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预言

小短打,原作向,有不科学的私设(特别感谢阿哥的修改建议……

久违的推歌:Mon petit pays - Fréro Delavega

————


蝉声阵阵,盛夏午后的树影下也热得让人头昏,叶修拿着对折的传单给自己扇风,坐在他旁边的大叔倒是一派气定神闲,乐呵呵地跟他说:“心静自然凉。”

“你说的是。”叶修有气无力道。

五分钟前,他发现这个中暑的大叔在马路上晃悠,好说歹说给扶到了人行道的花坛边上。结果这个一把外地口音的大叔有点迷糊,说是和家里人走散了,但是又记不得电话。还好听他的意思,应该就是从这附近的公园出来迷路的,叶修干脆就坐下来陪他一起等。

“小朋友,”大叔说,“左右无事,我给你算一卦吧。”

叶修:“你还会这一手呐?”

“年轻那会干过这个。”大叔悠然道,“墨镜一戴,马褂一穿,幡子上四个大字:铁口直断——”

社会,社会……叶修内心默默抱拳。

“那你是算啥的?”他问。

“都算。”大叔说,“这样吧,我给你看看姻缘。”

叶修:“呃,这个,有点早吧。”

“你十七吧?怎么就早。”大叔说,“这年头小孩子都早恋。”

“咦?我好像没说过我多大啊?”叶修诧异道。

大叔:“我掐指一算就知。”

叶修心想这兴许是碰巧蒙对了吧,不过你开心就好。

“我看你现在也没有对象。”大叔又说。

叶修老老实实道:“不感兴趣,没考虑过。”

“那就更得算算。”大叔摘下眼镜,端详了一会他的脸,然后闭上眼睛,捻着手指,嘴里念念有词。

叶修提心吊胆地看着他,生怕他忽然说出个“注孤生”之类的判词。他倒不怎么信这个,目前也没准备谈恋爱,但是他也不太想听到什么一辈子单身之类的倒霉预言……

大叔忽然哎哟了一声。

叶修担心道:“怎么啦?”

“我看见和你有缘分的那个人了。”大叔抚了抚胸口,“吓了我一跳。”

叶修:“……”这得是长成什么样啊!

“别担心,”大叔安慰他,“不是什么别的,就是挺严厉。”

叶修喃喃道:“似乎不是什么好词儿。”

大叔:“怎么不好?凶一点,有气势!”

叶修顿时脑补了一个高高挑起眉毛,抿着嘴唇,冷若冰霜的姑娘。他想起家里妹妹爱看的电视剧:“是不是那种,呃,对别人严厉,但是对我很温柔的,叫什么来着,反差萌……那种啊?”

“他表里如一。”大叔笃定道。

“……”怎么听都相当的不妙啊。

“你们手指头上牵着红线,是命中注定。”大叔又说,“你可以放心了,你们会过的很好。”

叶修泪流满面:“我一点也不放心啊……”

“哦。”大叔点头,“你是担心跟他的缘分太晚吗?让我再算算。”

没等叶修说话,他又开始捻起手指,半晌睁开眼睛:“最多也就十年,你们肯定在一块了。”

叶修算了算,十年,那时候他二十七……二十八……快三十了。不管是确定关系,还是结婚,好像也都挺正常的。

不对,他想,我怎么真开始信这卦了啊。

“就算你俩之前一直错过的话,那时候也会成的。”大叔煞有介事地说,“不是十年,就是九年,再不十一年,反正差不多。”

“到那时候会认识对吧。”

大叔:“不是,那时候你们都认识十年了。”

“也就是说,今年或者明年我就要遇到这人了?”叶修嘀咕,“认识十年都还没在一起,这靠谱吗……”

“最多,我说的是最多。”大叔拍了拍膝盖,“假如说,啊你们两个,非常磨叨,啥也不懂,磕磕碰碰的也不开口……那就要等到那个时候。”

“那时候就会开口啦?”叶修不太信。

“你……嗯,那个时候,完成了一件大事。”大叔用算卦惯用的那种模棱两可的语气形容,“对你很重要。这件事影响了很多人,包括他,也包括你自己。”

叶修云里雾里听不太懂:“所以呢?”

大叔:“后来,他觉得他再不开口就晚了。”

“哟,敢情是人家跟我表白啊?”叶修一乐,“这可挺有劲。”

“有什么劲?”

“我可以不答应吗?”叶修问。

大叔斜了他一眼,表情那意思——小朋友挺欠啊。

“你可以。”他说,“但是你不会。”

叶修:“……行吧,姑且就当是我们日久生情了。”

“要是你们再坦白一点,就不用等那么久。”大叔又说,“往前说,大概七年、要么八年的时候,你碰到了危机……”

终于有点不是姻缘的预言了,叶修苦中作乐地想。

“啥危机?”他问,“走路掉坑里那种吗?”

“天机不可泄露。”

叶修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不细究了。他继续问:“七八年的时候怎么啦?我有麻烦了,那人来救急了?”

