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情话鬼(上)

抱歉我的拖延症和摸鱼症并发起来就拖到了现在……给 @=ω=太太的点文,灵异风格傻白甜,希望吃的愉快~

过路鬼同系列的,鬼怪设定完全瞎掰的不要考据><

————


门铃是在上午九点钟准时响起的,屋主揉着眼睛去应门,一打开门顿时就吓清醒了。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门外站着的人,总觉得对方来者不善。

然后他听到个慢悠悠的声音说:“你就是昨天给我们打电话预约的那一家吧?”

屋主看见另一个人从那个气场很凶的家伙旁边探出头,叼着根没点燃的烟冲他笑了笑。他这才反应过来,让开了门口的路:“请进请进!两位怎么称呼?”

“韩文清。”看着十分严厉的那人率先走了进来。

他的同伴紧随其后,虽然瞧上去有点没精打采的懒散模样,却起码比前面那个看起来好说话多了。“我叫叶修,”他说,把那支烟塞回口袋里,又打量了一下小院四周:“你们家风水看起来真不错。”

屋主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就跟着点了点头。

也许奇人异士就是有些古怪习惯,他想。他悄悄打量着客人,现在看起来他们只是两个瞧着清清爽爽的年轻人而已,倒没有刚一见面时候那么强烈的印象了。

自称叶修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昨天电话里说不太清楚,是不是在见着正主之前,你再给我们详细讲讲怎么回事?”

屋主这才反应过来,就停在小院门外,说起了他正烦恼的事情。

他今年三十多岁,小院里住的是他的老外婆,如今年逾古稀,眼睛有些不大好使。老外婆平时很少出门,神智倒还算清醒,可就最近这些天,她总是说自己弄丢了什么东西,找来找去也找不到。屋主见她既不是生病也没有糊涂,单就是絮絮叨叨自己丢了东西,竟然一天比一天没精神,自己也着急起来。他找了各路医生都不见效,最后死马当作活马医,干脆去联系了个在业内口碑良好的天师来看。

他可没想到找一个天师却来了俩人。不过他琢磨一下,那些什么大侦探之类的不也经常带个助手顺便搞搞对象嘛,何况这天师看起来实在是太不和蔼可亲,有个助手应该也是挺有必要的。

毫不和蔼可亲的天师说:“我们得见到你外婆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就在里头呢,”屋主说,“不过她眼睛有点看不见,拜托你们耐心点。”

“放心。”助手冲他笑了笑,“我们把小院的门开着,你在门口瞧着就行。”

屋主颇为惊讶,他原本以为这群人会搞得神神秘秘烧个符熬个水什么的,没想到好像工作流程还挺绿色环保。

这时候那个叫韩文清的天师已经敲门进去了。小院里头有一株油桐,正是开花的时节,雪片似的白花飘了满地。一个老婆婆坐在藤椅里,手里握着毛衣针,膝上摆着绒线团,在那慢悠悠地做着编织的活计。

他们走进的时候才看到,老婆婆织的东西乱成一团,很多地方脱了扣,毛线也歪歪斜斜,只她自己还很认真地织着。

听到有人靠近,老婆婆一偏头,笑道:“又来了一个……听起来是不认识的后生哪。”

幸好屋主离着远,没听到他外婆这轻声细语说出来的话——明明进到院子里的是两个人,她却只感觉到了一个人的到来。有些传说里认为寿命将至的老年人对鬼神之事格外敏锐,严格来说,这也并非全是虚言。

叶修往前走了两步:“我们两个是第一次来。”

老婆婆小小吃了一惊,推了推花镜。“是我老眼昏花啦,”她和气地说,“你们是给人治病的大夫,还是找人谈心那种?这几天都来过不少人啦。”

“我们是来帮你找东西的。”叶修柔声道,“你丢了什么呢?”

老婆婆说:“我丢了一句话。”

“一句话?”

