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双花]不醉不回

一个白开水短篇,白开水使我健康

旁友建议取名叫K歌之王,结果我loop了好久(

————


张佳乐一觉醒来,头痛欲裂。

他还穿着皱巴巴的衬衫,不知道昨天是谁把他拖回房间的。床头柜上有瓶水,他抓起来喝了两口,稍微清醒了点。

昨天好像醉倒了。他想了起来。

前一天晚上,他们这帮人齐聚一堂,胡吃海喝……没怎么喝,大部分人都酒量堪忧,据说唯一能对瓶吹的韩文清也基本不在外面喝酒。叶修说老魏要不是今天没来,准保喝趴你们一桌子,黄少天听着就要再来十瓶,被旁边的人按住了。张新杰表演了一手倒酒绝技,一整排丁点大用来喝白的小酒杯,他拎着一瓶下去,挨个水面都差不多齐平。楚云秀说张副你这是酒桌上练出来的?张新杰说酒桌上哪有练这个的,这是功夫茶绝技。一边林敬言拆穿道,你跟我们不是说过小时候在实验室里练出来的吗?张新杰说这是学以致用。

随后王杰希点的蔬菜汁送来了,他端着去敬黄少天,黄少天立刻精神抖擞地跟他斗起了嘴。

在吵吵闹闹中,难得来一次的孙哲平不知怎么的就被灌了好几杯,撂倒在一边躺着去了。然后张佳乐就也开始喝……

接下来的事情他就完全没印象了。

带着一点不祥的预感,他茫然地去洗漱换衣服,出来之后,正看到手机里进来两条信息。

一条视频文件,还有张新杰的留言:收到我就删掉,歌唱的不错。

张佳乐:“……”

完蛋,他搞不好是耍什么酒疯了。

他战战兢兢的点开,一上来就是他自己的歌声:“心中藏着一篓的话来,想说哪又不敢~”

张佳乐:“……”

视频不太晃,可以想象张新杰连端着手机录像的时候都稳如泰山。张佳乐站在桌边,姿势那叫一个挺拔,神态那叫一个投入,不用换演出服都可以直接空投到民族晚会一群载歌载舞的大姑娘小伙子中间站桩输出了。

屏幕角落里还能看到一群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方锐最显眼,拿着两根筷子双手打call,林敬言默默挪动椅子离他远了点。

没有一个有良心的!张佳乐悲愤,是朋友就应该上去把我一拳打昏啊!

录像开始的时候,他一首歌都快唱完了。张佳乐眼看着自己特有节奏地打着拍子,恨不得穿过屏幕给他一针全麻。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正准备关掉,却发现一曲唱毕的自己在众人再来一个的呼唤中(张佳乐:这群混蛋!),很场面地端起了酒杯,说:“我不唱了,我给大家说两句。”

张佳乐:“……”

屏幕上的张佳乐口齿清晰,一点都不像是喝多的人。他说:“咱们国家队夺冠之后,什么感谢感动感言大家都说过不少了。但是有句话我一直没机会说过……”

他扭头往下看了一眼。张佳乐还没弄明白他看的是什么。

“就是这个冠军,我也想要和我当年的搭档分享。”他说。

张佳乐拿着手机,松了口气。这也没说错,看来他唱归唱,话说的还是挺正常的。

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放心得太早了。

“有件事我一直挺后悔,”视频里,张佳乐镇定自若地说,“那就是在大孙离开百花之前我没有和他求婚。”

张佳乐:“………………………………”

镜头一晃,画面陷入黑暗,视频结束了。


张佳乐坐在床上,思考着现在去读物理的话,有生之年能不能造出一个时光机。

这个劲爆的发言竟然让张新杰都把手机摔了……不这不是重点,问题是他到底是怎么说出这话的……

天地良心,那时候他可从来没想过要和孙哲平求婚啊!

