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双叶]心电

非CP,亲情向,用弟弟的视角写老叶,原作背景许多私设

迟来(好几天)的生贺,太晚了就不打tag啦……

————

1


男生走上楼梯,沿着一排琴房的门找去,最北边那间传出隐隐约约的弹奏声。他敲了敲门,里面的人说:“请进。”

叶秋坐在钢琴后面,一只手在琴键上心不在焉地跳动。看到来人的时候,他抬起眼睛:“晒得可真够黑的。”

“就你白。”他的发小撸了一把刚染回来没多久的短发,“一回国就来看你了,上来就嫌弃人黑,还有没有良心?”

“黑点也挺好的。”叶秋说,“但是你晒得不怎么均匀啊。”

男生在他琴凳边毫不客气地坐下,把他挤歪了几厘米。“这学校感觉如何?”他问,“还有你怎么忽然喜欢上练琴了?刚才在下面找你的时候,你班里同学说你在琴房,我还以为我听错了。”

“也不是喜欢。”叶秋停下了手,“就是……起码在这不会有人来烦你。”

男生迟疑了一下,还是小心地问:“听说你哥离家出走了?”

“可不是嘛。”叶秋冷冰冰地说。

“哎哟……这。”男生一时没控制好自己的表情,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向往,“这事居然是真的,不愧是你哥啊。”

叶秋嘴角抽了抽,没出声。

“所以他真跑成功了?”男生追问,“去哪了你知道吗?你爸啥反应?现在他还在外头吗?”

“我哪知道那个混蛋在哪!”叶秋忍无可忍,手下顿时当当当地按出了一串强音。

他发小差点被他震了个跟头:“好好好我知道你心理阴影面积很大了……你也别太担心,说不定转头就回来了呢。”

叶秋说:“他要是能乖乖回来,我把这叶字儿倒过来写。”

男生:“啧。”

“我家老头气疯了。”叶秋又说。

“所以他回来也是一顿好打的节奏?”

“这个……”叶秋不太确定,“都这么久了,现在回来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挨揍。问题是他不回来啊,而且我觉得他在外面应该待得挺开心的。”

“你怎么知道?”男生奇怪地问。

叶秋:“我就是知道。从小他摔个脸着地,我的鼻子都跟着酸。有时候心里一激灵准保是他又惹事了。”

“这就是双胞胎的心电感应?”男生稀奇极了,“以前没听你说过啊,你俩要是吵架岂不是双倍的火气重叠在一起?”

“哪有那么灵敏,又不是温度计!”叶秋气道,“再说之前不是天天都在一块吗?除了提前感知到麻烦还有什么意义……”

他说不下去了,把双手重新摆到琴键上,表情落寞。他发小拍了拍他肩膀,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

当年他见过一次这兄弟俩的四手联弹,现在他忽然就想起了那个画面。小时候这对双胞胎从各种意义都很像,他们也没少用这点捉弄人,随着他们渐渐长大,虽然样子还是没变,但是熟悉他们的人已经可以轻松区分出他们。

而模子里刻出来的另一半,现在已经离留下来的这个很远了。

叶秋弹起了一首曲子,十指飞舞,抛去了节奏和技法,只是用迸溅的键音来宣泄他的情绪。男生在旁边听着,起初他感觉这曲调有点气呼呼的,接着一些若隐若现的色彩悄然进入了音符之间,逐渐占领了表达的中心;他的弹奏沉静下来,同时又饱含力量,如同从蓬勃新生的春天原野抬起头,仰望一轮燃烧的烈日——进行到最激昂的部分时,连听众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这种澎湃的情绪喷涌而出,构成了辉煌灿烂的旋律。

就在这时,琴声戛然而止。

叶秋按着胸口,深呼吸了几下。他发小吓了一跳:“你没事吧?”

“没事。”叶秋把手放在胸前,似乎仍在感受着心脏激烈的跳动。

“我不知道……”他说,“但是我觉得,真的,他可能真的找到了让他愿意坚持下去的东西……”


2


保健室这天下午没什么人,见习的校医助手正在懒洋洋地擦着备品柜,门口就忽然冲进来俩小伙子。一个脸色苍白的学生被他们架着,也说不准是不是还醒着。

“这怎么了?”助手赶紧把病人给扶到床上,“贫血了还是怎么着?”

“可能是通宵了吧……”其中一个把他送来的同学挠了挠头发,“我中午去实验室的时候就看到他昏倒了。”

“是看着他昏倒了,还是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昏了?”助手问。

另一个同学说:“我们眼看着他晕的!还好扶得快,不然脑袋都要磕实验台上去了。”

助手看了看时间:“这都下午了,他是昨天晚上没睡吗?”

