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戏言鬼

去年参加韩叶合志的鬼系列短篇,当独立故事看也行,放出来混个更

LFT都要长草了,最近满怀摸鱼壮志无奈三次元心累到趴地……

————


1

瓶盖今天起得特别早。

还不到五点,他就已经离开公寓楼,走过两个街区,来到了桥下。河边沿路遍布长椅,他放学的时候乘车路过,常常看到有上了年纪的人在这边散步。但他还是第一次在清晨来到这里,黎明中的绿地看起来完全是另一番样子,不时有晨练的人慢跑着路过,几个女孩在远处的樟树下聊天,有只小狗绕着她们转来转去。

这个城市还没有完全醒来。街边的路灯仍然亮着,林立的高楼之上,天际线蒙蒙地发出微光。他用袖子擦了擦被露水打湿的长椅,坐在正对着河边的地方,空气很新鲜...

[大漠/一叶]红尘(二)

前文→(一)

照常预警:账号卡有许多私设

————


无浪在空积城郊外找到沐雨橙风的时候,她正和另外两个女枪炮师一起坐在山坡上用炮打鸟。鸟是纸做的,练习用,隔一会就从机械箱里飞出来一只,天上一时间全是轰隆隆的火光。

沐雨橙风远远看到了无浪,扭头和同伴说了两句,拎起吞日走了过来。和操作者不同,沐雨橙风平时很少面带笑容,多数时候都是一副社会你沐姐的酷脸。如果不是无浪和她还算熟悉,准会误以为她很不好说话。

鉴于账号卡只要不想露出表情,完全可以让别人猜不到自己的情绪,这种误解也经常发生——失忆后的一叶之秋就是个例子。

“什么事?”沐雨橙风问。

“是关于一叶之秋。”无浪说,“你知道他最近...

[大漠/一叶]红尘(一)

深夜放飞一下自我!这篇有大量账号卡私设(包括性格),有现实韩叶cp内容,有大量狗血……虽然不擅长狗血但是准备竭尽全力狂撒一波

补充说明:这篇没君莫笑啥事儿

————


大漠孤烟走上山顶。

这张地图没有白昼和黑夜,天际的落日静止不动,无论何时来到这里,眺望到的都只有永恒的黄昏。他发现他常去的地方已经有人在了,有一个熟悉的背影坐在最高处的那块石头上。

“我占了你的位置吗?”对方问。

大漠孤烟:“没有。”

一叶之秋转过头。却邪横放在他膝上,可能是觉得这样太占地方,他把它戳进了旁边的沙土里。

大漠孤烟向前走了几步,和他四目相对。往日里,他也这么站在这里,闲话几句,或者沉默不语。那时候...

[韩叶]预言

小短打,原作向,有不科学的私设(特别感谢阿哥的修改建议……

久违的推歌:Mon petit pays - Fréro Delavega

————


蝉声阵阵,盛夏午后的树影下也热得让人头昏,叶修拿着对折的传单给自己扇风,坐在他旁边的大叔倒是一派气定神闲,乐呵呵地跟他说:“心静自然凉。”

“你说的是。”叶修有气无力道。

五分钟前,他发现这个中暑的大叔在马路上晃悠,好说歹说给扶到了人行道的花坛边上。结果这个一把外地口音的大叔有点迷糊,说是和家里人走散了,但是又记不得电话。还好听他的意思,应该就是从这附近的公园出来迷路的,叶修干脆就坐下来陪他一起等。

“小朋友...

[大漠/一叶]雪中

大漠孤烟/一叶之秋的超短打mini小甜饼,大量私设不要细究

这个cp的简称到底是啥,之前有老师说是叫烟叶,真是很美很适合老叶的一个名字(……)

————


大漠孤烟躺在雪地里。

雪还在下。飘落到他身上的雪花并不像往常那样很快消融,而是越积越多,染白了他的眉毛。

这可能是因为他已经变成了尸体的原因。

一叶之秋站在他身边,默不作声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他问:“你怎么还没去复活?”

“卡bug了。”大漠孤烟言简意赅。

一叶之秋:“……”


这本来是一次寻常的事件。两人在野外偶遇,欣然出手,一番互殴后一叶之秋险胜半招——到这里为止,都和他们以往无数场架的流程没什么区别。要按一叶之...