不过,他想,虽然没有想求婚,但也就是没有想求婚而已。

别的他是想过。非但想过,想的还很多。

在他们一起度过那个最后的夏天,所有的焦躁不安,希望与隐忧,和一直以来他模模糊糊感觉到的某种东西混合在一起,就像是被踢了一脚的汽水罐,只要稍微开个口子,就要稀里哗啦地喷薄而出。然而孙哲平还是离开了,他终于还是失去了打开拉环的机会。

所以不管他当年想了多少,都已经过去了。

……但是,张佳乐瞪着黑掉的手机屏幕想,可能这件事对他来说,从来没有真正地过去。他一直以为这一页已经翻了过去,可它就像被水泡过的纸,即使干了之后也凹凸不平,时刻提醒他有那么一段雨天曾经存在过。


手机的提示音把他惊醒了,他低头一看,这次是黄少天发的。同样是一条视频,还有留言:黑历史收好,我就不存了,不要客气!下次一起K歌啊!

张佳乐:“……”还来啊!!

这个视频比张新杰那个录得还要早一点,张佳乐被迫听了一遍他自己热情洋溢的歌声。然后他又开始讲话,一直说到刚才的结尾部分。

“……那就是在大孙离开百花之前我没有和他求婚。”

录像在继续,张佳乐已经完全不想看自己接下来的致辞了。

但是抱着死也要死个明白的想法,他还是强迫自己看着屏幕。

他这句台词说出来之后,屋子里还是闹哄哄的,很显然当时并没有人把它当做一回事,都以为他在开玩笑。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李轩的声音嚷道:“现在也来得及啊!赶早不赶晚!上吧!”

“晚了!”屏幕里的张佳乐手一挥,豪迈地说,“过去的已经是过去!天下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接下来我为大家献唱一首往事随风——”

张佳乐眼尖地瞥到画面一侧王杰希本来还在和喻文州说话,结果这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住了口,往他的方向看了过去,表情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张佳乐:“……”

好吧,他自暴自弃地想,这俩人看出来什么应该也不会说啥的。

“哦对了,我还有一句话。”视频中的张佳乐又说。

张佳乐简直要被这一惊一乍的剧情搞出心脏病了,他正想听听他接下来还说了什么,结果镜头忽然就旋转了起来,传来了方锐“啊哟!对不住!”和黄少天“文州你接一下别掉汤里啊啊啊”的大呼小叫——可以想象,是打call棒终于把黄少天的手机给打飞了。

张佳乐:“……”

既然现在这视频还能发过来,那手机想必是被喻文州接住,没有掉到汤碗里。不过视频也到此为止,最后一个画面对着天花板,只能看到一片明晃晃的灯光。

忽然间,他想起说话前他看得那一眼是看向谁了。


孙哲平的酒量还没有他好,这件事当初在百花不是秘密。当然人来人走,连落花狼藉当年的第一任操作者是谁,新来的训练生都未必能说清楚,更别提这种小事了。

张佳乐倒是相信自己的名字会被百花记住,虽然不一定是正面意义的记住。

当年打进季后赛,大家就地找了个地方庆祝,孙哲平特别实诚,谁敬都来者不拒。他这人自带一股仿佛很能喝的气势,结果没几分钟就趴下了,张佳乐简直被他笑死,笑着笑着就挺到了最后。这个最后是他自以为的最后,第二天队友告诉他,他们互相扶着往回走的时候,他曲里拐弯地哼了一路的歌。

从那时起张佳乐就知道自己怕是有耍酒疯的潜质。没离开家之前家长管着,离开家之后孙哲平管着,他那还是第一次喝多。往后敬酒这节目在队里没再出现了,大家都自觉酒量拿不出手,不如不要互相伤害。酒能误事这点,张佳乐也没怎么特别体验过。

