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六点三)

感谢某位老师和我拼字促使我更新,前文→TAG

发个睡衣福利(根本不是

————


韩文清忽然觉得有点耳鸣。不过当他下意识地甩了甩头之后,那阵奇怪的嗡嗡声又消失了,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正常人听到这种情况都肯定感觉相当头痛。

“很好,”他揉了揉额头,“这下有点麻烦了。”

“我知道你想说‘混江湖多年从来没碰到这种倒霉状况’之类的,大家都一样。”王杰希说,“现在谁也没有解决它的经验,不过根据推测,首先我们得弄到这个遗迹仪器的本体再谈别的。”

韩文清:“但是我们现在都只是意识在这里面吧?”

“在进来之前,我们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进行过部署。”王杰希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张城市规划图摊开在...

[韩叶]路上说(五点五)

盆友们大概都已经忘了上一章是讲啥的了吧→【五点四】,全文可以点路上说的TAG,总之(躺平任揍.jpg

下一章他们要跳舞了,虽然按照我的一贯发挥应该很坑爹……

————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韩文清架在椅子上那台小型设备不断发出嗡嗡声和轻微震动,过了一会终于灯光闪了闪,彻底当机了。

“什么情况?”叶修探头看了看,“遭到采样机器的反击了?”

“不是。”韩文清说,“六号螺旋镜给我一下。”

黄少天离他的手提箱最近,拿过来一打开,发现放工具的地方全都是标着各种颜色和序号的散碎零件,顿时傻眼了。

叶修看都不用看,伸手摸过四五个零件,飞快组成了一个短柄带金属扁尖的工具,递给了韩文清。后者接过来...

[韩叶]滴

有关雨林的内容都是我胡编的,当做奇幻世界吧(你这人

最近也在考虑是不是升级一下系统……

————


韩文清最近越来越怀疑一件事,他认为有必要亲自确认一下。

于是这一天,他们返回临时营地的时候,韩文清看着对方的背影开口问:“叶修,你不是人吧?”

叶修扛着一个保温箱,尽管灰头土脸、疲惫不堪,但还是十分有力地回答道:“你他妈才不是人。”

“……”韩文清快走两步,转身挡住他进帐篷的路,“不,我是说,我觉得你不是人。”

“信不信我把箱子扣你头上?”叶修问。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接过保温箱,把它搬进帐篷里放好。过了几分钟,叶修站在外面抽完了一根烟,盖上当烟灰缸的果酱瓶,也弯腰钻了进来。...

[韩叶]路上说(五点四)

开学好累,如无意外只能周末摸鱼了……

(对看过地下火的盆友们说,喻总的大外挂在这里我是不会给他续费的)

————


韩文清和叶修来到主舱的时候,发现两位客人到得更早,灯光调得很暗,忧郁小猫猫正将一幅地图投射到墙上。

几人互道早安后,叶修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现在是早上七点十二分,我们刚刚打开了隐蔽模式。”忧郁小猫猫报告道,“因为前方进入了覆盖监控的区域,因而在没有得到指示的情况下,我们暂时从它的边缘通过,视情况要不要进行接触。”

“呃……”黄少天显然还没完全睡醒,“这是开回联盟了吗?”

“应该不是。”喻文州指了指墙上的地图。在北边的一条边界线往上,有着详实的行政区划信息...

[韩叶]路上说(五点三)

好久不见!(你还好意思说)前文见→(五点二)

本来以为这次老王能出场,看来只能下回啦

————


叶修躺在黑暗里,仰望着床顶那一点十分微弱、时隐时现的指示灯。

隔着不算宽的卧室,另一头传来对方轻而悠长的呼吸声。他自己也有着相差无几的平稳呼吸,光听就知道是睡得很香的那种——虽然其实他根本没睡着。

他等了几分钟,估摸着以韩文清的正常战斗素养,这会儿应该已经进入了熟睡。然后他无声无息地坐起来,从床边摘下一个换气过滤罩,来回掰了掰支架角度,让它对准自己的脸;接着又摸出一根烟,手指一弹,点着了打火机。

在一闪而逝的火光中,他看到韩文清盘腿坐在对面的床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叶修:“……”...

[韩叶]路上说(五点二)

言情剧定番:屋子一定不够多,就算够多创造条件也要不够多

来一发久违的安利:Stay Here Forever - Jewel

————


驾驶室里安静了几秒钟。

“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捶桌,“我看起来像是会被人胁迫的样子吗?”

