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夜莺

太空题材,有点长,各种意义上都挺沉闷的……

BGM:Saturn - Sleeping at Last

————


[ 10,364 : 06 : 44 ]


一切顺利。喻文州走出指挥室,磁线牵引着两面轨道门在他身后关闭,中心系统开始播报:“距离远航舰‘夜雨’离港还有八十二个标准分,本次出航为单向,暂无预定回航期限。若登记信息有误,请舰长尽快联系港口负责人,修改日程计划……”

港口所在的时区正值黄昏。为这颗星球提供热力的恒星,年纪比旧时代诗篇中歌颂的“太阳”更古老,它的光线透过与母星成分迥异的大气,渗入基地的弧形天窗,呈现出来的就是这样层次分明的青蓝色。喻文州独自穿过宛...

[喻黄]青丝

这篇是《Gravity》的Guest,四月一以旧充新皮一下

终于可以补充上开头小说明了神清气爽!!(

————


黄少天一觉醒来,感觉脸颊边有点痒。

意识模糊间,他伸手蹭了蹭,感觉自己碰到了什么丝丝缕缕的东西。这种触感反馈回去,在他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停留了一秒,然后他彻底被吓醒了。

那是头发,很长的那种。

他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现在动都不敢动一下。

完了,他想,我摸的到底是谁的头发?

黄少天努力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是不管怎么想,好像都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他既没喝酒,也没失去意识,只是傍晚普通地和喻文州一起吃了顿饭,在酒店走廊上分别,然后他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应该,实...

[喻黄]大数据时代

被围脖广告推送得火冒三丈,突发了这个梗(。

标题是大XX时代的格式,和真·大数据虽然有一点不伦不类的联系,但基本上是胡扯的,学big data的朋友们请不要打我

————


“今天○博给我推送了一篇【如何挽回女友】的广告。”黄少天说。

“所以呢?”郑轩夹了个虾饺,“你不是还没脱团吗。”

“问题就在这里。”黄少天放下筷子,“昨天的广告是【别唱分手快乐——让你对象破涕为笑的十种方法】,前天是【当然是让她原谅你:送这些礼物表达你的诚意】……这怎么看都不太对吧?”

“○博的广告不是一向乱来吗。”于锋随口说,“昨天还给我推诗集呢。”

“可是以前它从来不推什么分手复合指南。”...

[喻黄]空心海(十七)

前文→(十六),索引→【目录】

最近又收到了一些关于二刷的问题,请大家私信之前先看看目录里的说明,没有cover的问题再联系,谢谢啦_(:з」∠)_

————


黄少天感到有什么冷冰冰的东西从他后颈游了过去,速度不快不慢,让他刚好能辨认出呼吸之间紧贴的纹路。细小的鳞片层层排列,在暧昧不明的凉意离去后,留下来的就只有一片润泽的滑腻。

一条蛇,他想。

手指宽的蛇环绕过他肩头,尾巴在他锁骨前晃来晃去。视野里一片昏暗,不知从何而来的灯火在他背后浮动,蛇尾巴上映出一点幽微的光。鳞片泛蓝,是让人觉得恐怕不能吃的那种鲜艳的蓝。

他也发现刚才的判断错的厉害。不是一条蛇,而是许多条。

他四肢发沉...

[喻黄]空心海(十六)

前文→(十五),开篇→(一)

让我们热烈欢迎……

————


黄少天:“你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当他把来龙去脉讲完之后,百叶窗里已经透进了一丝天光。张佳乐裹着条毯子,坐在他对面的板凳上,反问他:“你还想要怎样?”

“这不废话吗,我不想让他去送死啊!”黄少天拍桌。

“首先他看起来像是早有计划,不像是送人头的。”张佳乐说,“其次,说白了这不就是你们一开始的约定吗?你给他打掩护,他把你藏起来,现在不过就是提前结账了,还给你打了个折呢。”

“打什么折,我需要他给我打折吗?”黄少天用靴底咔咔咔地磕着凳子腿,“他这人怎么回事,哪有这么奇怪的向导?”

张佳乐看着他:“你到底在不爽个什...

[喻黄]空心海(十五)

前文→(十四),开篇→(一)

_(:з」∠)__(:з」∠)__(:з」∠)__(:з」∠)_

————


不到十五分钟,他们已经抵达了写字楼附近。正当黄少天想问车要停到哪里的时候,喻文州在油箱的位置掀起了一个什么东西,整辆机车开始向内翻转,在十几秒钟内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箱,红黄绿三色联排,分成可回收厨余和不可回收那种。

“这是什么操作?”黄少天边跟着他往里走边问,“莫非是那面馆老板告诉你的……话说你认识这辆车?你去过下坡?你认识那个开花店的不?”

