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六点三)

感谢某位老师和我拼字促使我更新,前文→TAG

发个睡衣福利(根本不是

————


韩文清忽然觉得有点耳鸣。不过当他下意识地甩了甩头之后,那阵奇怪的嗡嗡声又消失了,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正常人听到这种情况都肯定感觉相当头痛。

“很好,”他揉了揉额头,“这下有点麻烦了。”

“我知道你想说‘混江湖多年从来没碰到这种倒霉状况’之类的,大家都一样。”王杰希说,“现在谁也没有解决它的经验,不过根据推测,首先我们得弄到这个遗迹仪器的本体再谈别的。”

韩文清:“但是我们现在都只是意识在这里面吧?”

“在进来之前,我们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进行过部署。”王杰希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张城市规划图摊开在...

[韩叶]路上说(六点二)

从开这个副本就计划的梗终于甩了。前文→TAG

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


出乎韩文清的预料,绿制服并没有对他们在后座大变活人这件事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按照他们的正常习惯,如果是押送嫌疑人的时候有一个忽然凭空消失了,那剩下的那个肯定要被反复审问,详细检查,就算不指望从他身上问出什么,更严格的关押总是免不了的。

但是绿制服对此采取的唯一动作就是拿出通讯器打了个电话,哦了两声,然后就跟没事儿一样继续开车了。

韩文清不得不对此产生了怀疑:“是你们把他弄走的?”

“什么?我还没问你是怎么让他消失的呢!”坐副驾驶的绿制服一脸巨冤的表情回头说。

韩文清:“……”你们的表现也未...

[韩叶]路上说(六点一)

我知道坑了太久,请随意殴打……

前文→TAG

————


四个人回到旅馆的双人间,坐在地毯上开会。

黄少天打开一罐青椒汽水:“我们这边不太顺利,这里的公共交通好像完全停摆了。”

“什么情况?”韩文清问。

“首先,官方的车队和长途浮空船都无限延期出发。”黄少天说,“我打听了一下,也有段时间没有新的车或船入境了,不过仅限公共交通,像我们这种私人入境还是可以的。”

喻文州补充道:“从各种迹象来看,信号站可能被屏蔽了,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宣布进入战时的意思。”

其他几个人倒是听懂了,不管在林区里还是联盟区域,屏蔽一片区域的出入港信号都不是小事,只在特殊情况才会有这种严厉限制。韩文清皱眉道...

[韩叶]路上说(五点七)

唉总有一天我要让他们跳到飞起,不是抱着晃晃那么简单了

本节万众期待的老王实力登场!(只有po主你一个人在期待好吗。

————


叶修:“看来它并不禁止两个人同时站在上头。”

韩文清:“嗯。”

叶修:“你看着有点紧张啊,脸色一会青一会红一会绿一会紫的……”

韩文清:“那是灯光好吗我谢谢你了!”

他俩身高差的不算太多,此刻贴在一起,不免有些谜之尴尬。叶修起先靠在韩文清的肩膀上,过了一会发现这人肌肉绷得太紧,一副随时要进入战斗状态的架势,他于是向后一仰,借着对方扶在他腰间的手,和他稍微拉开了点距离。

韩文清垂下视线,严肃地看着他。

叶修随即发现这个姿势似乎也不是很合理,他们四目相...

[韩叶]路上说(五点六)

圣诞快乐呀盆友们!(头像.jpg

这段情节写的十分嗨,根本停不下来

————


咸鱼大街上的酒吧非常显眼。在天色还亮的午后时分,它的周围就弥漫着一种暧昧不明的夜店气场,俗气的闪灯簇拥着店牌,上有一行大字:【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难道这酒吧名字就叫‘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叶修问。

韩文清没说话,十分不爽地紧皱眉头。叶修顿时反应过来:“喂,你该不会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进去扫黄打非的洪荒之力了吧?”

“我们的工作不是扫黄打非。”韩文清居然很认真地回答了他,“但是我从这里嗅到了浓浓的违法犯罪气息。”

“那是当然啊!”叶修压低声音,“我们本来就是要来这里踩点看看他们是不是钓鱼,顺便研...

[韩叶]路上说(五点五)

盆友们大概都已经忘了上一章是讲啥的了吧→【五点四】,全文可以点路上说的TAG,总之(躺平任揍.jpg

下一章他们要跳舞了,虽然按照我的一贯发挥应该很坑爹……

————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韩文清架在椅子上那台小型设备不断发出嗡嗡声和轻微震动,过了一会终于灯光闪了闪,彻底当机了。

“什么情况?”叶修探头看了看,“遭到采样机器的反击了?”

