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无声幻影

LO装少年索克萨尔的故事,包含TV账号卡人设的各种梗,请务必确定不雷这个再往下看……

奇幻设定,相同世界观的另一篇 → [微草/蓝雨]零级法术

————


天亮之前,喻文州终于走到了那棵树下面。他举起法杖,沙沙作响的树叶在他面前开始发出微光。

树中传来声音:“你是?”

“我代表蓝雨,请求恢复曾经中止的友谊赛制度。”喻文州在黑暗中说,“希望荣耀之树见证我们与斜对门微草学院的较量,以此决定下一个周期里双方领地里天气、收成、桃花运以及动物缘的分配比例。”

“我接受你的要求。”树回答,“如果微草同意,三个月一期的友谊赛会在下周召开。”

喻文州收回了法杖:“谢谢。”

“但是,”树说,“你准备好了吗?”

喻文州:“当然。”

“我得提醒你一件事情。”树说,“当初最后一次友谊赛,带领蓝雨参赛的是术士索克萨尔,那么恢复后的第一次比赛,你们也需要由索克萨尔带队出赛。”

“我是他的继承者。”喻文州说。

树:“从能力上来说,是的。但是从外表上,很不对。”

喻文州:“哪里不对?”

树:“穿的不对。”

喻文州:“……?”

树:“术士索克萨尔并不是以这种一件黑袍一根法杖的清爽形象在我这里登记的。你的斗篷呢?你的护肩呢?你的KC呢?你的貂呢?”

喻文州:“……”

树:“你如何判断一个苹果是否是苹果?”

喻文州虚心请教:“怎么判断?”

树:“如果它看着像苹果,尝起来像苹果,营养价值像苹果,那么它就是苹果。”

喻文州:“原来如此。”

树:“同理,如果你看着像索克萨尔……”

喻文州:“好了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黄少天早上起来,感觉周围有点过于安静。他想起其他人旅行还没回来,而喻文州应该是去找那棵树了……等等,喻文州怎么还没回来?

他四下转了一圈,最后在仓库里找到了他。

喻文州坐在桌边,面前摆着一个许久没动过的箱子,黄少天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他们老师留下来的东西。箱盖已经被打开了,术士索克萨尔的行头庄严而整齐地摆在里面。

黄少天觉得他可能在睹物思人,于是轻手轻脚地准备离开。喻文州忽然说:“少天。”

“哎?”他立刻转身。

喻文州如此这般地给他讲了今天早上他和荣耀之树的对话。

黄少天:“这……你……我……老师当年那么朋克难道你也要跟着继续朋克吗!”

“理论上只有一开始需要full set。”喻文州说。“但是斗篷估计必须得穿。”

黄少天:“热都热死了好吗!这样吧,我记得咱们后面有一幅索克萨尔的画像,先把它找出来对照对照再说。主要是我记得老师是尖耳朵啊,这个你又不是……”

喻文州从箱子里拎出一副耳套:“其实他也不是吧。”

黄少天:“……”他的三观受到了剧烈冲击。

两人抱着箱子,去殿堂里找到了索克萨尔的画像。画中的术士威风凛凛,邪魅狂狷,自带八百层滤镜,可以直接去拍个特效大片。

黄少天说:“怎么感觉这个比老师实际上要高呢。是不是护肩……呃肩甲……总之是肩上那玩意的原因?”

喻文州看了看箱子:“这个需要组装,还好不太重。”

“要不你先穿上试试?”黄少天怂恿。

喻文州从善如流:“好啊。”

黄少天摩拳擦掌地把斗篷从箱子里拎了出来。拎完一件发现里面还有一件夹层,箱子底下是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配饰。喻文州艰难地穿上两件外衣,开始戴尖耳朵,黄少天拿起发箍卡在他头上:“我看看歪不歪?”

“好像有点松。”喻文州晃晃脑袋。

黄少天:“老师的头比较大吧……”

“……”喻文州拿下那个头冠,“这个得改改。”

他基本穿好了这一身,黄少天拿着画像在他旁边比了比:“嗯……脸上缺点啥,那个彩绘我来帮你画吧?”

“问题是我感觉现在移动困难。”喻文州冷静地说。“比赛的时候这样可能会有问题。”

他往前迈了两步,感觉腿被布料缠住了。

黄少天:“你下面穿的啥?”

喻文州提起袍子,给他看运动裤和跑鞋。

黄少天:“……总之你可别让那棵树看见!再说你穿这么多不热吗!”

“挺热的。”喻文州说,“我考虑换条短裤。”

他伸手一抹,空气中显现出一面水波氤氲的镜子。他对着镜子沉思片刻,转向黄少天:“我们得去买点东西。”


“欢迎!”商店街的成衣店里,店主热情地摇了摇铃铛,“骑士小哥和精灵先生要买点什么?”