“是他告诉我的,我见过这辆车,去过下坡,不认识开花店的。”喻文州依次回答,“这车我在孙先生那看他修过。你是从他的朋友那借来的?”...

[喻黄]空心海(十四)

前文→(十三),开篇→(一)

现在处于马上要写到想搞的包袱,但是还不得不先过渡的焦躁中(。

————


黄少天从梦中醒来时仍是深夜。距离他们从面馆回来只过了四个小时,市郊的凌晨万籁俱寂,他躺在床上,侧耳倾听公路上车辆的运行。

恒温系统稳定地工作着,把带着一丝过滤剂味道的洁净空气输送到房间里。他穿着睡衣,踩上拖鞋悄悄出了门。

喻文州的房间就在走廊另一端。黄少天并没亲眼见过那是什么样子,哨兵往往会有这种不知道是好是坏的习惯:通过感官描绘出来的模拟图景足够真实可信,因而实地考察就不那么重要了。不过黄少天从来不会过分依赖推断而忽略现实,他不去喻文州房间的原因,单纯就是不确定那边是不是有什么...

[喻黄]地下火(番外:梦里河)

第二个番外,正文→《地下火》

同样不是独立故事,有剧透注意

————


黄少天坐在早餐店的院子里,借着往盘子里倒蓝莓的时机,又悄悄看了一眼街角。喻文州放下用光感纸印成的早报,提醒他:“时间还没到。”

“我知道,我知道。”黄少天摆手,“那孩子本来就很准时,我就是随便看看。”

喻文州摇了摇头,随他去了。这座小城镇的清晨静悄悄的,偶尔有几个晨跑或者遛狗的人经过,可能因为昨天刚刚有过人工降雨,空气里有阵带点生化制剂味道的雨后芳香。

又过了几分钟,黄少天在桌子下面碰了碰他的鞋尖,小声说:“来了!”

他们维持着普通的闲谈姿势,目光向远处的街角扫去。一个踩着滑板的男孩很快从玻璃幕墙下一掠而过...

[喻黄]地下火(番外:枕边话)

忽然发现一直没放过,来混个更。正文→《地下火》

不是独立故事,也涉及剧透,没看过正文的就不要看啦_(:з」∠)_

————


黄少天关好自己那间舱门,侧身走在狭窄的通道里。出于节省空间的考虑,这趟空中列车的客舱内部是类似蜂窝的密集结构,胶囊舱室一个挨着一个,上下机的时候由升降器运送。他这会儿半途跑出来,就只能走员工用的长廊。

他走到拐角,被一只清洁机器堵在了路上。机器冲他比比划划,方正的脑袋上唯一那块光屏冒出个火警标志,后面还带个问号。

“不不不,”黄少天连忙摆手,“不是因为什么紧急状况。”

机器原地晃了晃,又冒出一个医疗标志。

“也不是这个,”黄少天想了想,“我是……嗯,我要...

[喻黄]触不可及

突发的现代小短篇,标题画风怪怪的,其实是傻白甜

要是想写的脑洞都这么短该多好……

————


雨下得更大了。喻文州来到回廊上,看到黄少天抱着一只幸运粉海豚靠垫,无精打采地望向花园。玻璃墙外的热带树向温室这边垂着头,水珠从它巨大而光滑的叶片表面滚过,噼里啪啦地掉落下来。

窗子里的点唱机放着一首轻快的当地语歌曲,让这个下午显得也没那么阴沉了。黄少天双眼无神,压根没留意到走到他面前的人,喻文州只好出声道:“少天?”

对方顿时从长椅里弹了起来:“你走路怎么都没声音啊!听报告回来了?几点了?你怎么找到这来了?你是不是……”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目光游移,似乎不想继续讨论这个尴尬的话题。

“...

[喻黄]空心海(十三)

前文→(十二),开篇→(一)

好热啊_(:з」∠)_

————


黄少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刚才以一个倒栽葱的姿势掉下了椅子。一只手把他从地面上拉了起来,眼前是喻文州关切的神情:“你没事吧?”

黄少天看着他:“……没事。”

喻文州的表情很自然,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刚才出了什么问题?我被推出记忆的时候,你已经摔到地上了。”

“推出记忆?”黄少天一怔。

……不是你把我推出记忆的吗?

