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让专业的来(番外一:秋夜)

陆续把番外和特典放出来存个档,合一起太长就分开贴啦~正篇全文在lof上有,可以戳作品目录找到。

有两锅炖肉还不知道怎么搞,汤和图哪个比较方便?

————


叶修随着人群走出会场,顺手把扣子上的微型监测装置拆了下来,连同打火机一起塞进了口袋。他手上搭着正装外套,衬衫整整齐齐,带着富有欺骗性的深沉表情,钻进了路边那辆与周围画风明显不符的越野车里。

他一坐进去就开始扯领带,驾驶位上的韩文清问:“还顺利?”

“简直被坑死,”叶修叹了口气,“最后完全变成了跟异种在洗手间大战三百回合啊。”

“裂缝开在那里波及的人也少,这次起码不用写报告。”韩文清客观地说。

“这倒没错。”叶修忧愁道,“可裂缝消失的时候,它把我给扔进女厕所了。”

韩文清:“……”那个异种估计特别恨你。

“还好里面没人,机智如我第一时间就跳出了窗外。”叶修摸了摸下巴,“不过好像隐约听到了背后有谁推门进来,尖叫了一声什么的。”

“你不是被当做犯人就是被当做鬼了,”韩文清说,“后面那个可能性比较大。”

“有我这么帅到没朋友的鬼吗?”叶修打开储物盒翻找,“不过早知道这样根本就不用费劲混进会场来着,笑了半天脸都麻了。”

韩文清一针见血地拆穿他:“我看你就是想抽烟吧。”

“这是直接原因和根本原因的区别。”叶修严肃道,然后啪地一下把烟点上了。

他们的车在下个路口拐了个弯,汇入了滚滚车流中。这时候车载电话响了,韩文清打开免提,肖时钦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老韩你们就在附近吧?地图半个小时前更新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定位了。”

“是离你们的驻地不远。”韩文清看了看导航地图,“有什么事?”

“晚上有空过来吃饭怎么样,你们还没来过雷霆的新工房吧?”肖时钦说话的时候,那边好像隐约传来了爆炸声。

韩文清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叶修也点点头,他于是答道:“好啊,我们这就过去。”

“正好,还有不少人都在这。”对方听着挺高兴,“请你们吃我们新搞出来的变异螃蟹,每个都有脑袋那么大,还会喷火!”

韩文清:“……”听着忽然就不太想去了的感觉。

“怎么想起来搞聚会了?”叶修插话道。

“咦,你不知道吗?”肖时钦纳闷道,“今天是中秋节啊。”

韩文清和叶修对视了一眼,发现他们没有一个记得这回事的。那边给导航发过来一个地址,就挂断了通话。叶修往窗外看了看:“怪不得这么多月饼广告,之前都没注意。”

对于那些奔波在各地而不是驻守一方的猎人来说,想要过个团圆节也不是那么容易,谁也不知道自己在那几天会跑到哪里去处理突发事件。因而能和附近的朋友碰个面,一起看看月亮,对他们来说就算是个过了节。

“等下可以买点月饼带去,”韩文清说,“不要五仁。”

“五仁这么多年还没有被赶出月饼圈,也是蛮拼的。”叶修感叹道,“想当年我弟还是个心灵手巧好少年的时候,有一次还自己做月饼来着,后来……唉。”

韩文清以为他想起了研究所的事,正想安慰他两句,就听对方说:“后来厨房就炸了。”

“……”该说幸好没让你没做过饭吗。

“天气不错,估计差不多能看到月亮,中秋节不就是这么回事嘛。”叶修翻了翻天气预报,“外加螃蟹的额外福利,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那个螃蟹听起来不像是能吃的样子。”韩文清中肯地评价道。

“其实我也有不好的预感。”叶修弹了弹烟灰,“要不我们先来点章鱼丸垫垫肚子?”


雷霆工房位于市郊的一片工业区内。这里据说已经是他们的第三任驻地了,前两个都在实验事故中被炸上了天,所以别人知道他们这次把研究室建设在普通人众多的区域内时,还是有点搞不明白他们的自信从何而来。

“俗话说,藏一棵树就要藏在森林里。”肖时钦说,“反正这地方成天都是各种爆炸冒烟,也不差我们这一家了。”

“……”韩文清和叶修沉默地看着他脚下挥舞着八只爪子的大螃蟹。

“这是机械螃蟹,不能吃啊。”对方显然误解了他们目光的含义,“因为最近兴趣小组在研究螃蟹相关,就顺便开发了这种代步工具,看起来挺有节日气氛的吧?”