喻文州怔了怔,随即揪掉了一边的尖耳朵道具放进兜里:“假耳朵,不好意思。”

店主:“……”

在店主诡异的目光下,两位客人从卖裙子的货架前开始看,一直看到了裙撑区。他们嘀嘀咕咕了一会,最后喻文州转身:“老板,能把上面那个裙撑给我们看看吗?”

“当然。”店主麻木地走了过来,“你要哪个?”

“巴洛克式三层A型暴力鱼骨撑,谢谢。”喻文州礼貌道。

店主:“……”

他镇定把样品拿下来递给客人,最后还是忍不住问:“请问这是给谁买的?”

黄少天:“我对象。”

“我女朋友。”正在研究结构的喻文州慢了一拍。

“哦哦哦,不,是他女朋友。”黄少天立刻纠正。

店主:“……”到底是谁女朋友啊?!这俩人什么关系啊!

“这个分几种尺寸?”黄少天问。

“有三种,”店主指了指墙上的对照表,“你……呃,这位先生的女朋友腰围是多少?”

黄少天不由自主的把视线投向了旁边人的腰。

“不知道哎。”他心虚道,用手比了比,“也没量过。”

店主:“……”

“这个样品是中码吧。”喻文州看了看尺寸,“请问我能试一试吗?”

“可以是可以……”

“他试就相当于他女朋友试了!”黄少天努力描补,“他腰围和他女朋友一样!”

店主:“……”根本不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喻文州进了试衣间,拉上帘子,过一会出来了。

“就要这个。”他掏出钱包。

店主风中凌乱地给他结账,没忘了交代:“现在我们有优惠活动,买撑子送南瓜裤,先生你要不要看看你……你女朋友喜欢什么颜色的?”

“蓝的。”黄少天说。

店主:“……”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蓝的吧,谢谢。”喻文州点头。

几分钟后,他们提着袋子出了门,折叠起来的鱼骨撑和赠品都塞在里面。黄少天努力忍笑半天,最后说:“我觉得那个南瓜裤也挺可爱的。”

喻文州:“你想穿吗?”

黄少天:“不是!!当我没说!!!!”


成衣店对门就是卖植物系美妆的,店主坐在柜台后面呵欠连天。两人进门看了看,店主打起精神说:“欢迎……给女朋友买吗?”

“他女朋友。”黄少天吸取刚才的教训。

“是他女朋友。”正在研究成分的喻文州又慢了一拍。

黄少天立刻改口:“哦哦哦,不,是我女朋友。”

店主:“……”到底是谁女朋友啊?!你俩怎么回事!!

喻文州泰然自若,展开画像的一角,对照着上面的彩绘寻找色号。虽然他有备而来,但是面对一整面架子上几十上百只唇膏,还是有点选择困难。

黄少天伸头过来:“你挑了啥?豆沙红和……呃,人鱼紫?人鱼紫会不会有点浅?我看这个中毒紫挺不错的。”

“画像有点色差。”喻文州回忆,“我记得老师侧脸上那两条要比这个紫再浅一点。”

“那就是这个缺氧紫。”黄少天建议。

“豆沙红也不太对。”喻文州把黑色的小管放回架子,“应该再鲜艳一点……”

“这个飙血红?”黄少天比对着手里的两支,“还是这个东方红?我好像看不出啥区别。”

“我也看不出来。”喻文州承认。

黄少天:“那就前一个吧,很摇滚。”

旁边的店主听得满头冷汗,很担心他俩会被那个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女朋友打死。这时黄少天回头问:“那个……这个会不会容易掉色?”

“口红都会有点掉色的,”店主回答,“吃东西之后肯定需要补一下。”

“沾水呢?”黄少天问。

店主:“要小心点,不然会粘到杯子边上。”

“哦哦,不是杯子。”黄少天比划,“就是……隔空……”

店主了然一笑,觉得直男也挺可爱的:“你是说接吻的时候吗?实际上……”

“不不不。”黄少天说,“是说比如被喷了一脸寒冰粉啊,被一扫把打在脸上啊,被熔岩烧瓶砸到啊之类的。”

店主:“???????”你到底要做什么!

在他考虑要不要报警之前,喻文州过来解围了:“是这样,我们打算把它用作面部彩绘,然后被彩绘的人要参加一场比赛,所以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情况……”

店主:“……你早说啊!”

在被店主教育了一通彩绘不能用唇膏画之后,他们买到了一套专门的产品。临走前店主还叮嘱:“画完之后如果要参加比赛,一定要涂最后那层透明胶,要不然也会容易掉的。”

“谢啦老板!”黄少天挥手,“话说这玩意能吃吗?”

“虽然不会有害,但是那味道你绝对不会想尝试。”店主说,“所以千万不要弄到嘴里啊!”


