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四点五)

好久没更新这篇真是非常对不起观众_(:з」∠)_埋骨之地副本完结,前情回顾参见这里,结尾有个小彩蛋~(真的吗

《地下火》在CP参展摊位是S30-32,两日都在,有掉率低于预售的少量特典,欢迎捕捉!

————


“你怎么会在这?”叶修和韩文清异口同声地问。

他们狂奔进货梯里,结果正好看到按键板上紧急指示灯亮起,本来关了一半的门又重新打开,显然是系统把这座货梯也给强行截停了。

韩文清心说要糟,他们这回被堵在地下,走廊上已经有手持枪械的安保人员向这边跑来,情况简直是一团混乱。他反手从背包里抽出一颗爆弹挂在昏迷不醒的副院长脖子上,另一边叶修什么都没带,只好从小护士的工具堆里抓了一根撬棍。

顶着小护士·改II外壳的星期一镇定道:“莫慌,抱紧我。”

随着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它把一部分工具丢出货梯,空出来的八只机械手臂开始挥舞起来。它用四只手分别夹住两个人类,剩下的四只手飞快拆掉货梯的金属天花板,万分灵活地攀着顶上的钢筋,开始沿着电梯井如同猴子上树那样嗖嗖地往上爬。

“你怎么跑过来了?”叶修扒着它问,“还变成这样?小护士还是这么英俊潇洒,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我听到你们同行人员在密谋什么奇怪的事情。”星期一说,“虽然窃听不怎么好,但是毕竟我以前是办公室助理,碰到这种八卦就忍不住要录个音。而且你们都已经下来调查了,我怕你们会把事情搞砸。”

韩文清:“……”

“我是说,”星期一思考片刻,“怀疑你们会因为被队友拖后腿而发生意料外情况,从而将调查演变成武力冲突……但看起来你们已经引发暴力事件了。我并不是在担心什么。”

“你们机械派都这么傲娇的吗?”叶修稀奇地问。

韩文清根本懒得理他。星期一严肃道:“没有的事。”

“所以我的随员在密谋什么?”叶修挑着重点问。

“我只听到一句,‘他们不会发现地下黑市里的东西吧……’这样的话。”星期一如实转达,引用那句是用窃听到的录音直接播放出来,正是其中一名随员的声音。“你的队友似乎隐瞒了你一些事情。”

叶修想了想,“然后你又是怎么变成小护士·改II的?”

“只是换了一下外装,把清洁机器的壳子弄掉而已,刚好有现成的可替换材料。”星期一羞涩地说,“多亏了无敌猫小姐的帮忙,她可真是位心灵手巧的女士。”

叶修:“……”他现在不想追究无敌猫小姐是怎么回事。

“那些机器呢?”韩文清意识到这个问题,“我们往外逃的时候有很多机器人在帮忙,也是你通知了它们吗?”

“不,虽然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星期一说,“你们破坏了转换中枢——就是那个机箱——它们中的一些暂时摆脱了控制。由于一时间没有发出命令的主体,它们能在短暂的间歇里自由行动。”

“所以他们是出于自由意志在帮我们的吗?”叶修困惑道。

“别傻了。机器人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自由意志,它们会帮忙纯粹是因为你们是砸烂转换中枢的人,那些长期处于控制下的机器被污染的指令会倾向于将你们选作新的指挥者,然而随着你们离开,一切又会回到原点,数据也会清零等待下一次启动了。”

不知何时从昏迷中醒来的副院长喋喋不休地说完了这段话,发现两个人类都瞪着他,周围只有星期一咻咻地向上爬的声音。

“所以那些致力研究机械生化外装的人都是蠢货。”他自顾自继续道,“追求机械的人性化有什么意义?社会本来就是由人类构成的,我们如果要寻找更好的进化方向,就不应该让高效和智慧的意识去贴近感情化的思考方向,机械智能的效率如此优越,那些冗余的选择算法根本就是徒增烦恼……”

“没必要让机械像人,就更没必要把人变得像机器了。”叶修说,“不是趋向于彼此就是好的,自己活得像自己有什么问题?哎你话太多了,老韩帮个忙。”

韩文清也觉得这家伙啰嗦太多,劈了一下他的后脑把他打晕了。

叶修的耳机里的通讯频道这时终于接通了,无敌最俊朗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老板你们之前在信号封锁区吗?目前一队治安人员正向地下黑市的方向前进,需不需要采取什么措施?”

韩文清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说话的应该是忧郁小猫猫。他说:“这里黑市如此猖獗,本地治安根本不顶用,来了也是添乱。”

“老板,”忧郁小猫猫问,“你们又大闹地下黑市了吗?”

韩文清总觉得这个“又”字特别让人心塞。叶修立刻道:“我们刚刚撞破了一桩阴谋,预计很快要和研究院的人翻脸,忧郁你把飞船开到附近来,顺便从酒店把无敌带上。”

忧郁小猫猫应了一声,中断了通讯。星期一问:“你们下一步有什么安排吗?”

