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触不可及

突发的现代小短篇,标题画风怪怪的,其实是傻白甜

要是想写的脑洞都这么短该多好……

————


雨下得更大了。喻文州来到回廊上,看到黄少天抱着一只幸运粉海豚靠垫,无精打采地望向花园。玻璃墙外的热带树向温室这边垂着头,水珠从它巨大而光滑的叶片表面滚过,噼里啪啦地掉落下来。

窗子里的点唱机放着一首轻快的当地语歌曲,让这个下午显得也没那么阴沉了。黄少天双眼无神,压根没留意到走到他面前的人,喻文州只好出声道:“少天?”

对方顿时从长椅里弹了起来:“你走路怎么都没声音啊!听报告回来了?几点了?你怎么找到这来了?你是不是……”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目光游移,似乎不想继续讨论这个尴尬的话题。

“...

[喻黄]空心海(十三)

前文→(十二),开篇→(一)

好热啊_(:з」∠)_

————


黄少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刚才以一个倒栽葱的姿势掉下了椅子。一只手把他从地面上拉了起来,眼前是喻文州关切的神情:“你没事吧?”

黄少天看着他:“……没事。”

喻文州的表情很自然,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刚才出了什么问题?我被推出记忆的时候,你已经摔到地上了。”

“推出记忆?”黄少天一怔。

……不是你把我推出记忆的吗?

刚才记忆世界里的最后片段又掠过他心头——当他在黑暗中和喻文州眼神相接的时候,对方就带着那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微笑,松开了他的手。

“是啊。”喻文州揉了揉额头,“我觉得他应该是受到冲击的时候就失去意...

[喻黄]空心海(十二)

前文→(十一),开篇→(一)

接下来要进入有可能雷雷的部分了!

————


休眠舱将病人的各项机能保持在恒定状态,他们两个则展开精神场,把被读取者的讯号包裹其中。整个过程的主导是喻文州,黄少天要做的只是在他前方,为他斩开阻挡他们前进的障碍。

意识层面上的交锋一闪即逝,回过神来的时候,黄少天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街道中央。无数行人在他们身边走过,没人注意到这个忽然出现在绿化带上的人。

准确说是两个——喻文州就在他身边,并且握着他的手。

“……”黄少天一时语塞。

还好在他发问之前,喻文州就自己解释了:“现在如果我松开你,你可能会被记忆推出去,但我想在查看记忆的过程里还是有你在比较放心。...

[韩叶]预言

小短打,原作向,有不科学的私设(特别感谢阿哥的修改建议……

久违的推歌:Mon petit pays - Fréro Delavega

————


蝉声阵阵,盛夏午后的树影下也热得让人头昏,叶修拿着对折的传单给自己扇风,坐在他旁边的大叔倒是一派气定神闲,乐呵呵地跟他说:“心静自然凉。”

“你说的是。”叶修有气无力道。

五分钟前,他发现这个中暑的大叔在马路上晃悠,好说歹说给扶到了人行道的花坛边上。结果这个一把外地口音的大叔有点迷糊,说是和家里人走散了,但是又记不得电话。还好听他的意思,应该就是从这附近的公园出来迷路的,叶修干脆就坐下来陪他一起等。

“小朋友...

[喻黄]空心海(十一)

前文→(十),开篇→(一)

这周剩下的时间都在外面,回来见~

————


通过感官接受到的精细讯号来描摹周围事物,一向是哨兵的拿手好戏。黄少天此刻大部分注意力都在察看道路和追踪花香,剩下的那一点点则留给了自己的左手。

刚刚被抓住的时候他还有点僵硬,很快他就小心地曲起手指,收拢在对方的轮廓上。他掌心里勾勒出一只线条优美的手,指节修长,温暖而干燥,和他轻轻相牵。

万物不再在他面前呈现出纷杂的声光色彩,那些让他轻飘飘仿佛要浮在半空的虚幻心跳感也归于沉寂。仅仅握着对方的手,他就好像沉入了无尽宁静之中,感官描绘出的一切如同烟火在窗外竞相起落,在世界这个巨大的、复杂的、无时无刻不在变幻的花园中...

