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王+方]纷纷(四)

前文→(三)

少年眼的中二,是薛定谔的中二

————


方士谦已经忘了自己要问什么。

或者说,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思路,于是他摇了摇头,低头假装翻菜单。这里的菜单比较高冷,不像快餐厅那样平易近人,半张示意图都没有。他盯着其中一页,脑子里思考起谈话大纲。

他觉得不能再这么被对方牵着思路走了。今天他约饭(严格来说是找茬不成反被约)的目的主要有两条:拿回自己的孩子,以及避免在即将到来的周六餐聚上可能发生的惨剧。

咦,有点押韵,方士谦想。

他在心里给了跑远的思绪一个朱雀飞腿,让它冷静下来。关于两个基本目的,前一个已经达成了,后一个嘛……以他现在对于王杰希这个油盐不进、阴险狡猾的观感,他总觉得不管怎样,到时候见面一定会出现点什么不妙的状况。

“选好了吗?”王杰希问。

方士谦一惊:“还没。呃我有点选择困难症,我是说看起来都不错哈。”

“原来你这么喜欢甜点。”王杰希点了点头,“你慢慢看。”

方士谦这才发现自己一直都看的是甜点那一页。他仔细一瞧上面的东西,每个看起来都很神奇,比如冷酷到底冰淇淋、爱如潮水黄油酥、痴心绝对杏脆饼,还有大兴安岭熊爪糕。

……慢着,最后一个是什么鬼,虽然大兴安岭里说不定有熊,但是这个逻辑怎么想都有点不对。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类似“哎呀我到底要选冰淇淋还是熊爪糕呢好犹豫呀人家真苦恼”的话,顿时想给二十秒前的自己一个回旋踢。

“你点了什么?”他立刻转移话题。

“波纹贝壳厚意面,”王杰希说,“Bolognese羊肉酱。”

方士谦:“波波波那是什么东西?”

“起源自博洛尼亚的一种肉酱。”王杰希仿佛预感对方要继续发问,随即补充道,“博洛尼亚是阿尔巴尼亚的黑魔法之城,一流名校都坐落在它附近。”

“……”方士谦目瞪口呆。

王杰希合上菜单淡然道:“逗你的,它是意大利的。”

方士谦:“……”

“而且这个名字我也是刚刚百度的。”王杰希指了指旁边的手机,“我看你有点紧张,讲个笑话调节一下。”

方士谦千言万语化作一句怒吼:“我才没有紧张啊?!”

同一时间,他们邻桌的女孩也发出了愤怒的叫声:“应该感到羞耻的是你吧!我明明是来找你算账的好不好!”

方士谦:“……”

如果不是店员刚好来给他们点单,他觉得自己说不定马上就要用头撞桌来保持理智了。


等到第一道汤被撤下去的时候,王杰希说:“你想起要问什么了吗?”

“哦这个啊。”方士谦已经打好了腹稿,“我是要说……作为社团下一代的接班人,你有思考过怎么发展研究社吗?”

王杰希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问题毫不意外。

“原来如此,”他说,“这是来自前辈的考验吗?难怪要单独来见我,费心了。”

对对对对!方士谦在心里呐喊,虽然我也就是随便找个问题对付一下,不过请尽情脑补然后自圆其说吧!

“我思考过这个问题。”王杰希说,“我认为首要是提高我社成员的特异能力。”

他这种一本正经、仿佛站在讲台上作报告的语气十分具有感染力,方士谦不觉也严肃起来……了一秒,然后就茫然了:“特异能力?”

“是说读心和看相,这种基本素养。”王杰希解释道,“基础的话,至少也得学会判断别人的话是真是假。”

“这个研究社有什么关系?”方士谦莫名其妙。

“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我们总要循序渐进。”王杰希说,“通过在其他学生间营造神秘气氛,帮助大家解决纠纷,有助于培养玄学拯救世界的印象,吸引更多的人相信玄学、热爱玄学、了解玄学、传播玄学。因为我们毕竟不能在学校一直待下去,所以正如林杰师兄交给我任务一样,我们也要及时培养下一代接班人;而已经毕业离开学校,前往世界各地追寻玄学的先辈们,也会被社团校友会联结在一起,相互交流,共同进步,估计二十年内我们就可以把影响力渗透到各行各业,至于统治世界这种事情,就交给我们的后辈去做吧。”

方士谦:“…………………………………………”

邻桌的女孩哭着对男友说:“你在说什么,我一点都不明白……”

这时主菜端了上来,王杰希似乎并没有说出了可怕宣言的自觉,淡然地正了正餐巾,拿起叉子。

看着那盘博洛尼亚黑魔法之城羊肉酱波纹贝壳意面,方士谦迟疑地说:“你刚才说的……是开玩笑的对吧?”