“像。”叶修不假思索。

黄少天:“……”

“一般的东西你不在乎,”叶修说,“但是历史使命啦、种群危机啦、人类存亡什么的……反正你挺容易心软就是了。你不是去搞什么燃烧生命的终极任务吧,印象里你发一点烧都要挂牌罢工。”

“哪有那回事!”黄少天不爽,“又不是我罢工,你以为每天都有值回本的任务吗?不过反正以后我也不干了。”

“你要金盆洗手?”叶修...

[韩叶]路上说(五点一)

新副本开始,森林野餐之旅(并没有餐

接下来几章可能有少量喻黄,不吃的小伙伴谨慎食用~

————


有人说,白昼的野生林区像一头凶兽,无时无刻不在舔舐利爪、巡视四周、守卫土地、预备把任何触怒它的东西撕成碎干脆面。

那么夜里的林区,则是一头沉睡的凶兽。

——它磨牙,打鼾,踢被子,讲梦话,还有严重的起床气。

韩文清和叶修跟在提灯人后面,沿着小路前进的时候,不止一次看到吃多了麻醉类果实的猴子醉醺醺地从他们脚边滚过去。还有睡得恶形恶相的小鸟从树上掉下来,砸在叶修的头上,没等几个人类做什么,它就自己先吓醒了,一连串尖叫着飞了回去,活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考试现场的中学女生。

“离你们停船的地...

[韩叶]路上说(四点五)

好久没更新这篇真是非常对不起观众_(:з」∠)_埋骨之地副本完结,前情回顾参见这里,结尾有个小彩蛋~(真的吗

《地下火》在CP参展摊位是S30-32,两日都在,有掉率低于预售的少量特典,欢迎捕捉!

————


“你怎么会在这?”叶修和韩文清异口同声地问。

他们狂奔进货梯里,结果正好看到按键板上紧急指示灯亮起,本来关了一半的门又重新打开,显然是系统把这座货梯也给强行截停了。

韩文清心说要糟,他们这回被堵在地下,走廊上已经有手持枪械的安保人员向这边跑来,情况简直是一团混乱。他反手从背包里抽出一颗爆弹挂在昏迷不醒的副院长脖子上,另一边叶修什么都没带,只好从小护士的工具堆里抓了一根撬棍。...

让专业的来(三十六)

终于有了一丁点进展,如果这都不算爱

————

36


【王不留行】这种东西实质上是不符合魔法原理的。虽然由药物和诅咒可以催生出不正常的迷恋,但是说到底感情这种东西依托于纯粹的主观意识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维系,很难被直接地测量或左右。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尽管RPG游戏里的“魅力”属性可以影响交涉、唬骗、易容及威吓技能的使用,并根据系统或DM的选择一定程度上决定NPC对你的友好程度,但在现实中它被更多方面的因素影响,因而也无法作为测定方式。更多资料请查询http://en.wizardpedia.org/wiza/enchantment_(sorcery)

【君莫笑】直接复制太没诚意了啊大眼...

让专业的来(三十五)

35


他们搭了最后一趟船回镇子。船上只有他们几个人,叶修左边坐着邱非,右边隔一个位置是韩文清,他们两人中间的座椅上放着那个装着机械部件的大包。

叶修就觉得今天这一系列事件的画风不太稳定,莫名其妙就从积极向上的《打靶归来》变成了《夹在我学生和十年宿敌之间的惨烈修罗场》。

“那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叶修继续之前的话题。

“大概一个星期之前。”邱非说,“我偶然听说这里的失踪事件很可疑,所以就过来看看。”

“一个星期前啊……”叶修想了想,“那时候还只是镇上的人失踪,没有游客失踪对吧?”

“有游客失踪吗?”邱非一怔,“我没听过这个消息……等等,那个游客什么时候失踪的?”

“大前天。”...

让专业的来(三十四)

34


叶修看到韩文清那近在咫尺的面孔上露出了一种微妙的神色。他就觉得如果那个落水的家伙看到了这张脸,估计就算是喝一肚子水也不会想要浮出湖面来的。

他们两个同时从码头上站了起来。落水者在湖上扑腾着,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挣扎的水花却渐渐地小了。

叶修左右环顾了一下,看附近没有人在,于是伸手凌空一握——那个人就如同受到无形之线牵引一样骤然从水中升起,然后裹着一大团水飞向了他们所在的码头。

“好久没来这招了,”叶修往后退去,“是不是有点用力过猛……”

在那个人掉到码头上之前,叶修脱下外套一挥,飘起来的衣服为他们两个挡住了泼溅的水花。落水者砰地砸到木板上,蜷缩着剧烈咳嗽起来。

叶修俯身过...