刚才记忆世界里的最后片段又掠过他心头——当他在黑暗中和喻文州眼神相接的时候,对方就带着那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微笑,松开了他的手。

“是啊。”喻文州揉了揉额头,“我觉得他应该是受到冲击的时候就失去意...

[喻黄]空心海(十二)

前文→(十一),开篇→(一)

接下来要进入有可能雷雷的部分了!

————


休眠舱将病人的各项机能保持在恒定状态,他们两个则展开精神场,把被读取者的讯号包裹其中。整个过程的主导是喻文州,黄少天要做的只是在他前方,为他斩开阻挡他们前进的障碍。

意识层面上的交锋一闪即逝,回过神来的时候,黄少天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街道中央。无数行人在他们身边走过,没人注意到这个忽然出现在绿化带上的人。

准确说是两个——喻文州就在他身边,并且握着他的手。

“……”黄少天一时语塞。

还好在他发问之前,喻文州就自己解释了:“现在如果我松开你,你可能会被记忆推出去,但我想在查看记忆的过程里还是有你在比较放心。...

[喻黄]空心海(十一)

前文→(十),开篇→(一)

这周剩下的时间都在外面,回来见~

————


通过感官接受到的精细讯号来描摹周围事物,一向是哨兵的拿手好戏。黄少天此刻大部分注意力都在察看道路和追踪花香,剩下的那一点点则留给了自己的左手。

刚刚被抓住的时候他还有点僵硬,很快他就小心地曲起手指,收拢在对方的轮廓上。他掌心里勾勒出一只线条优美的手,指节修长,温暖而干燥,和他轻轻相牵。

万物不再在他面前呈现出纷杂的声光色彩,那些让他轻飘飘仿佛要浮在半空的虚幻心跳感也归于沉寂。仅仅握着对方的手,他就好像沉入了无尽宁静之中,感官描绘出的一切如同烟火在窗外竞相起落,在世界这个巨大的、复杂的、无时无刻不在变幻的花园中...

[喻黄]空心海(十)

前文→(九),开篇→(一)

LFT没有置顶有点麻烦,手机端也看不到目录链接,手动置顶一下,希望大家私信之前先看看里面的说明_(:з」∠)_

————


大概是因为在上司家里,待在书房里等待的同事们聊起天来十分克制,并没有出现什么吐槽老板的话题。黄少天非常怀疑等到他们离开之后,第一个八卦的就是他这个神兵天降、看起来热恋中智商不足八十的男朋友。

不过这些交谈也给他提供了不少信息,让他对喻文州的工作有了一点侧面印象。

他所在的公司经营民用化学制剂,无名市这边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分部。喻文州大约三个月前来到无名市,由总部直接派遣——他的前任刚刚在一场本地冲突中受伤,需要长期在医院休养。同事们...

[喻黄]空心海(九)

前文→(八),开篇→(一)

虽然在天上飞但还是更新了,今回的内容就是啵来啵去,再问十区一夜的我要揪耳朵了!

————


秘书还是第一次来到他们老板的家里。自从三个月前喻文州空降到无名市接替了执行总裁的职务,公司上下都适应良好,也没发生太多的人事变动,一切都按照原来的节奏平稳运转;许多人都猜测他只是被总部派来做个过渡的,毕竟前任一把手的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但至少从雇员的角度来说,他对这个老板的观感还是相当不错。

虽然未必是有意为之,但头脑清晰、思维敏捷的聪明人时常会让他周围的人感到压力,喻文州却从来没给过人任何难以相处的印象。而且不只是在处理公务方面,作为距离他最近的人,秘书也没有从他...

[喻黄]空心海(八)

前文→(七),开篇→(一)

然而我乐已经看穿了一切.gif

————


私自改造助手装置,触犯的是联盟最严重的律法之一。从这点上来说,当事人居然没有现场被抓,从联盟里跑出来之后还能重新当上联络人,整个听起来都很不可思议。

“是不是联盟里有人给你做了担保?”黄少天往最有可能的方向猜。

“反应挺快的嘛。”张佳乐说,“不过我留了案底,你来找我修装置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黄少天:“等等,这么说你是个向导?”

“是啊。你是哨兵吧,看得出来,虽然感觉不到。”张佳乐摸了摸下巴,“你该不会是和向导刚刚结合过?无名市里现在还有自由向导?”

“别提了。”一想起喻文州,黄少天就特别头大。他也搞不清...

 
1 / 6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