“是啊,你们多半会觉得我这是老糊涂了。”老婆婆慢悠悠地说,“可我虽然年纪大,倒不会连这个都记不清。我年轻那会儿,有个朋友在分别时候跟我讲过一句什么话,几十年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在心里,忽然有一天就想不起来了。这可不是健忘,别的事情都记得明白,单单这句话找不见。要我说,一定是有谁把它给偷走啦。”

旁边始终没开口的韩文清问:“就只有这一句话记不起了?”

“就是。”老婆婆像个小姑娘那样撇了撇嘴,“你们也觉得我只是不小心忘了吧?谁都是这么觉得的。”

“不,”韩文清说,“我想不是。”

“你可能不会那么容易忘掉它,”叶修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因为那应该是一句情话啊。”


屋主只看见两个人跟外婆交谈了几句,老太太看起来心情还挺不错的,然后他们就从小院里出来了。

“怎么样,”等走到外面之后他就急着问,“到底是什么问题?”

“你外婆真的是丢了点东西,我们这就去替她找回来。”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估计不太容易,不过放心,不会收你额外报酬的。”

“哎那就麻烦你们了……”屋主搓着手还想说什么,被韩文清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就忘了,只能目送两个人消失在门外。

他们的车在路对面停着,看上去一副横行霸道的范儿,丝毫没有灵异行业从业者应有的气质。坐进车里之后,天师问:“这回是什么东西作祟?我没看出来。”

“我要说只是她健忘了你信吗?”助手点起烟。

韩文清一把抢走了他的烟,叶修猝不及防,手里已经空了:“别闹啊把烟还我!”

“严肃点,工作呢。”韩文清正儿八经地说,夹着烟自己吸了一口。

叶修道:“这鬼不是什么厉害家伙,你这专挑硬点子下手的不清楚也正常。你听说过情话鬼没?”

“青蛙鬼?”韩文清一怔,“青蛙变的鬼?”

“情话,情话!”叶修吹开一缕飘过来的烟雾,“专门偷人情话吃的鬼。”

“这东西怎么吃?”韩文清奇道。

“不是有很多小情侣看雪看星星看月亮的时候,经常有人说了一句话,另一个却没听到,要对方重复一遍吗?”叶修比划了一个手势,“那不是年轻人撒娇——至少不全是——也不是搞对象把大脑连着耳朵烧糊听力下降,而是情话鬼把那句话吃啦。”

韩文清说:“这就能吃饱也挺好。”

“反正一般是这样,越真心的情话越好吃,越虚伪的吃起来越像苦瓜拌火龙果。”叶修道,“总之基本不能伤着人,所以这种小鬼也没谁要找他们麻烦。但是如果是从谁的记忆里头偷情话,那就坏了规矩,必须得揍。”

“那就揍吧,揍完得把人家外婆的情话要回来。”韩文清说,“去哪找这东西?”

“这就是问题了,”叶修一摊手,“一片地方基本只有那么一只。我都百八十年没见过乱窜的情话鬼了,也不知道它到底在这个城市的哪个角落里咔吧咔吧吃饭呢。”

“工作要那么简单的话我们就失业了。”韩文清打开导航仪,“好好找就是了。”

“在那之前,”叶修拖长声音说,“能不能先把烟还我?”

韩文清转过头,严厉地看了他两秒,忽然伸出手拿掉了他头发里的一片花瓣。

“不能。”他冷酷地说,然后发动了车子。


为了找到这只情话鬼,他们先去了附近的学校区。

“年轻人桃花肯定比较旺盛,”叶修说,“在校园里拉个小手搞个对象什么的太正常,说不定情话鬼就爱这一口呢。”

“不好好念书光顾着谈恋爱,估计鬼都不爱吃。”韩文清毫不留情道。

“敢情你念书的时候没谈过?”叶修瞥了他一眼。

“你还好意思说,”韩文清嫌弃地瞪回去,“当初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半夜去屋顶看星星的是谁来着?”

“那叫夜观星象!”叶修抗议道,“那次你不是也有学到特殊的看星星技巧?”