[韩叶]雨燕(四)(完)

可能是我至今为止完结最快的一篇连载了(你还好意思说

上章→(三)

————


几分钟前,韩文清接到对方通讯的时候,也还不知道工作区内部信号封闭的这个设定。等他发现这个问题,已经来不及了。

韩文清顿时想到了一种可能——刚才叶修打通讯过来,说不定只是为了验证他到底在哪里。也许是他在把随身物品放回飞行器的时候暴露了行踪,也许是对方早就留意到他的不对劲,一路跟他到了工作区里面。

虽然他上了飞车之后能确定后面没人跟随,但至少也应该看着他从特殊通道进来了。而这么一来情况更糟糕,他刚才还说了个明显的谎言,对于很不擅长胡扯的他来说,大概已经被对面给看穿了。

他立刻打开通讯,回拨过去。

“抱歉,...

[韩叶]雨燕(三)

下一更完结,520快乐~

上章→(二)

————


根据本地新闻报道,当日涌进中心星的游客和他们的飞行器足足塞满了大半个环海港口,空中交通从恒星标准时上午开始就堵得不行,直到活动快开始的时候才稍微缓和了点。幸好韩文清他们到的早,没费什么劲就排进了会场。

会场犹如一个在恒星光下闪耀着蓝白光泽的巨型水晶球,球体内部布满无数交错的浮空平台,入场观众各自使用他们随身的辅助悬停装置,沿着楼梯和空道飞上飞下。经过入口时,叶修从架子上拿了一片宣传单,它在空中折射出一幅完整的会场结构来。

“上半场我们在这里。”叶修比对了一下票上的代码,“不太远,我们先逛逛也来得及。”

趁他看地图的时候,韩文清在...

[韩叶]雨燕(二)

因为修改了一个(脑内)大纲细节,本来应该有点作用的标题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请不要期待什么伏笔(……)

上章→(一)

————


没过多久,韩文清就拿到了两张活动的票。不算是最高级席位,虽然在前半场活动里坐不到空港的最内环,但后半场能在专门的胶囊舱里观看模拟星空中的对战。鉴于他们本来就是去看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的,这俩人估计也不会在前半场真身出现,这个票可以说相当合适。

唯一的问题就是胶囊舱是两个分开的单人模式,离得挺远,观战区的通信频道也会暂时关闭,没法边看边交流感想。

“这么神速?”叶修翻看两张对折的纸质票,啧啧称奇。当今绝大部分入场券之类的东西都是刷脸入场,这次也不例外,但主...

[韩叶]雨燕(一)

中短篇,轻松向,机甲设定很不靠谱,已完结

标题和正文无关(喂

————


韩文清这天下午回到家,进门前先把闪个不停的手环终端撸进了袖子里。他心不在焉地来到客厅,发现叶修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投射屏幕。

对于下班回来通常都窝在工房里敲敲打打的叶修来说,这绝对很反常,昨天他还在说现在的频道里净是些胡扯的八卦消息。

“看什么呢?”他走过来。

叶修抬了抬手,屏幕的音量随之升高,图像刚好播放到一台熟悉的机甲,背景里是主持人的声音:“……因此在这个纪念活动中,联盟特别邀请了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驾驶员出席,据称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这两台最早期的王牌机甲,它们的首位驾驶员也有望参加这次活动……”

韩文...

[韩叶]路上说(六点三)

感谢某位老师和我拼字促使我更新,前文→TAG

发个睡衣福利(根本不是

————


韩文清忽然觉得有点耳鸣。不过当他下意识地甩了甩头之后,那阵奇怪的嗡嗡声又消失了,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正常人听到这种情况都肯定感觉相当头痛。

“很好,”他揉了揉额头,“这下有点麻烦了。”

“我知道你想说‘混江湖多年从来没碰到这种倒霉状况’之类的,大家都一样。”王杰希说,“现在谁也没有解决它的经验,不过根据推测,首先我们得弄到这个遗迹仪器的本体再谈别的。”

韩文清:“但是我们现在都只是意识在这里面吧?”

“在进来之前,我们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进行过部署。”王杰希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张城市规划图摊开在...

[韩叶]路上说(六点二)

从开这个副本就计划的梗终于甩了。前文→TAG

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


出乎韩文清的预料,绿制服并没有对他们在后座大变活人这件事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按照他们的正常习惯,如果是押送嫌疑人的时候有一个忽然凭空消失了,那剩下的那个肯定要被反复审问,详细检查,就算不指望从他身上问出什么,更严格的关押总是免不了的。

但是绿制服对此采取的唯一动作就是拿出通讯器打了个电话,哦了两声,然后就跟没事儿一样继续开车了。

韩文清不得不对此产生了怀疑:“是你们把他弄走的?”