具体表现在就连孙哲平走的那段时间,他也没喝过酒。他最多也就是往桌上垒三桶泡面,让百花缭乱在训练室的悬崖峭壁上一跑就是一天。

所以他今天怎么就喝多了呢?张佳乐给黄少天回了个表情,反思起来。

也许是这气氛太像当年,孙哲平一倒下,他就恍恍惚惚地觉得自己得负起责任——不管是敬酒的责任,还是扛起场面的责任,追求梦想的责任。

但他当然不是为了谁才这么做的,他想,只是因为他也喜欢。

他现在开始庆幸孙哲平在他开唱之前就已经失去了意识。要是听到他的醉话,还指不定要怎么尴尬呢。

和其他人不同,孙哲平听他说一个字,就能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开玩笑。

他是喝醉了,但是他也没在开玩笑。


当第三个人给他发来信息的时候,张佳乐已经麻木了。

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玩什么解谜游戏一样,得靠着他们分别录下来的内容,才能拼凑出他自己都不记得的那些话。从之前的画面来看,掏出手机录像的其实没几个,除了张新杰和黄少天,他就只看到楚云秀举着手机。

这回的发件人确实是她。楚云秀的留言是这样:拿好,将来歌手出道的时候可以在大屏幕上放放。

张佳乐哭笑不得地点开,发现这个版本是录得最清楚的一个。也许是因为离他最近,连他乱七八糟都收得似模似样。他耐心等着进度条往前,就想知道他最后一句话说的到底是什么。

“我还有一句话。”屏幕里的张佳乐终于说到了这里。

他调大音量,听他往下说。

“敬冠军!”张佳乐举起被他当成话筒的瓶子,“敬所有人!敬荣耀!敬青春!”

黄少天的声音从画面外飞来:“你那是一句吗!三句了!”

王杰希在他斜对面纠正:“四句。”

视频中的张佳乐点了点头,把酒瓶放在桌面上,回头试图把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孙哲平拉起来。

“回去了孙哲平。”他嘟嘟囔囔地说,拖起他一边的胳膊。可能确实是喝的有点多,手上使不上劲,拽了两下都没拽动。

然后他就叹了口气,坐在沙发旁边,睡着了。

张佳乐:“……”

录像又持续了一小会,最后想必是拍摄者认为接下来也不会有什么往事随风的节目,就把视频关掉了。

张佳乐心想不算太糟,至少他已经知道他都说过什么了,最后一句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无非就是最后有点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就莫名其妙,大家也打了这么多年游戏了,谁还没有点印象深刻、意义重大的回忆呢。

他这么想着,稍微放松了一点。直到他缓缓地呼出这口气,他才意识到,原来他从刚才起就一直屏住了呼吸。


在孙哲平离开的前几天,他们有次出去吃饭,就他们两个。张佳乐感觉对方可能有什么话想说,但是最后他们什么都没说——孙哲平两杯酒下去就迷糊了。鉴于他们挑的地方离队里不远,张佳乐充分怀疑他可能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他拽着他说:回去了孙哲平。

结果没拽动,喝了酒的人好像比平时还要重。他摸了摸对方肩膀上的肌肉,在看了看自己那没怎么锻炼的胳膊腿,最后还是给队友打了个电话,请他们来帮忙扛人。

那时候他们还住在一起,说“回去了”的时候,就真有个能回去的地方。放到现在就不太适用了,这次他们从天南海北赶到一起,住的甚至都不是一家酒店。

回去,还能回哪去。

张佳乐有点庆幸他昨晚喝了不少,但没到能把孙哲平拖走的程度。真发展到那一步,估计屋里的其他人也不会坐视不理,也就是把他也放回去坐好,总是不会让他晃晃悠悠地走出那个门就是了。

总有些原因在那里。造化的原因,身为人做不到的原因。他们是一起来的,但并不能一起走。

假如一切都能遂他心意,也许他会变得力大无穷且头脑清醒,嗨呀一声就单手提起喝高的孙哲平,就像提一只键盘那么容易。他会跟大家道一句“我们先撤了”,然后推开门就走。

他会扛着孙哲平回去,回到过去,回到十八岁那片百花盛开的荒野里。

他发现刚才他不小心点了重播。录像又来到这一段,他当然拽不动喝醉的人,也当然不可能带着他走。

最后屏幕里的张佳乐叹了口气。屏幕外的张佳乐也跟着叹了口气。

他有点胃疼,还有点饿。他打算叫孙哲平一起吃个早饭。


才刚想到这,又一条信息进来了。发件人是叶修。

张佳乐心想他不会也录了东西吧,但这人不是不用手机吗?结果打开一看,对方是这么写的:我用你手机给你录了一段,记得删啊。

张佳乐:“……”防不胜防啊!