“不,我比较好奇的是,”叶修诚恳道,“你踩着这种螃蟹在附近溜达,竟然没被抓进精神病院去?”

“这里是各种创意和思路的发源地,”肖时钦拍了拍衣服上的身份牌,“任何奇怪的试用品出现都不会让人惊讶的。”

两人不禁为那些据说会喷火,还预备摆上餐桌的活螃蟹感到了深深的担忧。他们把车停在工房的场地里,叶修在众多研究所的车辆里辨认出了一个熟悉的牌照:“喻文州他们也到了?”

“刚来没多久,进来说吧。”肖时钦在前面领路,他们穿过朴素的大门,进到这远比外面看起来宽阔的工房内部。还没等他们走到里层,走廊里忽然警报声大作,有道闪电般的剑光从窗口飞掠而过,把什么东西钉在了他们脚尖前面。

那把有着狭窄刃锋,看起来相当眼熟的剑还在原地晃动了两下。它刺穿一只特大号螃蟹的壳,把它给叉在了地板上。

就在剑光刚落的时候,这把剑的主人也随之翻进了窗口。

“可算找到你了,你们的螃蟹起义啦!”来人抓着肖时钦就说,“太壮观了,我们只来得及逮住一部分,剩下的都绝命逃亡去了,我们是不是要通缉这帮东西啊?……咦你们两个怎么也来了?”

最后一句话是对站在旁边的叶修和韩文清说的。黄少天把剑往外一拔,闪烁着寒光的剑刃上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哟,你也来吃螃蟹?”叶修跟他打了个招呼。

“吃不吃得到另说,我觉得抓螃蟹就是我们今天的餐前活动了。”黄少天摊手道。肖时钦似乎还沉浸在好好的食材为什么会忽然逃跑这种打击中,盯着地上的螃蟹没缓过神来。

“大家都在这啊?”有个声音在他们背后说。众人回头一看,喻文州正沿着长廊走过来,手里提着一个装满螃蟹的网兜。因为螃蟹尺寸超乎寻常的巨大,所以那个网兜里其实也没装几只。

“我们就抓回来这些,剩下的都跑了。”他对肖时钦说,“你们培养的螃蟹实在跑得太快,一看就很劲道的样子。”

“……”你的重点好像抓得不太对。

在随后赶来的戴妍琦说明下,他们总算知道了事故的起因。这些特大号螃蟹本来和其他的东西一起被关在实验室里,结果正好赶上隔壁的一次溅射事故,装螃蟹的水箱被打破,里面的培养液连同螃蟹们都哗啦啦地流了出来。这群螃蟹看起来笨重,跑得却要多快有多快,往四下里一逃,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就都没影了。

幸好想去提前参观食材的黄少天两人在附近,见势不妙飞快地放倒了一些,但更多的还是已经奔向了大自然。

“张佳乐他们听说有抓螃蟹活动,刚刚已经出发去周围搜索了。”喻文州晃了晃他的网兜,“小戴说螃蟹们身上有定位器,最好还是在它们被附近的普通人发现之前都抓回来比较好。”

肖时钦抹了抹脸,不得不接受了“煮熟的螃蟹飞了”这种悲惨事实。“那就拜托你们帮忙了,”他掏出研究所内部的对讲机,“我把它们的定位发到你们那里,等下就打开工房的警戒圈。”

“饭前运动一下也不错。”叶修活动了一下手腕,“不非得抓活的对吧?”

“我看另外那几个人的节奏,基本不太可能有活口了。”肖时钦一脸心如死灰。

仿佛回应他的话一样,窗外响起一阵子弹破空的声音,然后两只被打得满脸开花的螃蟹就穿过窗口掉在了地上。张佳乐的声音远远传来:“这帮孙子跑得忒快了!给我站住!”

喻文州捡起来一只,端详了片刻:“我们也许还能做个蟹肉沙拉什么的。”


叶修一手勾着窗框,藏在墙角的阴影里,注视着那只螃蟹蹑手蹑脚地从实验台下面经过。房间里的助手一无所觉,低头在记录本上写了两笔之后,就抱着烧瓶转过了身。

趁着这转瞬即逝的空隙,叶修从窗口一跃而下,在落到地上的同时拎起电击棍给了螃蟹一锤,然后抓着被击昏的螃蟹重新跳出窗外。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足可以被拿去当做《刺客的自我修养》中的标准案例,等那个助手回过头,完全没注意实验台上的草稿纸被风吹得往右边飘了两公分。

