轩面无表情。卢瀚文在旁边愁眉苦脸地缝椅垫,脑袋一点一点,似乎马上就要睡着。

“我哪有?”黄少天说,“话说你小点声别把流木给吵醒了。”

郑轩:“……”这不是连名字都起好了吗!

“可能是变形术打到队长那块法术固化的道具上发生了异变。”徐景熙说,“所以这些猫搞不好变不回去了……话说队长的斗篷后来怎么办了?”

门外传来了一声猫叫,他们纷纷抬头,正看到喻文州一边肩膀上趴着一只猫,悠然地从门廊下走了过去。


END

评论(187)
热度(4007)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