“我是他室友。”那个同学说,“他昨天就没回来,最近实验室挺忙的,虽然不是期末……但是叶秋他有时候也是蛮拼的。”

“我这是怎么了?”床上的人出声道。

“哎你醒啦!”室友赶紧凑过去,“你感觉怎么样?头晕不?”

“有一点……”叶秋茫然地从坐了起来。

校医从隔壁过来查看他的情况,助手这才来得及观察这个学生的样子。他看着挺斯文,眼睛下面带着点睡眠不足的痕迹,和系里男生普遍随心所欲放飞自我的衣着风格不同,他把自己打理的很好,不太引人注意,留意一下又会觉得赏心悦目。他放在校医室蓝色毯子上的那双手修长优美,不知道他会不会弹钢琴……她想,不管会不会,反正就是很好看的手。

“以前有没有过低血糖的情况?”校医问他。

“没有。”叶秋似乎回过了神,“可能就是熬夜的原因,不好意思,真的没什么事。”


校医还是让他在这里休息一下。实验室的同学先离开了,他的室友拖了张椅子坐在他旁边:“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谢啦,我没事。”叶秋说,“等下晚上一起去吃吧。”

话音刚落,他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有点难受地闭上了眼睛。

“哎?”室友差点站起来喊人,“你又不舒服了吗?”

“没,不是,你别叫人。”叶秋抓住了他的胳膊,“我就是……怎么说呢,情绪上的问题。”

室友理解地点点头:“我知道你们实验室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叶秋不易觉察地苦笑了一下,默认了他的这个误会。

和那个没关系,他想,和他自己的生活也没关系。他现在感受到的,是从他的同胞兄弟身上涌来的情感。

身体上的不适已经完全消失了,或者说,一开始就只是精神上的作用。但是这涨满胸口的悲痛,巨大的失落和遗憾,汇成一股纯粹的哀伤,让他一阵晕眩。

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会这么伤心?

在外面的生活究竟有怎样的遭遇?过的还好吗?是不是还像小时候一样倔强,认死理,八头牛都拉不回来?后悔吗?艰难吗?……会想家吗?

这些问题,理所当然地都没有答案。

但是叶秋如今已经不会再去想他为什么不回来了。他知道,在他选择的道路上,他会一直走下去。

只不过……在那条路上,也一样有泪水,有令他痛哭失声的时候。

叶秋感到脸颊一凉,有滴眼泪滑了下来。趁着室友没注意,他赶紧把它擦掉了,并且觉得他那坑爹的哥哥应该为此负完全责任。

真是个白痴。他又在心里喷了他一遍。

——别再哭了,混账老哥。


3


叶秋穿过宿舍楼的走廊。现在这里不像往常那样吵吵闹闹,连蝉声都好像淡了下来,斜对面的那间门半开着,一个行李箱卡在门口。

在这片冷清中,他推开宿舍的门,瞬间就被高分贝的音乐给淹没了。

“恭喜恭喜!”对床室友站在椅子上,“咱们寝最后一个答辩的也结束啦!”

上铺把一个啤酒杯递到他手上,叶秋哭笑不得:“大白天的连酒都喝上了?”

“就是庆祝一下嘛,你就别喝了。”上铺拍拍他肩膀,“来来来,先把门关上。”

舍长顺手就把门关了。寝室里拼在一起的几张桌子上摆着几桶泡面,看着叶秋古怪的表情,对床笑道:“是老大提议用泡面来庆祝的,毕竟咱们大学期间跟泡面缘分最深厚了……叶秋你这养生的倒是不怎么吃,今天怎么也要跟我们一起感受一下,来吧口味你先挑。”

“那个紫的?”叶秋也不跟他们客气。

“什么紫的,那叫老坛酸菜!”舍长吐槽道,“你这太外行了吧!”

几个室友庄严地播放进行曲,用热水把泡面冲开了。虽然桌子上乱七八糟,叶秋还是注意到他放在角落里的那个盒子周围干干净净,没人动过。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把盒子先挪到了自己床上。

“话说,你那个盒子里到底是啥?”上铺忍不住问,“要是什么不想说的你就当没听见这个问题……”

“这个吗?”叶秋举着盒子回过头,“没什么,就是我哥给我寄的东西。”

剩下三人异口同声:“你还有哥?”