“视情况而言,还不太确定。”叶修说,“倒是你们,那些实验室里的机器人要怎么办?”

“总会有办法的。”星期一安详地说,“转换中枢一段时间没法修好,这里的治安方面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应该也不能对下面的实验室视而不见,这就够了。剩下的,就是机器人自己的问题了。”

“安全局会介入调查这里的事件。”韩文清说。

叶修迟疑了片刻,还是没有说话,对方却没注意到这点。星期一说:“谢谢,但你们已经帮了很多忙,接下来恐怕你们还会面对其他麻烦,可惜我已经没什么能为你们做的了。”

“要不是你,我们现在还在底下跟人混战呢。”叶修笑道,“爬树水平一等一的棒,不愧是小护士!”

星期一终于爬到了电梯井顶端,从坑道里一跃而出,降落在像仓库的地方里。它把三个人类放到地上,交叉八只金属肢体,行了一个学生实验室里的礼节。

“你们为我们带来了希望。”它说,“祝你们一路顺风。这份感谢,是出于我的自由意志。”

它举起两只机械臂,叶修和韩文清不约而同地伸出手,慎重地和它握了握。随即星期一就拖着小护士·改II沉重的躯壳,重新从电梯井爬了下去。


仓库的天花板此刻传来一声巨响,不知道被哪来的武器轰出了个窟窿,顶着忧郁小猫猫外壳的无敌从里面跳了进来。他看到有个人躺在地上的时候担忧了一秒,随即发现那个是从实验室里被带出来的副院长。

“这个家伙,”无敌最俊朗讶异地低头,“不是很像人啊?”

“别管他是不是人了。”叶修摆手,“带着他,准备走。”

忧郁小猫猫在通讯里说:“注意,研究院的人已经到了。”

韩文清上前一步,挡在了叶修前面。仓库的门锁被从外面破坏,研究院派来的随员连同几个黑市本地的安保人员涌了进来,把他们围在中间。

“叶秋先生,”为首的随员表情凝重地说,“听说您在看货的时候遇到了事故,幸好眼下一切平安。”

“多亏了韩队长。”叶修假笑了一下,在韩文清背后比了个手势。无敌最俊朗心领神会,拖着昏迷的副院长往旁边挪了挪,让他那肌肉僵硬的面孔暴露在来人的视线下。

随员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难看,他瞧了瞧副院长,又把目光挪回叶修脸上。

“在混乱中,我们碰巧救了这一位。”叶修若无其事地说起了瞎话,“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离职的前副院长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韩文清心想,原来以叶秋的权限,都并不会知道副院长被秘密处决这件事,那叶修和研究院的关系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随员咬了咬牙,说:“那请把这位先生交给我们,我们会妥善处理的。”

“难道不应该交给医护人员吗?”叶修一脸不解,“前副院长虽然曾经是研究院的人,但如今已经离职,他的去留,我们无权干涉吧。”

“这是研究院内部的命令。”另一个随员开口道,“事出紧急,请两位……三位到我们的浮空船上同行,尽快赶回总部。”

“好吧。”叶修妥协地说,“但我需要听听关于这件事的解释。”

下一秒,他把从韩文清口袋里掏出的烟雾弹猛地丢了出去。

对方完全没想到他们说翻脸就翻脸,一个个在刺激性气体里猛咳起来,涕泪横流。但安保人员还是奋力向他们冲来,想把几个人带上浮空船。

韩文清心知要被带走就糟糕了,反手一推叶修:“去去去你先躲起来。”

“韩队长!”随员抹着被呛出来的眼泪喊道,“向安全局发布这次任务的是研究院,现在我们有权修改要求!如果你不把任务目标带回研究院,将被视为对我们双方合作的挑战!”

“哦,那你会去填个表登记再提交吧,审核期限是三天。”韩文清冷冷地说,用撬棍挑飞了摸过来的一个随员,“我现在的任务是保护叶秋。”

“哎呀老韩,”叶修在他后面说,“我超感动啊。”

韩文清只觉得一双手臂从后面紧紧勒住了他的腰,接着一股大力传来,他顿时被拉的腾空而起。在这诡异的姿势下,他勉强试图扭头回望,只听见叶修贴着他的肩背道:“别乱动,你很重知不知道,手都要断了……”

从烟雾中抬起头的那些人看到的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从被打破的仓库天花板里,不知何时垂下了一条在月色中闪着寒光的长绳,尽头拴在那个穿西服套裙的年轻女人脖子上(……);这位女士抓着叶修的脚踝,叶修抱着韩文清的腰,韩文清在离地前反射性地抓住了副院长,四个人在空中挂成一串飞快上升,就好像有谁在另一端向上拽这根绳子一样。

安保人员端起磁冲枪想射击的时候,韩文清毫无心理负担地举起了副院长当盾牌。

随员们:“……”

几秒钟的时间里,这一串人就消失在了仓库天花板的大洞里。听到隐约的引擎声音,为首的随员脸色大变,一边冲出仓库一边喊:“追上他们的船!”