让专业的来(三十三)

关于叶修小碰友的那个动作,请脑补新房昭之式经典回头(x

————

33


他们抵达千波湖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虽然事先有了心理准备,知道目的地会是一个空气中充满了让人想烧一烧的粉红气息的小镇,不过直到他们在附近的餐馆里吃了一顿“山盟海誓双人套餐”——炒饭和汤——之后,才对这里的现状有了一个直观而痛苦的了解。

“又贵又不怎么好吃……”叶修从餐馆里出来之后一脸被坑了的表情,“这里的菜单都这么神经病吗?”

韩文清心想当时把方锐的盒饭留下就好了,起码还能垫一顿。

两个人按照之前查到的消息,顺着镇里最长的一条街找到了那家有住客失踪的旅馆。在临近黄昏的天色里,旅馆门前红心状的氖灯招牌已经亮了起...

让专业的来(三十二)

新副本开启,前往湖边的双人旅行!

总感觉这个题材不来个湿透play有点可惜(不是

————

32


韩文清晚上例行登入邮箱,里面塞了不少联盟发来的邮件,大部分都是关于新监测到异种的情况,召集有时间的猎人前往征讨。因为H市异变的话题最近风头正盛,也有几封也是相关的消息——可以想见,都是广为流传没什么特别价值的官方情报。最上面一封是张新杰发来的,标题写着《关于千波湖失踪事件的调查》。

他点开这封邮件,果然在里面发现了一个排版良好、图文并茂的PDF附件。

张新杰在这个调查里介绍了这个事件的由来。千波湖是一个离H市不太远的地方性旅游景点,从大约两个月前以来,湖区附近的居住区里就开始有人失...

让专业的来(三十一)

31


没过多久,还留下H市的猎人们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为了以最快速度赶到那家医院,肖时钦挺身而出,准备驾驶他新组装的飞行器“傅科二号”上路。鉴于这机器里面除了驾驶者只能坐两个人,乘客最后就只有张佳乐和身为联络人的叶修。他们在酒吧屋顶上等待飞行器降落时,方锐热泪盈眶地抓住叶修的手:“相信我!在坐这东西之前,你绝对需要买个保险然后举行告别仪式!”

“小事情说他的安全气垫都已经改良过了。”叶修慈祥地摸摸他的头,“看把这孩子吓的,我知道你从小就不敢坐旋转木马。”

他们正在拉拉扯扯的时候,傅科二号嗵地一下降落在了天台上。戴着护目镜的肖时钦从门里跳出来,张开双手:“乘客们!欢迎加入永不坠落的傅...

让专业的来(三十)

30


博弈论大课结束之后,罗辑收拾起笔记和书,随着人群一起向阶梯教室外面慢慢走去。他觉得旁边的两个女生有点眼熟,过了一会他想了起来,几天之前在食堂里围着百花缭乱的那群书迷,她们当时就在其中。

虽然只过了几天,但好像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你听说了吗,百花缭乱要封笔了!”一个姑娘跟她的同伴说。

“什么?真的假的?”

“他自己公布的这个消息啊。”女生惋惜地说,“他的最后一本书还没出版,在网上连载呢,刚刚完结……不过他这次超良心的,居然一个人都没死!”

“那还是百花缭乱吗,不会是被人给盗号了吧——”

“反正他说是最后一次了,让大家都找到幸福比较好什么的……不过啊,”姑娘叹了口气...

让专业的来(二十九)

29


随着剑光闪过,最后一个带着红色标记的蛇头被斩断。猎人们屏息观察接下来的发展,却看到又一个新的颈项飞快长出来,整条多头蛇依然战力不减。

“看来这法子不对啊!”黄少天喊道。

十几分钟前,在见识到这个异种的自愈能力后,喻文州提出了一个猜想:根据打BOSS的一贯思路,可能必须要给异种致命一击才能阻止它的无限恢复。而即使是再能精分的蛇,它的诸多头中间至少应该有一个是本体。

王杰希随即为这个计划提供了帮助,他架着扫帚在天上转了一圈,刷刷在每个蛇头上都画了个红叉。接着猎人们就开始使用枚举法挨个砍做了标记的头,假如异种的本体确实就在其中的话,那么把旧头全部砍掉的话总该有一个是对的。

可是当...

 
1 / 2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