[喻黄]空心海(十)

前文→(九),开篇→(一)

LFT没有置顶有点麻烦,手机端也看不到目录链接,手动置顶一下,希望大家私信之前先看看里面的说明_(:з」∠)_

————


大概是因为在上司家里,待在书房里等待的同事们聊起天来十分克制,并没有出现什么吐槽老板的话题。黄少天非常怀疑等到他们离开之后,第一个八卦的就是他这个神兵天降、看起来热恋中智商不足八十的男朋友。

不过这些交谈也给他提供了不少信息,让他对喻文州的工作有了一点侧面印象。

他所在的公司经营民用化学制剂,无名市这边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分部。喻文州大约三个月前来到无名市,由总部直接派遣——他的前任刚刚在一场本地冲突中受伤,需要长期在医院休养。同事们...

[大漠/一叶]雪中

大漠孤烟/一叶之秋的超短打mini小甜饼,大量私设不要细究

这个cp的简称到底是啥,之前有老师说是叫烟叶,真是很美很适合老叶的一个名字(……)

————


大漠孤烟躺在雪地里。

雪还在下。飘落到他身上的雪花并不像往常那样很快消融,而是越积越多,染白了他的眉毛。

这可能是因为他已经变成了尸体的原因。

一叶之秋站在他身边,默不作声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他问:“你怎么还没去复活?”

“卡bug了。”大漠孤烟言简意赅。

一叶之秋:“……”


这本来是一次寻常的事件。两人在野外偶遇,欣然出手,一番互殴后一叶之秋险胜半招——到这里为止,都和他们以往无数场架的流程没什么区别。要按一叶之...

[喻黄]空心海(九)

前文→(八),开篇→(一)

虽然在天上飞但还是更新了,今回的内容就是啵来啵去,再问十区一夜的我要揪耳朵了!

————


秘书还是第一次来到他们老板的家里。自从三个月前喻文州空降到无名市接替了执行总裁的职务,公司上下都适应良好,也没发生太多的人事变动,一切都按照原来的节奏平稳运转;许多人都猜测他只是被总部派来做个过渡的,毕竟前任一把手的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但至少从雇员的角度来说,他对这个老板的观感还是相当不错。

虽然未必是有意为之,但头脑清晰、思维敏捷的聪明人时常会让他周围的人感到压力,喻文州却从来没给过人任何难以相处的印象。而且不只是在处理公务方面,作为距离他最近的人,秘书也没有从他...

[喻黄]空心海(八)

前文→(七),开篇→(一)

然而我乐已经看穿了一切.gif

————


私自改造助手装置,触犯的是联盟最严重的律法之一。从这点上来说,当事人居然没有现场被抓,从联盟里跑出来之后还能重新当上联络人,整个听起来都很不可思议。

“是不是联盟里有人给你做了担保?”黄少天往最有可能的方向猜。

“反应挺快的嘛。”张佳乐说,“不过我留了案底,你来找我修装置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黄少天:“等等,这么说你是个向导?”

“是啊。你是哨兵吧,看得出来,虽然感觉不到。”张佳乐摸了摸下巴,“你该不会是和向导刚刚结合过?无名市里现在还有自由向导?”

“别提了。”一想起喻文州,黄少天就特别头大。他也搞不清...

[喻黄]空心海(七)

前文→(六),开篇→(一)

本次有轻微双花暗示,这篇文里基本不会出现直接描写的其他西皮,有一笔带过的地方会预警下方便大家避雷

————


喻文州留下了一部全新的手机,型号有点过时,颜色介于柠檬和小鸭子的绒毛之间。黄少天觉得他可能是故意的。

虽然不得不说,他在别的方面很体贴,黄少天在厨房里找到了一份稍微热热就能直接吃的早饭,除了蔬菜含量有点超标之外,别的都挺不错。他一边喝牛奶(又是牛奶)一边研究这部手机,基本上没得出什么有意义的结论。

通讯录里只有喻文州一个名字,还设了自动拨号。出于习惯,黄少天把他的号码默念两遍,记了下来。

他其实对喻文州的房子比较好奇,有心想四处转转,但是考虑到...

[喻黄]空心海(六)

前文→(五),开篇→(一)

十区一夜是什么,没听说过的纪实文学呢!

————


如今在普通人眼里,哨兵与向导的存在并不像从前那么充满神秘。虽然守法公民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他们的机会有限,但围绕这个群体衍生的故事,始终是文学和影视作品热衷于描写的题材。当然,要是光从这个途径了解,那对他们的印象很可能会和真相差出十万八千里。

不过有一件事物是普通人无论如何也没法亲眼见到的,那就是精神向导。

通常以动物形态现身的这种东西,是哨兵与向导的意识力量在现实中的投射,它存在的形态注定它只能被具有超常感知的人察觉和接触。相关作品里有时会称它们为“量子兽”,实际上它们的成因和状态都和量子理论根本不搭界...