回来之后,喻文州先去试了一波新装备。黄少天收拾着他们买回来的各种东西,包括毛皮清洗剂、金属除锈剂、降温片、鞋带……然后喻文州就从隔壁房间过来了。

“效果不错啊!”黄少天抬头一看,“虽然比不上店里的蓬度,一定是袍子太厚的原因。”

“如果太蓬的话才糟糕了。”喻文州指出,“至少现在活动方便一点。”

“也是。”

黄少天随即在桌上排开彩绘工具和颜料,跃跃欲试:“我来给你画吧!虽然我没画过,但是我的手很稳的!”

“……”喻文州保持着微笑,“来吧。”

根据店主演示的工序,黄少天熟练地调好了颜色,拿起笔刷。喻文州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眼睛一闭,视死如归。

过了几分钟,什么都没感觉到的喻文州睁开眼睛,疑惑道:“怎么了?”

“我我我……”黄少天纠结,“我能不能先打个草稿勾个线?”

喻文州:“你准备拿什么勾?”

黄少天:“……不知道。”

喻文州:“没事,先试试。不行擦掉重来,第一次画什么样都正常。”

黄少天:“那我画了啊!真的画了!”

喻文州:“画吧。”

又过了几分钟。

喻文州:“不要想太多,动手吧。”

黄少天:“我很冷静。我超冷静。我叫不紧张。”

喻文州:“你的手在抖。”

黄少天:“我对着你的脸下不去手啊!”

喻文州:“要不我还是自己来吧。”

黄少天:“不不不,嗯,我准备好了,你不要动啊。”

再次过了几分钟。

黄少天:“呃……好了。”

喻文州叫出了一面镜子照了照。

黄少天:“……”

喻文州:“……”

黄少天:“……”

喻文州:“……”

黄少天:“我这就去拿卸妆水。”


于锋扛着剑和行李,风尘仆仆地回到蓝雨驻地,还没等进屋,走在他前面的郑轩就一个踉跄被门槛给绊翻了。

翻过去的时候他还来得及惊叫了一声:“老师?!”

于锋吃了一惊,抬头看去。站在院子里那个身影侧对着他,斗篷漆黑如夜,头冠光芒闪烁,面颊一道紫色纹路蜿蜒而下,银发里露出一截尖耳朵,要多黑暗有多黑暗,要多摇滚有多摇滚。

他脱口而出:“魏……”

话说出来他就发现了问题,这脸怎么看都不对啊。

“……喻队?”他震惊道。

“哎呀,认出来啦。”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手上拿着杯水,“怎么样,感觉像不像?”

“是挺像……太还原了吧!”郑轩揉着膝盖,“你们这是搞啥啊!”

“这我就放心了。”黄少天说,“你们不知道,文州昨天去了荣耀之树然后呱啦呱啦……”

讲完之后其他人都一脸混乱,喻文州点点头:“就是这么回事。”

宋晓在旁边问黄少天:“你为啥端着杯水到处跑?”

“你不说我都忘了!”黄少天赶紧喝了口水,“苦死我了……这玩意真的不能瞎尝试啊……”


到了那天,蓝雨一队人趁夜出发,在太阳升起前来到了目的地。

喻文州站在荣耀之树下面:“按照约定,我们来了。”

树:“带队的是?”

喻文州:“术士,索克萨尔。”

树:“很好,去那边的空地吧,你们的对手还没到。”

“据说他们微草也是刚恢复不久?”黄少天一边观察场地一边说,“离这边挺远吧?还是我们到的比较早,他们是靠走的吗?来几个人?年纪多大?有没有女孩子?什么职业?是不是……”

树:“你再问一句我就要禁言你们了。”

黄少天:“我问我们队长呢。”

树:“你们队长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们上次带队的是个魔道学者。”喻文州在旁边回答。黄少天看了看他的尖耳朵,特别想捏,不过还是忍住了。

这时林间一阵风吹过,万千树叶如同浪潮涌动。他们头顶一暗,几把扫帚从天而降,为首的人头戴尖帽,在树前一个急刹,宽大的斗篷在风中翻卷。

“魔道学者,王不留行。”他说。

接着他滑下扫帚,转身走向蓝雨的人,似乎准备按照礼节说两句。但在看到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时候,双方都不由得愣住了。

“是你们?”

“——怎么是你啊大眼?”


END



————

首先特别鸣谢lo装小知识和灵感提供者哥布林,也谢谢看到这里还没有打死作者的你们(……)

设定基本是纯胡扯,一些问题比如方世镜哪去了,索索的着装风格有没有发生变化,老魏的袍子下面穿的啥的……都没有答案,总之请不要认真!

另外的问题,比如少天为什么会吃到颜料,这个嘛,嘿嘿嘿~

标题的“无声幻影”是个零级法术,才不是出于系列标题强迫症才这么取的结尾停在这里当然是因为我写不来打架。这篇时间点比零级法术更早,可以发现这两篇里队友的组成也不太一样,至于为什么呢,可能也不会写到(你怎么回事)下次有机会的话想写同系列微草那边的故事,比如小高穿过膝靴啦,小王穿背带裤啦……

评论(151)
热度(2776)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