与此同时,控制浮空船违规悬停在仓库屋顶的忧郁小猫猫已经用绳子把他们吊了上来。确认了叶修和韩文清没受伤之后,她转向无敌最俊朗,发现那个绳结正死死勒在忧郁小猫猫那具壳子的脖颈上。

无敌最俊朗:“……”

他颤抖着赶紧把绳圈解下来扔了。

忧郁小猫猫用那张骑士般的英俊面孔露出一个“等会再算账”的狰狞冷笑,大步走回驾驶室。实际上现在的驾驶就由她在控制,对于半自主智能来说,活动外装在不在操作台前其实无关紧要。

“他们追上来了。”韩文清看着监控台说。

叶修指挥忧郁小猫猫开着浮空船远离城区,一路冲向禁飞带,至少破坏了好几百条空中交通规则,足够开出一长溜的罚单外加吊销驾驶员五十次飞行执照。紧随这座发疯飞船的后面,有两艘来自研究院的护送飞船也急速赶来,架势像是要把他们当场拿下。

韩文清眉头紧皱地看着路线:“你这是要逃进野生林区?”

他立刻明白了叶修的想法。埋骨之地靠近联盟边缘,再向外一点就是未被开发的茫茫林海,那里飞行器经常出现各种事故,所以入内探索的人基本都靠地面工具。然而那里也是危机四伏的区域带,就凭它至今也没能被完全开发,就足以证明有多难搞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置之死地而后快?”叶修说,“现在研究院估计铁了心要灭了我,还不如拼一把,应该可以从野生区逃到那些独立城邦,再迂回去神之领域。”

韩文清:“……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不过那群人确实想把你弄死没错,这是为什么?你带着的基因样本不要了?”

“要我带基因样本回去的人,和现在的主事者恐怕已经不是同一批人了。”叶修看起来也有点忧虑,“我觉得你现在下去还来得及……忧郁,给他拿个伞包。”

韩文清顿时怒了:“这时候你还想把我扔下飞船?”

“跟我走没前途啊。”叶修冲不情不愿的忧郁挥了挥手,让她老老实实照做,“我知道你说什么三天审核都是糊弄人的,万一等下研究院安全局的任务变更,你到底要是抓我呢还是抓我呢?”

“这有什么。”韩文清不为所动,“一进野生林区,所有的信号都失效,我看不到任务变更通知。”

叶修:“……”

“我确实对安全局忠诚。”韩文清说,“但我也不是因为什么私人原因消极对待任务,我看到了研究院的一些秘密,有责任把它调查清楚。安全局的宗旨是维护联盟的安全——这说的不是联盟政府,也不是研究院,而是联盟里所有民众的安全。”

“那你更应该站在安全局的角度上顾全大局。”

“这个基因机械化的改造计划,安全局此前完全没有资料,连我们队都没有听说过。”韩文清尖锐地指出,“说安全局和这项计划没关系,你相信吗?”

叶修默然。片刻之后他说:“好,等逃出去之后,我会把我知道的东西原原本本告诉你,之后怎么做就看你自己了。”

“废话少说。”韩文清转回控制台,“先逃出去再说吧。”

就在这时,浮空船猛地一震,忧郁小猫猫喊道:“他们居然敢在这里开火!”

“看来他们驾照的分要比我们扣得更多,赢了……”叶修飞快调整了一下视窗画面,正看到两艘飞船的前端放出刺目光芒。这里还是埋骨之地的辖区,他们在这里动用对船武器,事后免不了要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

然而估计他们现在是觉得留住叶秋和副院长比那个重要得多,开了一次炮之后就越发没了顾忌。叶秋这座船虽然看起来豪华,实际并不是战斗的料,一时间被逼的左支右绌,擦伤了好几次,这还多亏忧郁小猫猫高明的驾驶技术,否则大概已经坠地了。

韩文清叫过来无敌最俊朗,对他吩咐了几句,无敌于是踩着小高跟鞋哒哒哒地跑了。叶修瞄了他一眼:“你这招有点损啊。”

“承蒙你给的灵感。”韩文清客气道。

追赶他们的飞船忽然发现,叶秋座驾的跳伞口在这时候打开,一个黑影被从里面扔了出来。几秒钟后,减速伞自动激活,追兵用视窗拉进距离一看,在空中飘荡的赫然是副院长那张僵尸脸。

随员们:“……”

他们没有办法,只好分出一座飞船拉低高度去捞副院长。此时前面的浮空船已经到了野生林区边缘,然而另一座飞船仍然跟得很紧,忧郁小猫猫急促地说:“维持现状的话,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会被击落,此外即使顺利飞入林区,摆脱追兵的可能也不到百分之二……”

“好了,”叶修站到控制台前,“把操纵权交给我。”

忧郁小猫猫二话不说照做了。叶修一边控制浮空船逆行绕了个圈子,对着追兵直冲过去,一边警告道:“等一会可能有剧烈颠簸,乘客请系好安全带并把脑袋夹在双腿之间!”