“从来都没听你提过啊!”舍长震惊地补充了一句。

“确实……我好像是没说过。”叶秋把盒子放下,“先吃面吧,我边吃边说。”

他用叉子卷起一段泡面,滋味浓郁的热气就扑进了他的鼻子。

这个味道,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来没吃过。但是就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

“我哥跟我是双胞胎。”他说,“在我们十五岁的时候……”

也许是太久没和人讲述起这段过去,他不知不觉就说了很久。实际上,他们之间的故事早在十五岁那年就已经结束,接下来的无非是模糊猜测和玄乎的感受。他都很惊讶,谈起他哥,他竟然有这么多说不完的话。

“所以你们真的有心电感应?”舍长问。

“有那么一点吧。”叶秋说,“虽然他从来没跟我说过。”

上铺:“所以你觉得他可能是感觉到你毕业之前那会儿压力有点大……所以给你寄了这个?”

“也可能是他闲着没事寄着玩。”叶秋摊手。

几个人都笑了。舍长说:“我就想嘛,当时你收到这个盒子之后天天摆桌子边上,肯定是什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

叶秋看大家都吃完了,于是把那个盒子拿过来:“一直都没打开,我也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为啥?”对床奇怪道,“是为了给自己留个惊喜吗?”

“不,”叶秋抽了抽嘴角,“我是觉得可能是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所以不想在答辩之前伤害我自己。”

室友们:“……”

叶秋用钥匙划开盒子上的胶带,小心翼翼地伸手进去,掏出了一个糊起来的纸筒。看上去有些粗糙,好像是手工做成的。

“这是他自己做的?”舍长伸头看。

叶秋拿着纸筒,表情有点奇怪。接着他站起身来。

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大家眼前一花,纷纷扬扬的彩带和纸花就从他们头顶洒了下来。


4


傍晚时分,雨下得越来越大。楼里空调打得很低,冷气在玻璃里结成一层虚幻的布景,隔绝了潮湿闷热的夏日黄昏。

茶水间里的两个员工在小声聊天,当叶秋从外面经过的时候,她们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话头。很快,年轻人的脚步声就渐渐远去,消失在了走廊的另一边。

停车场的卷帘门升起,车在雨幕下驶入缓慢的车流中。叶秋漫无目的地用手指轻敲方向盘,车里一片寂静,只有雨水落在玻璃上的节奏,以及雨刷工作时的细微杂音。

习惯于在半夜离开,这么被堵在路上的时候对他来说不太常见。现在他也不用考虑到底是回家还是去哪里的问题,反正都应该是挺久之后的事情了。

他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

“妈,……嗯,我今晚住这边,不回去了。”

“不累,就偶尔加个班。现在也没那么紧。”

“吃了!真的吃了,在公司吃的。”

“外卖哪不健康啊,挺好的。也不是天天吃。”

“没感冒。你们怎么样?”

“周末……我看看有没有时间。哎我现在也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时间……”

“不算忙啊,真的。这哪到哪啊。”

“我知道我知道。”

“行,一定。你放心吧!”

他呼了口气,雨中的信号灯湿漉漉地闪烁着。人行道上有个套裙姑娘没带伞,把包顶在头上,穿着可能是刚换上的平底鞋啪嗒啪嗒地跑了过去。

他松开刹车,越过白线往前挪,变回红灯时他勉强刚过斑马线。又有个电话打了进来。

“正堵在路上呢。今天没加班。”

“也不是每天都加,……开始就是会有点忙,这是你跟我说的嘛。叔你下周要回公司了吗?”

“没什么困难。适应得挺好。”

“部门的人都挺照顾我,就是有点太客气了。过一阵子应该能好点吧。”

“啥我可没听过这种八卦!”

“嗯,我知道,肯定会跟你说的。”

“别老提小时候了,我都多大了啊!比你都……唉没你高,你太高了。”

“爸妈都好。……嗯小点也挺好。”

“他……还那样呗。一提起来我爸就生气。”

“行,给阿姨带好啊。”

他把车窗降下一条空隙,雨水随着热气洒了进来。他接起第三个电话。

“堵着呢。哪里早了,我也就早下班这么一天……”

“没吃,没时间啊。”

“你们吃去吧,我晚上回去自己弄点东西。”

“明天也不行……后天……根本没时间啊,最近可别叫我了,我估计下个月能松快点。”

“也就那么一说。嗯,还是原来那辆。”

“公司啊……就那样,毕竟空降过来,明里暗里的……。”

“不,没有漂亮小姑娘。……也没有小伙子。话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可得了吧你。”