叶修这时候已经走在了返回工房的路上。他检查了一下定位地图,最后一只螃蟹也已经被来吃饭的猎人们抓了回去。平心而论,这些联盟内顶尖的职业者们去抓螃蟹,倒不能说是大材小用,也不知道雷霆工房是怎么培育的,这群特大号螃蟹个个跑得快成一道光,没点技术还真追不上。幸好它们同时也非常怕人,即使有一部分螃蟹已经在工房的警戒圈打开之前就跑到了周围的其他研究所里,但它们不敢在普通人面前出现,只能小心翼翼地东躲西藏,最终还是被一只只逮了回来。

肖时钦预料的没错,这些出来抓螃蟹的人完全没有什么留活口的打算。张佳乐的远程攻击打起螃蟹来最快,但是基本被打中之后都变成了筛子,其心狠手辣的程度,估计会世世代代永远烙印在特大号螃蟹这一变异物种的传承意识中。另一个方向上的孙哲平稍微好点,能给它们留个全尸,但是他抄起大剑一拍之下,螃蟹也全都变成了螃蟹饼。黄少天的剑剑穿心不用多说,喻文州那边的螃蟹反倒都不带半点伤痕地被抓了回来,可就看它们上面萦绕的一层黑气,完全不会有人想把它们丢进锅里。

韩文清和叶修出发的最晚,他们各自在研究所里拿了根电击棍,成了唯二能抓回活螃蟹的人。

叶修提着网兜回到工房的时候,众人正围在一起研究这些被逮回来的螃蟹。那个被破坏的水箱被稍微整修了一下,临时用来装这些螃蟹的遗体。他看见旁边的地面上有好几堆焦黑的灰烬:“这是怎么回事?”

“哎你抓了活螃蟹回来啊,快放下。”肖时钦赶紧过去,把一兜螃蟹扔进了水里。

叶修不明觉厉,周围的人跟他解释了一下,他们抓回来的螃蟹中,少数那些活着的中间竟然有几个当场自爆了。虽然效果不是很强烈,还是让他们都吃了一惊。

“不过也是好事,”张佳乐指了指水箱,“总比吃到一半爆炸要好。”

“它们本来就是很正常的螃蟹来着。”肖时钦不得不给自己的厨房正名,“除了喷点小火星之外,内部也没有易燃易爆的倾向,是打破水箱逃亡的时候,旁边的实验体跟它们接触发生了一点异变。”

孙哲平问:“旁边的实验体是什么?”

“应该是裂缝内限定的高爆炸药。”肖时钦摸了摸鼻子。

众人:“……”

总之这回螃蟹是吃不成了(大家不知为何都松了口气),工房也到了下班时间,里面的研究员们纷纷道别回家,最后只剩下来做客的这些猎人。虽然没了螃蟹,但几个人都各自拿了东西过来,韩文清他们带的是月饼,喻文州拎了点酒,孙哲平掏出电话:“我知道这附近有家餐馆不错,叫他们做一桌子菜送来?”

“……不用了,厨房里的饭都做好了。”肖时钦看了看手表,“不过还有个人说要来,也不知道他现在飞到哪儿了。”

他话音刚落,敞开的窗口就有个骑着扫帚的身影掠了进来。王杰希翻身落地,奇怪地看了一圈周围:“晚上好,为什么你们都盯着我看?”

“小事情啊,”叶修说,“你没跟大眼说你准备了螃蟹吧?”

肖时钦捂着额头说:“我忘记跟他讲了。” 

王杰希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网兜,那里面装的都是螃蟹——正常的、纯天然的、跟刚刚那群爆炸物比起来简直如同小天使般的螃蟹。“我是不是带重复了?”

“没有!”众人异口同声道。黄少天补充了一句:“带的太是时候了。”


几个人去仓库拿了一张大实验台当餐桌,围着它坐成一圈。在座有几个不大能喝酒的,就用水代替着倒满第一杯。喻文州说:“为了我们的理想。”

“为了救更多的人!”黄少天接口。

“为了螃蟹。”肖时钦忧伤地说,桌边笑成一片。

“为了今晚的月亮。”王杰希扶了一下眼镜。

“为了我们现在坐在这里。”韩文清环视周围。

“为了年年都能见面。”叶修笑道。

“为了朋友。”孙哲平把杯子斟满。

“为了世界和平!”张佳乐最后说,“干杯!”