“你看,”王杰希点头,“这不是很容易就判断出是真是假了嘛。”

方士谦:“……”

他恶狠狠地切了一片熏鱼。

“我觉得我现在要窒息了。”邻桌的女孩说。


王杰希属于那种食不言寝不语的类型,一直到甜点端上来,他才重新开口:“其实,我觉得你可能对我有点误会。”

绝对没有!方士谦在心里咆哮。

不过他的注意力被对方盘子里的点心分去了:“那看起来怪怪的是什么?”

“大兴安岭熊爪糕。”王杰希说。

方士谦:“……”怪不得黑不溜秋的,是不是加了芝麻啊。

“没有误会,”方士谦挖了一勺冰淇淋,“你不要多想。”

“是吗?那就好。”王杰希道,“我本以为受到传闻影响,你也觉得我在玄学上略有研究——不过事实恰恰相反,我是普通的唯物派。你能坚持自己的态度不被流言干扰,我很感动。”

他面无表情地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很感动”的意思。

“呃……”方士谦顿时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也不是没这么想过啦。”

王杰希那只眼睛静静地看了看他:“那你现在就知道了。”

方士谦点了点头,心里其实还是十分怀疑。他冒出一个念头:假如这人真的会读心,那么是不是应该知道我现在脑子里想些什么?

然而王杰希正在把叉子上沾到的酥皮抖掉,似乎并没有读他心的意思。方士谦随即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了,怕他作甚。

“所以你其实是不信的吗?”他问。

“信则有不信则无,”王杰希说,“如果连我自己都信了,那么就不容易让别人也信了。”

方士谦反复想了两遍这句话:“你这根本没有任何逻辑可言吧……以及,等等,你其实是想让别人信的吗?”

“别人怎么想,我是管不着的。”王杰希指了指自己的眼罩,“如果我说,这个下面有一只具有魔力的眼睛,你信不信?”

方士谦:“……啥?!你是认真的吗?”

王杰希默然片刻,问:“你看过《Another》或者《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吗?”

“没,”方士谦困惑,“中二病是什么?”

“举个例子,就是我觉得自己有一只有魔力的眼睛,并且别人还会相信,这么一种流行在未成年之间的症候群。”王杰希说。

方士谦:“我可没说我相信啊。”

“嗯,我也不这么觉得。”王杰希点头,“如果大家都理智一点,事情就好办了……不过不理智的时候,也有不理智的办法。”

接下来他们又闲聊了一会,方士谦觉得这个人跟你普通聊天的时候,还是很容易让人觉得愉快的,他差不多都要忘记此行的目的了。

结账离开的时候,邻桌的女孩一边擦着眼泪说“好吧,我原谅你了”,一边被她的男友搂着肩膀,在他们前面走了出去。在门外,王杰希停下脚步问:“你怎么回去?”

“我家近,走就行。”方士谦说,“你呢?”

“我也不远。”王杰希指了指相反的方向,“那就周末见了。”

“周末见……呃,等等!”方士谦一激灵,“周末你已经跟林杰约好了吗?”

“还没有,毕竟要看你什么时候有空。”王杰希说,然后补充道:“你放心,那肯定会是一次和平友好的谈话。忘了孩子的事情吧。”

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方士谦又一次深深觉得,这人搞不好真的会读心。


走在回去的路上,方士谦始终在神游天外,一会儿想《中二病也要谈恋爱》是什么,一会又脑补王杰希眼罩下面究竟有什么秘密,想着想着,就撞到了一个路人后背上。

那个人穿着隔壁学校校服,竖着比他高一个头,横着有他两个宽。

而且周围还有四个跟他横竖尺寸差不多,仿佛复制粘贴出来的大块头。

被撞的人回过头,然后低下头,缓缓露出一个凶巴巴的笑容:“嗯?”

“哎哟抱歉,”方士谦往旁边挪了一步,“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小子,”对方缓缓俯下身来,“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呃哦,方士谦在心里说。


纷纷(五)(完)

评论(42)
热度(686)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