“不是。”韩文清说,“六号螺旋镜给我一下。”

黄少天离他的手提箱最近,拿过来一打开,发现放工具的地方全都是标着各种颜色和序号的散碎零件,顿时傻眼了。

叶修看都不用看,伸手摸过四五个零件,飞快组成了一个短柄带金属扁尖的工具,递给了韩文清。后者接过来...

[韩叶]路上说(五点四)

开学好累,如无意外只能周末摸鱼了……

(对看过地下火的盆友们说,喻总的大外挂在这里我是不会给他续费的)

————


韩文清和叶修来到主舱的时候,发现两位客人到得更早,灯光调得很暗,忧郁小猫猫正将一幅地图投射到墙上。

几人互道早安后,叶修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现在是早上七点十二分,我们刚刚打开了隐蔽模式。”忧郁小猫猫报告道,“因为前方进入了覆盖监控的区域,因而在没有得到指示的情况下,我们暂时从它的边缘通过,视情况要不要进行接触。”

“呃……”黄少天显然还没完全睡醒,“这是开回联盟了吗?”

“应该不是。”喻文州指了指墙上的地图。在北边的一条边界线往上,有着详实的行政区划信息...

[韩叶]路上说(五点三)

好久不见!(你还好意思说)前文见→(五点二)

本来以为这次老王能出场,看来只能下回啦

————


叶修躺在黑暗里,仰望着床顶那一点十分微弱、时隐时现的指示灯。

隔着不算宽的卧室,另一头传来对方轻而悠长的呼吸声。他自己也有着相差无几的平稳呼吸,光听就知道是睡得很香的那种——虽然其实他根本没睡着。

他等了几分钟,估摸着以韩文清的正常战斗素养,这会儿应该已经进入了熟睡。然后他无声无息地坐起来,从床边摘下一个换气过滤罩,来回掰了掰支架角度,让它对准自己的脸;接着又摸出一根烟,手指一弹,点着了打火机。

在一闪而逝的火光中,他看到韩文清盘腿坐在对面的床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叶修:“……”...

[韩叶]路上说(五点二)

言情剧定番:屋子一定不够多,就算够多创造条件也要不够多

来一发久违的安利:Stay Here Forever - Jewel

————


驾驶室里安静了几秒钟。

“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捶桌,“我看起来像是会被人胁迫的样子吗?”

“像。”叶修不假思索。

黄少天:“……”

“一般的东西你不在乎,”叶修说,“但是历史使命啦、种群危机啦、人类存亡什么的……反正你挺容易心软就是了。你不是去搞什么燃烧生命的终极任务吧,印象里你发一点烧都要挂牌罢工。”

“哪有那回事!”黄少天不爽,“又不是我罢工,你以为每天都有值回本的任务吗?不过反正以后我也不干了。”

“你要金盆洗手?”叶修...

[韩叶]路上说(五点一)

新副本开始,森林野餐之旅(并没有餐

接下来几章可能有少量喻黄,不吃的小伙伴谨慎食用~

————


有人说,白昼的野生林区像一头凶兽,无时无刻不在舔舐利爪、巡视四周、守卫土地、预备把任何触怒它的东西撕成碎干脆面。

那么夜里的林区,则是一头沉睡的凶兽。

——它磨牙,打鼾,踢被子,讲梦话,还有严重的起床气。

韩文清和叶修跟在提灯人后面,沿着小路前进的时候,不止一次看到吃多了麻醉类果实的猴子醉醺醺地从他们脚边滚过去。还有睡得恶形恶相的小鸟从树上掉下来,砸在叶修的头上,没等几个人类做什么,它就自己先吓醒了,一连串尖叫着飞了回去,活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考试现场的中学女生。

“离你们停船的地...

[韩叶]路上说(四点五)

好久没更新这篇真是非常对不起观众_(:з」∠)_埋骨之地副本完结,前情回顾参见这里,结尾有个小彩蛋~(真的吗

《地下火》在CP参展摊位是S30-32,两日都在,有掉率低于预售的少量特典,欢迎捕捉!