所有人一起举杯在空中相碰。屋里就在这时闪了一下光,肖时钦跑过去拿起放在墙边的相机:“拍的还不错,等下传给你们啊……”

黄少天已经凑过去看了:“哈哈哈哈你们的眼神,箭头简直一目了然好吗!”

经过一番不许放上论坛的威逼利诱之后,他们总算可以坐下来好好吃饭了。猎人们的话题说着说着就转到了最近的异种上,孙哲平说:“我们前天碰到一只,裂缝里收藏了不知道多少小黄片,估计起码有个十万八千的吧。”

“就在裂缝里循环滚动播放吗?”黄少天好奇道,“这到底是福利还是精神污染啊!”

“不,只有名字,裂缝是个超级大书柜。”张佳乐夹了一筷子秋葵,“所以说感觉这异种特别莫名其妙啊,看人类的小黄片有什么意义。”

“说不定只是跟喜鹊一样爱收集,我也碰到过类似的。”王杰希说,“那个异种储藏了好多挖坑不填的作者。”

张佳乐打了寒颤。肖时钦想起一件事:“对了小戴刚刚走之前还拜托我问你来着,你的新书什么时候出版?她不光看试读版,还给我推荐了来着。”

“我已经写完了。”张佳乐捧着汤碗说,“要我先告诉你结局吗,主角那个好朋友最后……”

“不——”肖时钦惨叫道,“不要剧透啊!”

另一边,喻文州问叶修:“你们今天是不是在附近的市里?之前在论坛上看到转帖的本地灵异事件,好像有人在会场的洗手间目击了从窗口飘出去的鬼影,地点正好是联盟报告的最新位置来着。”

叶修:“……”

“我就说你被当做鬼了。”韩文清用“你看看你”的眼神扫了他一眼。

“至少人家没报警。”喻文州宽慰道。旁边的黄少天边剥螃蟹边说:“你这还算好的,有一回我打完被裂缝吐到一个农场的鸡圈里,大半夜的从里面扑腾出来,差点没被附近守夜的人给当成黄鼠狼。”

叶修幸灾乐祸道:“你们没被鸡给围攻吧?”

“因为不小心打碎了几个蛋,被老母鸡狂追了两个村子。”喻文州忍笑道。黄少天一脸完全不想回忆的表情:“谁知道那群家伙怎么那么凶残!跑起来跟鸵鸟似的,稍微有点自己是家养的自觉啊!”

桌边的人笑得都快吃不下去饭了。他们饭过三巡,吃完了也聊得差不多了,纷纷转移阵地,到楼上去找能看到月亮的地方。工房有个没修完的天台,原本应该上面用玻璃完全封闭,现在就只有一圈栏杆,对这一晚来说却显得刚刚好。几个人靠着围栏,仰头在夜空上寻找月亮。

“那是不是有朵云,”肖时钦指着泛出微微光芒的一片阴影,“把月亮给挡住了?”

“好像是,明明说今晚天气不错的。”张佳乐惋惜道。叶修戳了戳旁边的王杰希:“大眼啊,做个法把那团云给吹开呗?”

王杰希认真道:“你还不如让我叫几只鸟来把你们载到云上去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下面这些人的脑洞开得太大,那片云真的就慢慢随着风飘到了别处。在幽蓝的天幕上,一轮金黄圆月从云层后面探出了面孔。

黄少天左看右看:“我看它不够圆啊,摊大饼的时候手抖了吧?”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肖时钦说,“月亮不够圆怎么想都是天狗的错。”

“天狗吃的是太阳不是月亮吧?”张佳乐反驳,“都是吴刚的错,谁叫他成天砍砍砍的。”

孙哲平息事宁人道:“月饼圆就行了,你们吃你们的,别纠结。”

叶修感觉有人在他搭在栏杆边的手上拍了拍,他不用看都知道是谁,反手握住了对方。此时的夜空下,不知道正有多少人一起抬头仰望,中秋的月亮正如许多东西那样——也许不是分毫不差的完整,但它一直在那里,并且仍然很美。

“好像可以许个愿吧。”肖时钦合着双手说。

王杰希想了想:“这个节日应该没有许愿环节,不过试试也没什么不好。”

“管他呢,随便许个就好啦。”张佳乐也闭着眼睛喃喃自语,“等下谁也别问我愿望是什么啊,说出来就不灵了……”

韩文清的手还被握着,叶修回过头来,与他相视一笑。过去也好未来也好,只要还在彼此身边,无论是愿望还是心情,大概也都如此刻一般无二。

岁岁年年,平安圆满。


END

评论(65)
热度(1604)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