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空心海(十五)

前文→(十四),开篇→(一)

_(:з」∠)__(:з」∠)__(:з」∠)__(:з」∠)_

————


不到十五分钟,他们已经抵达了写字楼附近。正当黄少天想问车要停到哪里的时候,喻文州在油箱的位置掀起了一个什么东西,整辆机车开始向内翻转,在十几秒钟内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箱,红黄绿三色联排,分成可回收厨余和不可回收那种。

“这是什么操作?”黄少天边跟着他往里走边问,“莫非是那面馆老板告诉你的……话说你认识这辆车?你去过下坡?你认识那个开花店的不?”

“是他告诉我的,我见过这辆车,去过下坡,不认识开花店的。”喻文州依次回答,“这车我在孙先生那看他修过。你是从他的朋友那借来的?”

“算是吧……”黄少天不太确定朋友这个定义准不准确。

“是和你们联盟有关系的人?”喻文州和他一起穿过清洁通道,“能相信吗?”

黄少天:“这问题从你这里问出来我真是不造该怎么答啊。”

“这样。”喻文州点点头,仿佛已经得到了答案,“你就……”

他停了下来,疑惑地低头看向门锁。从他手里的球形机械来看,黄少天估计他原本是打算通过这个通过门禁的,但不知为何没有成功。

“能暴力破解吗?”他征询对方意见。

“可以。”喻文州说,“不过手头一时没有专业设备,我们换条路走。”

“没事我来。”黄少天话音未落,从袖子里甩出的光弦已经从下往上绕过一圈,把门扇中间切了个弧形出来。他握拢手指,让青蓝的光芒在掌心中消散:“也就是这个门比较日常,换再高级点的就没这么容易了。”

喻文州小心地拉开门,叫了电梯:“之前你刚来的时候没见到你用这个,是哨兵专门的设备?”

“这你也知道?”黄少天稀奇地说,“其实还算是测试版,这东西弱点不小,全靠意识控制,精神不稳定的时候用搞不好要切到自己。”

电梯带着他们直升十二层,这个办事处的位置不高不低,整个一层的灯都暗着,只有走廊墙角上的自照明发出微光。喻文州轻车熟路地用那个球形机械打开了尽头那间办公室的门,低声对黄少天说:“刚才没讲完,之前本来想让你去面馆那边躲着,现在看来,你不如去找你们联盟的人更可靠一点。”

“什么意思?”黄少天停下脚步,“你自己不去吗?”

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今晚喻文州领他去面馆,可能并不只是为了探查那个自由向导的记忆。按照他的安排,也许他主要是为了带他去见那个孙先生一面,以及让他熟悉那条路线。

“你还记得我们的交易吗?”喻文州答非所问。

黄少天:“我和你保持四五天的结合,你负责把我偷渡回联盟,但是现在的情况……”

“情况改变了。”喻文州说,“你可能得在城区躲上几天,然后在下个关卡开放日离开,你的车票会由孙先生给你。”

“那你呢?”黄少天深深皱眉,“你可别忘了我们的结合有多不稳定,如果不能保证在你附近随时补救的话,谁知道你会不会忽然暴露?”

“他们已经发现我了。”

喻文州走进办公室,在黑暗里准确地打开桌边的壁柜,黄少天隐约看到他取出了一个盒子:“不过他们只知道我是向导,所以才派管理局过来,接下来他们派出的就会是哨兵了。你不一样,他们还不知道有你这样一个哨兵,对他们来说你不存在。”

黄少天:“别开玩笑了,难道你要送上门去被他们抓住?”

“万不得已的时候,这也是一种策略。”喻文州说,“毕竟我和他们也不算完全不熟。”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窗外的夜空里微微闪烁起了一点光亮。

从这个楼层的高度,下方的车灯照不进正常视野中。而在黄少天的感官图景里,逼近的追兵支起的灯光已经明晃晃地覆盖了门口,如果不是因为追击者由哨兵组成,他们的声势也许还会更强一点。

星星点点的踪迹,本地协会哨兵独有的那种不稳定精神场——全速前进,一共六个。

“就为了抓你,他们派出了这么多人?”黄少天难以置信,“你和他们协会到底是什么关系?”