大叔摇头:“你的事只有你自己能解决。”

“嗨呀,”叶修笑道,“这话我爱听。”

“不过吧,当你表现出跟平时不一样的东西,不是永远强大、永远可靠,而是也有无能为力——嗯那时候你年纪其实也不大——的时候,”大叔说,“他可能就会忽然开窍了,弄明白他对你到底是什么感情。”

“我?”叶修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超强超可靠吗?你是不是搞错了哇。”

“……”大叔嘴角抽搐,“也不一定是身板上的强吧。”

“这还差不多。”叶修很有自知之明地点点头。

“然后呢,也不一定要等到那时候。”大叔说,“再往前点,你们在认识之后的五六年里,有的是机会。要是你们这期间能捅破窗户纸,就不用等以后再表白了。”

“我就说,也不能老等人家主动啊。”叶修摸下巴,“我也得负起男人的责任来对吧。”

大叔:“……嗯。”

“我们难道是同事?”叶修问。

“差不多。”

叶修:“还真是想象不到会是怎么个情况。”

“缘啊,妙不可言。”大叔摇头,“我给你算到的,也只是有可能发生的事。也许你们刚碰面就一见钟情了也说不定。”

“你说了半天,敢情我被这对象给套牢了是吧?”叶修忍不住道,“就没有什么打破命运的办法吗?”

大叔一摊手:“事情都还没发生,你要怎么打破?”

“比如要是我根本不想遇到这个所谓命中注定的人呢?”

“你总会遇到。”大叔端了端他的眼镜,“只有早晚的区别。”

“那我也可以晚点遇到吧?”叶修照着他的思路推测,“连开窍这种事都能一推二三五,说不定相遇这种也推着推着就没了呢。”

“小朋友,你别不信。”大叔笑道,“这是推不掉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啊。”叶修眨眨眼睛,“要不你给算算,我怎么才能躲开?”

“不给,不给。”大叔晃脑袋,“宁拆十座庙,不毁……”

叶修:“你都说了还没发生哪有什么毁不毁的!”

……

五分钟之后。

“行吧,”大叔木着脸说,“我给你算算。你别扯你那些歪理了。”

叶修:“谢谢您嘞!”

大叔瞪了他一眼,再次捻起手指。过了一会,他说:“我只能算到你怎么躲过一见钟情,以后就各凭天命吧。”

“你说你说。”叶修其实也就是凑个热闹。

“嗯……”大叔组织语言,“你最近,在不认识你的人叫你名字的时候,别答应。”

“这样就行?”叶修疑惑,“怎么跟我听过的那什么鬼故事里的忠告一样啊。再说不认识的人哪里会叫我名字?”

而且叫也是叫叶秋吧?他想,身份证上写着呢。我又不叫叶秋。

大叔:“嘿,你记住就得了!”

这时马路对面有人喊了一声:“喂——”

叶修一个激灵,心想这不是叫名字,应该没什么事吧?

他一抬头,就看到个女士踩着高跟鞋一路哒哒哒地小跑了过来,一边擦汗一边抓起大叔的手:“爸!担心死我了!”

然后她又转向叶修:“孩子,是你陪他在这等的吗,真是太麻烦你了……”

叶修忙道不用不用,你快跟大叔走吧,可别热着了。

女士热情叨咕了半天,又说:“至少请你吃个饭吧?”

“真不用。”叶修比划,“我其实还有事!这就过去!”

其实他是要上线打本,不过这个就不用跟她说了。

最后大叔走的时候,他挥手道:“再见!你说的我记住啦!”

对方摆了摆手,一脸高深莫测。


耽搁了半小时,叶修终于开始往网吧赶,不过他出来的早,估摸着也不会太晚。一路上他琢磨着这事,越想越玄乎,越想越不靠谱,很快就全都抛在了脑后。

夏天的日头再热,网吧的玻璃门里也总是凉飕飕的。叶修一进门直奔角落,插卡登录上线,频道里立刻跳出了消息。

【大漠孤烟】来了?

【一叶之秋】晚了点不好意思

【大漠孤烟】没事

【一叶之秋】扶迷路大叔过马路来着

【大漠孤烟】……

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走向对方,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

【一叶之秋】等半天了?

【大漠孤烟】没

【大漠孤烟】在外面旅游,这刚找个网吧上来

【一叶之秋】敬业!

叶修戴上耳机,继续打字。

【一叶之秋】你去哪玩啊?

【大漠孤烟】H市,陪朋友

叶修:“……”

就是这时候,离他不远的一个哥们不知道是不是打游戏太激动了,一拍桌子想站起来,结果被耳机线给拽住,一个没站稳就连椅子带人都摔倒在地上,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

而叶修听到了前后相差很近的两声——前一声在他附近,另一声则是从耳机里传出来的。

【大漠孤烟】难道

【一叶之秋】该不会

叶修停下了手,看着屏幕上同时跳出来的两行字,若有所感地转过头。

在他视线的尽头,一个少年拨开椅子,向他走来。他皱着眉头,表情有点严肃,目光越过一台台电脑,越过喧哗的人群,径直撞入他眼中。

“一叶之秋?”他问。

叶修下意识地回答:“哎。”


END



————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答应了你一声

从此就掉进了你的坑 ♪

评论(222)
热度(272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