韩文清:“……”

这种自杀行为让追在后面的飞船惊呆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叶秋座驾就已经径直冲着他们的炮口来了一发,然后整个飞船就这么横着撞了上来。

韩文清刚扣好座位上的安全防护,就感觉一阵强烈的推力袭来,整个船体都在飞速后退——他很快意识到,这不是飞船的变化,而是内舱在移动。

在两艘飞船于空中相撞的前几秒,叶秋座驾的尾部舱门打开,一座挂着降落装置的地面车就像是被海参喷出来的内脏那样从飞船里疾射而出。韩文清想起他第一次来到飞船上的疑惑,这座飞船外表看上去的体积确实和它的容量不相符,原来只因为它的内舱是双层构造。被套在内部的地面车平时充作驾驶舱,紧急状况时就如现在,可以完美地和飞船分离,将它的外壳抛弃。

只要一想这个弃卒保车的功能是何等烧钱,韩文清都忍不住在心里咕哝了一句土豪。

不过是须臾之间,空中的形势就已彻底逆转。不提远远被抛在背后、去救援副院长那一架,这边刚刚还你追我赶的两座浮空船现在已经冒着黑烟,齐齐向下坠落。边境的空中安保总算开始向案发现场赶来,而相比之下毫不起眼的黑色地面车已经在减速装置的帮助下越飞越低,跨过埋骨之地的边境线,最终如同一尾游鱼般钻进了野生林区的茫茫阴影中。


等到地面车开始进入平稳滑行状态,韩文清拆开安全座椅,立刻给队里发了条消息,告知了他们目前情况。这里离联盟还不太远,过一段时间,属于联盟网络的信号将被彻底屏蔽。

车里的通讯突然亮了起来,叶秋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混蛋老哥,你没事吧!”

“我能有啥事。”叶修叼着一根烟卷巧克力说,“话说你的消息怎么这么快?”

叶秋上下扫视舱里两人,确定他们都安然无恙,放心之余怒气值也渐渐升高:“因为我收到了我飞船的自毁报告啊。”

叶修:“……呃。”

“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把它改造成这样的!”叶秋提高了声音,“这浮空船在刚推出的时候我在发布会上排了五……”

信号就在这时候断掉了,叶修不禁舒了一口气。

野生林区的黑暗浓稠得伸手不见五指,因为里面有诸多潜在危险,他们甚至不能打开大灯,只能靠基本的红外探测配合近光灯前进。忧郁和无敌不知何时已经互换回来外壳,此时正忙碌地检查地面车的各项情况,韩文清起身走到叶修身边,提醒道:“深度差不多够了,晚上穿越野生林区太危险,不如停下来休整。”

“没错,所以我在找适合临时驻扎的地方。”叶修抬头笑道。

他们在仓库一顿折腾,现在都灰头土脸,韩文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一句目前气氛完全不搭界的话脱口而出:“……你脸上有泥。”

“是吗?”叶修不太在意,抬手抹了抹,结果擦得更花了。韩文清越看越不爽,从旁边抓了块手巾就准备擦他。

“等一下啊!”叶修挣扎道,“那是抹布!”

两个助理躲在不远处,无敌最俊朗小声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去递个毛巾什么的?”

“你少添乱,”忧郁小猫猫也压低声音,“那是培养革命感情的一种方式。”

大约二十分钟后,地面车终于在一处林间空地停了下来。无敌最俊朗率先跳下去检查四周,叶修和韩文清跟着后面。在走到树林边时,两个人同时停住了脚步。

韩文清皱眉看向林间的黑暗:“那边有什么东西。”

“我猜是人。”叶修伸出一只手,“赌点什么?”

韩文清啪地拍了一下对方的手心:“少来。”

叶修耸耸肩,扬声对树林喊道:“远方的朋友你们好吗?朋友你们叫什么名字?”

话音未落,黑暗中就出现了一缕摇曳的灯光。那道光逐渐接近,从夜色中浮现而出的是一个穿着白色实验袍的年轻男人,他提着一盏小小的应急灯,微笑地看着两个不速之客。

“远方的朋友你们好。”他点了点头,“我叫喻文州。”


————

想知道喻总怎么来的可以参照po主另一篇完结文《地O火》,不过不看也不影响观看本篇啦~

评论(86)
热度(642)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