说归说,他是不打算坐以待毙,上前一步就准备抓着喻文州走人。没想到对方脱手把那个盒子丢了出来,他本能地伸手一抓,接着忽然感觉脚下空了。

“喻文州你给我等——”

他最后几个字还没说完,整个人已经顺着出现在他办公室地板底下的滑道飞出了不知多远。螺旋形的通道带着他一路向下,他紧紧抓着那个盒子,天旋地转地往下滑落。


“醒醒。”有人在他耳边说。

黄少天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这句话仿佛一片冻得结霜的刀刃,把他混乱的意识从正中劈成了两半。

等等,混乱的意识……他想,为什么我刚刚意识到这一点?

他察觉到自从他们进入办公室开始,自己的思维就不完全受自己控制了。影响他的因素和哨兵最常遭遇的感官过载有点相像,但也不尽相同:因为他处于和向导浅层结合的状态里,他一部分感官的控制权归于向导管理,当这部分出了问题时,反过来也会对哨兵自己造成影响。

换句话说,是喻文州精神场中混乱的要素波及了他的意识。

如果不是耳边诡异的低语,他甚至都没发现自己的反应迟钝了起来,如果他能再敏锐一点,如果他能抓住喻文州的话……

“别傻了,是他让你走的。”那个声音又说,“不过你也够笨了,干嘛要为了他出生入死?这和你又没什么关系。”

黄少天:“我擦你谁啊?”

“……”那个声音顿了顿,“你睁开眼睛。”

我本来就睁着眼睛,黄少天想这么说,接着他突然明白这个声音根本不是从现实世界传来的——没有什么在耳边的悄悄话,它只是一段在感官中折射出来的讯号。

这是来自他意识深处的声音。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已经有一半感知没入了梦境。

他在梦境中睁开了眼睛。周围还是那个奇怪的岛上树林,扔在他面前的也仍然是一袭黑袍。声音就是从那堆衣服里传出来的:“我现在不能显形,你把精神集中在我的烙印里,先躲开他们的追查。”

“你到底是谁?”黄少天感觉整个事情都开始往他意料不到的地方神展开了,“你和我结合过吗?我认识你这么一个向导吗?”

“你会认识的。”对方回答,“好,醒过来吧。”


黄少天被一脚踢出了梦境,强行唤醒使他的脑袋嗡嗡直响。他发现他和喻文州之间的精神链接已经被压制到了最低程度,也就是说,他们彼此都不再受到免疫期保护了。

而与此同时,那道不明来源的精神印记却包裹着他的意识,把他的精神场完整地覆盖在下面。

他刚从不知道是排气管还是什么通道里掉进了现在的地方,离地面可能有两层楼高,一个哨兵就贴着他所在的位置逡巡而过。他咬着牙,把意识投入到那道精神印记里,然后在森森寒意下打了个冷颤。

不知过了多久,这座大楼彻底地安静了下来。他爬出通道,顺着消防楼梯走出后门,正看见机车变成的垃圾箱立在他面前。

喻文州刚才是摁了哪里来着……他想,这家伙总是话说一半。就没见过像他这样的向导。天底下可能也不会有第二个和他一样的向导了。


张佳乐翻身坐起,把枕头下的备用枪塞在睡裤的后腰上,半梦半醒、满怀怒气地打算看看是谁胆敢在天亮之前敲他的门。

然后他听到了熟悉的喇叭声,短促地响了两下。他揉揉眼睛,这才想起他把车借给了一个联盟来的哨兵。

凌晨四点半还车?他心想,这哨兵看起来没有这么神经病啊?

他下楼穿过一地的花盆,在开门之前,还来得及把两只穿反的拖鞋给正了过来。门外站着的果然是那个哨兵,一手推着车,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这是出了什么事?”张佳乐一愣。

黄少天:“我向导跑了。”

“哦……”张佳乐酝酿话语。

黄少天想起了什么,在外套里找了半天,最后拿出了一支白花。在滑道里被颠三倒四地压过无数遍,它的样子看着要多惨有多惨,只有发挥想象力才能看出这是朵花。不过那香气倒是丝毫无损,静静地在黎明前的暗夜中漂浮。

“有人让我转交给你的。”黄少天递给他。

“哎,谢谢。”

张佳乐拿过花看了看,评价道:“真像老子破碎的心啊。”


————

(十六)

评论(56)
热度(1097)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