“我知道了,到时候去送你。拜拜。”

离目的地只有一条街了,他已经能看到不远处灯火辉煌的大楼。不用仔细分辨哪个窗口属于他,他自己住的公寓里,现在一定黑着灯。

叶秋觉得有点饿了,他记得冰箱里还有苹果。他没精打采地转动方向盘,靠着路边停了下来。

有那么一会,他不知道自己的思绪到底飘到了什么地方。忙碌的日子不太坏,这座城市也不是很孤独,只不过……他想,搞不懂自己在想什么。

他滑动手机,一条推送消息跳了出来。

那个许久都没动静的号永远这么神出鬼没,忽然发完之后,又光速下线了。叶秋盯着头像上那片枫叶,又把目光转回去。

对话框里,一个默认的摸头表情正在闪烁。


5


叶秋梦到了他们小时候的事情。在梦里,他是旁观的第三视角,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从院墙下面跑了过去。

一转过巷子,身影就剩下了一个。

那时候他哥还总是和他在一起,他在梦里不确定地想,所以这梦有点不准确。那个小男孩骑在墙上的样子像他自己,懒洋洋躺在树底下的时候又不像他。

双胞胎在渐渐长大的时候,会有那么一段时间困惑于自己的定位。他们是独一无二的人,但周围的人说到他们的时候总是一块提起。

而在叶秋开始想要被当做“叶秋”而不是叶家双胞胎的弟弟被看待,打算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的特别之处时,他哥就以一个比他更惊天动地的方式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

从此他不用再考虑这回事了,有着同一张脸的只剩下他自己。

他有时候会想,如果叶修没有离家出走的话,他们的关系应该是另外一种模样。穿过互相想要摆脱对方痕迹的少年时期,这与生俱来的联系也将会像青春期的其他烦恼一样,逐渐蜕化成更加成熟的感情。可是那块碎片就那样猝不及防地被拔了出去,留下的缺口直到现在也依然是当初的样子——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也没什么大影响,就是很玄乎。

他在梦中沿着刚刚走过的路,穿过飘雪的街道,在嘉世门前驻足。来来往往的行人从他身边经过,没人注意到他露在围巾外面的半张脸。

那时候他本来以为心中会涌现出一些复杂的情绪,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大概是心电感应太迟钝了。不过那一刻,他又想起第一次关注荣耀职业联盟时,看着叶秋这个名字哭笑不得的心情。

在那样一个陌生的世界里被口口相传的名字,反正不是他自己。他想他哥应该也不怎么在乎这个问题。

雪越下越大,他在寒冷中醒了过来。屋里没有雪,只有一股淡淡的烟味,他发现自己躺在储藏间里那张床上,身上搭着条被子。窗外日光明亮,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6


“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现场山呼海啸的欢呼和掌声仿佛要冲破屏幕,镜头中的冠军队围成一圈,一只又一只的手伸出来,和他们的队长一起举起了奖杯。

在网吧的喧闹中,有个女孩注意到坐在他旁边的人有点不对劲。对方戴着墨镜,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而是还坐在椅子里,一只手放在胸前。

“你没事吧?”她问。

叶秋说:“谢谢,我没事。稍微有点激动。”

邻座了然一笑,继续去为这伟大的一刻抹眼泪了。

叶秋知道他其实并不是那么激动。不,他自己是很激动,但他的心跳平稳有力,让他不由自主地也镇定下来。

那不是他的感情……不止是他的感情。

在他心中涌动的,有喜悦,有欣慰,有被队友环绕的温暖,有疲惫之后的满足。但在这一切之上,他非常平静——很难想象一个刚刚创造了历史的冠军队长会是这样的心情,可他确实就是这么感觉的。

这是个风云际会的年度,没有哪支队伍不是有备而来,没有哪个选手不会竭尽所能。在瞬息万变的赛场上,想要走到最后,需要的不仅仅是实力而已。

他们的胜利是个辉煌的奇迹。而缔造了这个奇迹的人站在领奖台上,他回想的只是伴随他走到现在的点点滴滴,是无数次荣耀两字从屏幕上跃出的灿烂,是一路上的风霜与欢笑、对手和朋友们。

无论结果如何,他总是拥有那些时光。那是倾注了他热爱和坚守的十年。


在这一刻,叶秋仿佛真正意识到,胸腔里的起伏不仅属于他,也属于千里之外的另一个人。

那颗从不曾真正分离的心,正和他一起跳动。


END


评论(117)
热度(279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