“是啊,”韩文清面无表情,“然后宿舍管理员最后就只抓到了我一个违反宵禁纪律的人对吧。”

“……”叶修思考了一下,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他们把车停在市里最出名的学校附近。这时候不到正午,校园外面的人不太多,叶修和韩文清径直走进了一家奶茶店。柜台后面站着个波浪卷发身材纤瘦的漂亮店主,她见有人进来正要招呼,却一眼看到了叶修他们两个,顿时跟见了鬼一样转身就跑。

韩文清一把勒住对方的领子,平静道:“我们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那个店主已经在翻白眼了,显然完全没有被这句话安慰到。叶修也不管这家伙,施施然在柜台旁边的高凳上坐了下来。

这倒不能怪他们两个不够怜香惜玉,在能看穿表象的人们眼中,这个店主只是一把叮当作响的骨头架子,不但是个白骨精,还是个白骨精中的纯爷们。如果常来这家奶茶店的纯情学生们知道这位温柔贤淑店主的真面目,估计年纪轻轻的就要吃药了。

韩文清松开白骨精店主之后,对方赶紧喘了两口气,整理好自己的领子和头发,还对着咖啡机反光的侧面照了照。整套动作在叶修他们眼里,配上他那个白森森的头骨,实在是诡异的要命。

“两位大爷,”它哭丧着脸说,“我在这儿开店可绝对没吃过人啊,我有微草执法处开的良民证明来着。”

韩文清抬头一看,果然那张证明就贴在墙壁上的从业资格证旁边,不过一般人是看不到它的。证明书上盖着随风摇曳的小草纹章,上面的光亮很干净,还处于有效状态,说明这店里的非人没干过什么危害社会的事情。

“我们是来打听事情的。”叶修敲了敲柜台,“卖奶茶的,你在附近见过情话鬼没?”

“你们找那个干什么?”店主一愣,“想要调节你们的夜生活了?不过我说啊,那个除了会甜言蜜语也没别的用处了,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推荐一个……”

他在韩文清令人恐惧的瞪视下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可怜巴巴地闭嘴了。

“我们的夜生活好得很,不劳你费心了。”叶修不怎么在意地说,“找情话鬼是有点事,不会弄死它,你知道它的行踪吗?”

“这个真不知道。”店主苦着脸,“它不是爱吃真心的情话吗,学校附近哪有那东西?”

“年轻小孩们谈个恋爱不都是比较诚实的吗?”叶修不解。

“哎哟,那您真是落后时代很多年了!”白骨精顶着两个人的视线不怕死地说,“现在这年头学生们都成熟的很啊,再说他们那情话水平也堪忧,情话鬼再爱吃,也不会想吃‘我得到了整个班级,却无法忘记你的身影’‘就算是死亡和命运,老师和家长,也不能把我们分开’‘我祝班长考全校前三,享无边孤单’‘等高考结束,我们就回老家结婚吧’这种东西吧?”

“……”

“所以小年轻们就是爱找事,什么手牵手逛小树林,爬上屋顶看星星什么的,其实都是为了进一步发展做铺垫啦。”店主一脸过来人的表情,“不过碰到那些不开窍的就有的拖了,比如在天台上坐好了,漫天星星都瞧着,这时候还不趁机啾一个的,基本确定是反射弧过长,可以考虑分手啦。”

“……”

“还有那些小姑娘们……”

“行了行了,我们已经了解情况了。”叶修干笑着打断了他的话。白骨精店主发现旁边的韩文清已经不知不觉把一个杯子的把手给拧掉了,顿时吓得一缩脖子。叶修给他留个联系方式,让他如果发现情话鬼的踪迹就给他电话,然后就拉着韩文清出了那家店。

他们回到车里的时候,韩文清忽然问:“你那时候……”

“绝对没那回事,”叶修秒答,“我就是去夜观星象顺便教你算卦的,可没有什么趁机干点什么不可告人事情的心思啊。”

“是吗?”韩文清看了他一眼。

“真的。”叶修特正直地说,“不负责保修。”

韩文清道:“售后服务呢?”

叶修想了想,凑过去吻了他一下。


————

情话鬼(下)

评论(51)
热度(1173)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