“什么?我还没问你是怎么让他消失的呢!”坐副驾驶的绿制服一脸巨冤的表情回头说。

韩文清:“……”你们的表现也未...

[韩叶]路上说(六点一)

我知道坑了太久,请随意殴打……

前文→TAG

————


四个人回到旅馆的双人间,坐在地毯上开会。

黄少天打开一罐青椒汽水:“我们这边不太顺利,这里的公共交通好像完全停摆了。”

“什么情况?”韩文清问。

“首先,官方的车队和长途浮空船都无限延期出发。”黄少天说,“我打听了一下,也有段时间没有新的车或船入境了,不过仅限公共交通,像我们这种私人入境还是可以的。”

喻文州补充道:“从各种迹象来看,信号站可能被屏蔽了,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宣布进入战时的意思。”

其他几个人倒是听懂了,不管在林区里还是联盟区域,屏蔽一片区域的出入港信号都不是小事,只在特殊情况才会有这种严厉限制。韩文清皱眉道...

[韩叶]路上说(五点七)

唉总有一天我要让他们跳到飞起,不是抱着晃晃那么简单了

本节万众期待的老王实力登场!(只有po主你一个人在期待好吗。

————


叶修:“看来它并不禁止两个人同时站在上头。”

韩文清:“嗯。”

叶修:“你看着有点紧张啊,脸色一会青一会红一会绿一会紫的……”

韩文清:“那是灯光好吗我谢谢你了!”

他俩身高差的不算太多,此刻贴在一起,不免有些谜之尴尬。叶修起先靠在韩文清的肩膀上,过了一会发现这人肌肉绷得太紧,一副随时要进入战斗状态的架势,他于是向后一仰,借着对方扶在他腰间的手,和他稍微拉开了点距离。

韩文清垂下视线,严肃地看着他。

叶修随即发现这个姿势似乎也不是很合理,他们四目相...

[韩叶]路上说(五点六)

圣诞快乐呀盆友们!(头像.jpg

这段情节写的十分嗨,根本停不下来

————


咸鱼大街上的酒吧非常显眼。在天色还亮的午后时分,它的周围就弥漫着一种暧昧不明的夜店气场,俗气的闪灯簇拥着店牌,上有一行大字:【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难道这酒吧名字就叫‘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叶修问。

韩文清没说话,十分不爽地紧皱眉头。叶修顿时反应过来:“喂,你该不会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进去扫黄打非的洪荒之力了吧?”

“我们的工作不是扫黄打非。”韩文清居然很认真地回答了他,“但是我从这里嗅到了浓浓的违法犯罪气息。”

“那是当然啊!”叶修压低声音,“我们本来就是要来这里踩点看看他们是不是钓鱼,顺便研...

[韩叶]路上说(五点五)

盆友们大概都已经忘了上一章是讲啥的了吧→【五点四】,全文可以点路上说的TAG,总之(躺平任揍.jpg

下一章他们要跳舞了,虽然按照我的一贯发挥应该很坑爹……

————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韩文清架在椅子上那台小型设备不断发出嗡嗡声和轻微震动,过了一会终于灯光闪了闪,彻底当机了。

“什么情况?”叶修探头看了看,“遭到采样机器的反击了?”

“不是。”韩文清说,“六号螺旋镜给我一下。”

黄少天离他的手提箱最近,拿过来一打开,发现放工具的地方全都是标着各种颜色和序号的散碎零件,顿时傻眼了。

叶修看都不用看,伸手摸过四五个零件,飞快组成了一个短柄带金属扁尖的工具,递给了韩文清。后者接过来...

[韩叶]滴

有关雨林的内容都是我胡编的,当做奇幻世界吧(你这人

最近也在考虑是不是升级一下系统……

————


韩文清最近越来越怀疑一件事,他认为有必要亲自确认一下。

于是这一天,他们返回临时营地的时候,韩文清看着对方的背影开口问:“叶修,你不是人吧?”

叶修扛着一个保温箱,尽管灰头土脸、疲惫不堪,但还是十分有力地回答道:“你他妈才不是人。”

“……”韩文清快走两步,转身挡住他进帐篷的路,“不,我是说,我觉得你不是人。”

“信不信我把箱子扣你头上?”叶修问。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接过保温箱,把它搬进帐篷里放好。过了几分钟,叶修站在外面抽完了一根烟,盖上当烟灰缸的果酱瓶,也弯腰钻了进来。...

 
1 / 8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