[喻黄]空心海(五)

前文→(四),开篇→(一)

我们老王这次不串场的,大家憋猜了!

————


巨冤,黄少天想,我可真是不清楚。

此刻他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联盟哨兵的不足之处,当他们失去助手装置的协助,直接面对哨兵与向导之间真刀实枪的结合时,这方面的经验他们几乎完全没有。无论在书本还是课堂上,他们都学习过相关的知识,但学院也不可能让他们亲身去体验和向导真正结合的过程,这违背了助手装置被开发出来的基本原则。

尽管猜到了曾经有向导和他初步结合过,可这个向导到底是谁,做了什么,他还是一无所知。即使如此,他们还是给彼此留下了烙印,在这份印记彻底消失前,他们精神上的联系不会断绝。

梦境中的那个黑影,他知道,一定...

[喻黄]空心海(四)

前文→(三),开篇→(一)

叉会儿腰.gif

————


黄少天看看旁边底朝天扣在沙滩上的小船,再看看远处葱茏的树丛,看看头顶上正当空的太阳,还是觉得这一切有点过于魔幻。

在联盟的哨兵向导学院里读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梦境里的凭依物也是可以这么突然扑街的。

……不,梦境忽然改变的情形也有发生,那就是和向导结合的时候。

然而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他和喻文州的临时结合都短暂而浅层,没道理对方就能凭空变出这么一条海岸,把他的船给撂翻了吧?

而且那充满诗意地停留在海平线另一边的夕阳,现在也被炎炎烈日取代,让黄少天觉得自己得换个花衬衫才能适应这个灿烂的画风。

他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沙...

[喻黄]空心海(三)

前文→(二),开篇→(一)

经常会错过lof上的艾特……有没有啥可以设置提醒的办法_(:з」∠)_

————


客厅里安静了几分钟。黄少天上下打量对方,可能是他的表情太困惑,喻文州又确认了一下:“这对你来说应该不太困难吧?”

“倒是不困难。”黄少天干巴巴地回答。

“视情况而定,可能要四天到五天左右。”喻文州继续道,“结束后我会负责你回联盟的车票,或者你想要其他的报酬也可以。目前城市里所有未登记的向导和哨兵,不管是结合还是未结合的,一经发现就会被带回协会,通过我们之间的临时结合,我能让你在这段时间躲过他们的检查,这是我能提供的另外一项东西。”

“你们无名市的协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听着...

[喻黄]空心海(二)

前文→(一)

这篇有点慢热还有点狗血_(:з」∠)_

————


黄少天至今为止的人生里,仅有一次和向导搭档行动的经验。学院专门给新生安排了这种社会实践,他和一个高年级的向导同学前往位于联盟边境外的小镇,随行的还有他们的老师。使用助手装置和向导关联是很容易的事情,他们只要向终端发出指令,转接信息传输渠道就可以了。和在联盟内部信号覆盖的状况不同,此时对他进行疏导的不再是“助手”系统,而是通过系统和他进行链接的那个向导。

联盟的哨兵有必要习惯这种情况,因为在边境外进行活动的时候,他们只能和搭档的向导互相依靠。

哨兵拥有远超常人的敏锐感官,接受到的外界信号同样是普通人的数倍,为了处理累积...

[喻黄]空心海(一)

向导×哨兵,预计是个中篇

不算典型的哨向背景,有常规套路也有私设~

————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隐约感觉刚才做了个美梦。

他随即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昏暗中,月光正透过天窗洒下来。他的视觉逐渐适应了微弱的光线,听觉则更早一步发挥作用,让他确认了一件事情:他肯定已经不在驶向第十区的列车上了。

四下里静悄悄的,但这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的安静,一个出色的哨兵仅凭呼吸声就可以判断出咖啡店里有几只猫,而就算不把精神集中在这一感官上,有关或无关的信息也会源源不断地涌进他们的耳朵。一些人会在休息时间用过滤设备换来片刻清净,黄少天不在其列,他有意训练自己忍耐噪音的干扰。如果能习惯于在喧闹的环...

 
1 / 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