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五点四)

开学好累,如无意外只能周末摸鱼了……

(对看过地下火的盆友们说,喻总的大外挂在这里我是不会给他续费的)

————


韩文清和叶修来到主舱的时候,发现两位客人到得更早,灯光调得很暗,忧郁小猫猫正将一幅地图投射到墙上。

几人互道早安后,叶修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现在是早上七点十二分,我们刚刚打开了隐蔽模式。”忧郁小猫猫报告道,“因为前方进入了覆盖监控的区域,因而在没有得到指示的情况下,我们暂时从它的边缘通过,视情况要不要进行接触。”

“呃……”黄少天显然还没完全睡醒,“这是开回联盟了吗?”

“应该不是。”喻文州指了指墙上的地图。在北边的一条边界线往上,有着详实的行政区划信息,而边界线外则大部分都覆盖着表示信息缺失的灰色,代表着情况不明的林区。“我们的位置离联盟已经很远了。”

虽然忧郁小猫猫在地图上添加了他们逃亡的路线,以及“停泊点”“老板朋友的飞船搁浅点”几个位置,但林区总体来说还是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叶修抓了抓头发:“这个方向,是蓝雨独立城邦吗?”

“显然不是啊,”黄少天说,“根本就是两个方向。林区里地图定位不准确的,找路只能靠人品了,你们要去蓝雨?”

“不,我就是随口一猜。”叶修耸肩,“对了,还没问你们要去哪呢?”

黄少天下意识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后者说:“我们还没有计划,你们随便在哪个聚居区停靠的时候,把我们放下去就行——联盟也可以。”

“我们一时半会先不回联盟。”叶修想了想,“既然你们不着急,那我还是准备再往远处走一段,再去接触附近的城市。”

黄少天一针见血:“我怎么觉得你们也在逃亡中呢?”

“危机重重的旅行才是男人的浪漫。”叶修一本正经地说。他转头问韩文清:“接下来的路我也不知道怎么走了,你对这里熟悉吗?”

韩文清刚才一直在盯着地图看,即使上面没有行政区划,但诸如河流、山丘的基本地形还是有大致轮廓的。他闻言道:“不太熟,不过你们刚才绕开的监控区域应该属于空中陵墓的投影居民区,隔着不远就是微草魔道协会的辖区,然后再向东的扇形区域里,轮回的势力范围大致就在某个地方,具体坐标我也不知道。”

其他人:“……”

“这还叫不熟啊!”黄少天目瞪口呆,“我也只对蓝雨大区那片熟悉点,该说不愧是安全局的队长吗……”

“估计这跟安全局没关系,”叶修说,“主要因为这个人对危害联盟安全的破坏分子的嗅觉比较灵敏。”

黄少天:“哈?你在说你自己吗?”

在毫无意义的拌嘴开始前,忧郁小猫猫适时地走来,给他们端上了早餐。

盘子里整整齐齐码着四袋营养剂。

“……等等,”叶修震惊道,“难道只有这个能吃了吗?”

“是的。”忧郁小猫猫保持着职业微笑,“因为我们抛弃了一部分机体,连带不必要的仓储也一并丢下了,因此我们暂时无法提供正常的早餐。不过请放心,储备的应急营养剂足够支持一个月的生存所需。”

叶修默默地拎起那袋营养剂,封皮上印着【金枪鱼卷芥末味】。

“除了这个味道,”忧郁小猫猫补充,“还有十五种其他选择供挑选,特别加入了今年大受欢迎的【椰蓉鲜肉五仁】和【胡椒咖喱兔肉】两种哦。”

叶修:“……”

他思考了两秒,抬起头:“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在附近停靠一下,来点补给,你们意下如何?”