————


“你怎么会在这?”叶修和韩文清异口同声地问。

他们狂奔进货梯里,结果正好看到按键板上紧急指示灯亮起,本来关了一半的门又重新打开,显然是系统把这座货梯也给强行截停了。

韩文清心说要糟,他们这回被堵在地下,走廊上已经有手持枪械的安保人员向这边跑来,情况简直是一团混乱。他反手从背包里抽出一颗爆弹挂在昏迷不醒的副院长脖子上,另一边叶修什么都没带,只好从小护士的工具堆里抓了一根撬棍。...

[韩叶]路上说(四点四)

下更这个副本完结,向着私奔之旅一路前进吧!

今回安利:Pearls and Wine - Allan Taylor

————


隔着屏幕,副院长表情复杂地看着房间里的叶修。

“没想到你们也会做出这种愚蠢的选择。”他说,“用别人顶替叶秋回去研究院,你知道一旦暴露会导致什么结果吗?”

“连这种愚蠢的选择你们都没想到,到底是谁比较蠢啊?”叶修反问。

副院长:“……”

他深吸了口气,在桌边按下几个键,并没注意到摄像镜头里已经只剩下一个人,韩文清则已经不见踪影。叶修又说:“你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人了,这值得吗?我知道的那个曾经的副院长,是个让人尊敬的学者,而不是满脑子计划建立理想社...

[韩叶]路上说(四点三)

太久没填土了,还记得前文吗……

本次安利:Midnight Affair - Tom Barabas

————


叶修把两个沉重的培养槽水箱拖过去堵在门口,韩文清则跳上柜子,撬开换风管的门,砍断十字形的防护栏杆,露出后面黑漆漆的通道来。

两个人从狭窄的通风口钻了进去。韩文清一边调出手腕上简易的地图查看,一边问后面的人:“你是不是上次来这里就发现了黑市不对劲?”

“远远没有这么严重。”叶修说,“那次我只是发现黑市普遍对目前生化机械的道德标准非常宽松,不过毕竟是黑市,也不是特别意外的事情。但是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个培养槽,可不仅仅是制造类人生化外壳,而是制造人体适配的部件……”...

[韩叶]路上说(四点二)

这个副本进入炸裂倒计时,加速让他们做亡命鸳鸯去(……

和内容无关的码字BGM推荐:文明の道 - 羽毛田丈史

————


两人加一只机器回到了酒店,上楼找星期一,却发现它已经离开了。

“可能是去别的地方继续工作了吧,毕竟它现在还是清扫机器人。”叶修摆摆手,“无敌,调一下屋里的监控。”

无敌最俊朗从胸口抽出一根接线,插进他们之前在房间安装的摄像头里。画面很快就调了出来,大概在韩文清他们出门半个小时之后,无敌最俊朗刚刚离开,星期一就亮起指示灯推门出去了。

“它在楼道里四处游荡会不会有危险?”无敌最俊朗看了看叶修。

“应该没什么事,在调查出结果之前,我们还是少接触它...

[韩叶]路上说(四点一)

感觉自己真是太不勤奋了……土下座

配合这个副本的情节推首歌:How to save a life - The Fray

————


叶修和韩文清搭乘古老的自动扶梯,一直下降到这座城市的深处。

黑市的入口就在夜市卖蜂蜜的区域附近,韩文清手上因此拎了一个装着玻璃罐蜂蜜的纸袋。他们就像是随处可见、又不那么普通的游客一样,走进了埋骨之地闻名联盟的地下黑市。

通道尽头的大门向两边滑开,一股烤串味道顿时扑面而来。

叶修:“……”

“你确定我们没走错吗?”韩文清忍不住问。

他也知道这个位置没有问题,但是这味道怎么看都和黑市太不搭调了——韩文清也去过(砸过,踢场过,查抄过)不少黑市...

[韩叶]路上说(三点六)

不知为何文档里有这一更,但是LOF上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忘记发了,如果发现看过就无视这个吧╭(╯△╰)╮

今晚膝盖受创,HP减半(你血条是有多薄

————


半小时后,一辆不起眼的地面车停在了夜市附近的街道边。

韩文清从驾驶位走下,绕过去拉开车门,叶修不紧不慢地迈出来,站直前下意识(实际有意为之)地调整了一下衬衫领子。他们两个都换上了更休闲的装束,不过和韩文清的夹克相比,叶修那件浅色风衣对于要逛的夜市来说还是有点不够平易近人——但是没办法,换做真正的叶秋在这里,即使去买菜他也不会踩着人字拖的。

他们两个估计,周围的街道上有不下三双眼睛在监视这边,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在那些人看...

 
1 / 2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