他点进手机影像库,果真看到有个不长的新视频。打开之后上面色彩模糊一片,根本看不出拍的是啥。

背景里有人在说话,是韩文清的声音:“你拿错手机了,那是张佳乐的。”

方锐道:“那怎么看也不是我的吧!”

“是吗?”叶修的声音说,“我都点开了,他刚才忘了锁吧,对不住。我给他放回去……哎张佳乐你别动啊。”

光影晃动,张佳乐站起来开始唱歌了。

张佳乐:“……”

叶修坐的位置离他很近,就在他们旁边。正当张佳乐以为这不过就是又一个版本的黑历史时,镜头晃了晃,角落里捕捉到了躺在沙发上的那个人。

孙哲平睁着眼睛,一脸复杂的看着张佳乐的背影。

张佳乐:“…………”

他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想来是叶修把手机塞回到了他兜里。张佳乐战战兢兢地把视频又看了一遍,脑子里乱成一团。

所以孙哲平醒着……可能不是装睡……可能根本就是被他的K歌吵醒的。然后他肯定听到了他在说什么。

张佳乐思考了两秒钟,觉得还是不要找他吃早饭了。

他又思考了两秒钟,拨了孙哲平的电话——关机。

他打电话给酒店,前台告诉他客人已经退房去了机场。

张佳乐:“……”他明明订的不是今天的航班。

他越想越气,他出了一堆洋相都没说什么,这家伙看了半天居然跑了?说走就走,他立刻叫了个车,往机场飞驰而去。


路上他查了查航班,有一班到孙哲平家那边的航线,还有不到半小时登机。如果他现在要走,坐的估计就是这趟。

张佳乐一路冲到机场,安检并不会因为他着急就加快速度,等他开始找登机口的时候,距离登机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

他出来的时候太着急了,连个墨镜都没带,幸好一时半会还没人认出他来。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他抬头看着屏幕,想从里面找到那个航班来。

有人在他旁边说:“张佳乐?”

“不是我。”他下意识道。

接着他感觉有点不对,一扭头,发现孙哲平站在两步之外,表情复杂地看着他。

“……”张佳乐指着他,“你不是应该登机了吗!”

孙哲平:“延误了。”

“太好了。”张佳乐由衷道。

孙哲平:“……”

张佳乐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等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已经冷静了下来。最后他还是挑重点说:“你为什么要提前回去?”

“昨天喝多了。”孙哲平顾左右而言他。

“这也叫理由吗!”张佳乐怒道,“不和我们讲一声,还关机!”

“那你为什么追到机场来?”孙哲平反问。

张佳乐说:“我们得谈谈。你昨晚其实没喝醉吧。”

“喝醉了。”孙哲平坦然道,“根本不知道你唱了什么。”

“你喝醉了还知道我唱了啊!”张佳乐忍无可忍。

孙哲平:“……”

张佳乐瞪着他。

“我们得谈谈。”孙哲平说。

他们站在航班信息的屏幕下面。机场广播响了起来,通知他们这一趟仍然在延误当中,起飞时间未定。

“延误得也挺好。”孙哲平自嘲地笑了笑,“不然你可能也不会来找我了。”

“怎么可能。”张佳乐说,“就算你飞回去了,我也要打爆你电话,然后到你家去把你门踢开谈。”

孙哲平:“……”

张佳乐:“就算你报警……”

“不会报的。”孙哲平说。

张佳乐低头看了看他的箱子,又抬头看他的脸。从对方的眼睛里他能看出,仍然被他们的过去所牵动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他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点。

现在也不太晚,还赶得上早饭。

他说:“回去了,孙哲平。”


END

评论(154)
热度(2961)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