在营养剂的威胁下,这个提案全票通过了。


空中陵墓的投影C区,今天的入关检查口迎来了一队脾气不怎么好的旅客。

他们开着一辆糊满尘土,到处沾着枯叶、鸟尾巴毛、果子皮和谜之黏液的破车,慢腾腾地开进了停靠区。虽然这副模样在联盟里肯定是要被人侧目的,不过在毗邻林区的城邦,这样的旅行者数不胜数,那些穿越林区还光鲜亮丽的家伙,才是人们重点注意的对象。

第一个下车的,是个面无表情,看起来心情相当不好的男人。他的同伴紧跟着他跳下车,往他肩膀上一搭:“唉你别生气了嘛。”

男人:“闭嘴。”

同伴:“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会把你的胖次挂在挡风架上晾干了!”

男人:“滚。”

同伴:“呃其实我想起来,似乎还有一条挂在那里忘记拿下来。”

男人:“……”

围观群众:“……”

说时迟那时快,男人抓住他同伴放在他肩膀的手,哗地给他来了个过肩摔,然后把他一拳打进了检查口院子的树丛里。

围观群众:“……………………”

还有不少人好奇地往他们的地面车上张望,不过那辆车实在太乌漆麻黑了,他们倒是没有看到迎风飘扬的胖次什么的。

另外两个人也从车里下来了,其中一个忍不住说:“我以为你早就会这么给他一拳了。”

一开始的男人黑着脸不说话,他们几个很快通过了检查口。在等候区准备办理入城临时证明的时候,又有一群穿着绿衣服的谜之客人经过,抬着一个浴缸状的大箱子。检查口的人工办事人员问:“你们这是什么,打开看看?”

绿衣人头领:“是尸块。”

办事人员:“……………………”

由于并没有碎尸不许入城的条例,办事人员在打开缸盖检查了一下后(他的表情非常痛苦),就把他们也放进去了。

过了五分钟,那个被打进树丛的家伙顶着满头树叶跑了出来,追上了已经走远的同伴们。

黄少天说:“老叶,多日不见,你演技又上一个台阶啊。”

“别看他这样,”韩文清哼了一声,“扮起霸道总裁来像模像样的。”

“什么叫扮,”叶修把头发里的叶子往下扫,“我那是本色出演!”

“这回也是本色出演?”黄少天问。

叶修慈祥地说:“要不要我把你的小兔子睡衣也挂到防风架上去啊?”

“刚才还顺利吗?”喻文州及时扯回话题,“有没有把东西放进他们的采样机器里?”

“没问题,已经塞进去了。”叶修道,“我看他们的技术不怎么先进啊,是因为和微草那帮人离得太近了吧。”

他们在进城前,就商量好了这个临时计划:由于几个人的身份都比较敏感,为了避免在入城口留下太多资料,他们准备派一个人进去在采样机器里植入远程连接仪器,监控他们的信息动向。在用来决定人选的“谁能在装满营养剂的箱子里抽出最好吃的一袋”大赛里,叶修手气不佳,拿到了一包脆皮生鸡味,不得不强行出演被打进树丛的那个倒霉鬼。

“不过老韩你还真打啊……”叶修揉了揉脑袋,“我现在还觉得有点晕呢。”

“你不是即兴表演的很开心吗。”韩文清说。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真的把他的胖次挂到防风架上啊?”黄少天好奇地问。

韩文清:“……”

在这帮人说出更不靠谱的事情之前,他率先走进了旅馆大门,对柜台说:“麻烦给我们一个四人套间。”

“不不不,等一下。”叶修跟上来说,“你醒醒,我们钱不够啦。”

他冲韩文清眨了眨眼睛,后者立刻醒悟,如果不想留下痕迹的话,无论是韩文清的还是叶秋的信用卡,现在都最好不要使用。

韩文清看他一眼:你作为一叶之秋活动的时候,没有备用金额吗?

叶修摊手:当时还是和嘉世有关系……现在你也懂了。

韩文清摇了摇头:那现金能量块总有点吧。

叶修于是点头:这个倒是有点,虽然不多。

“他们到底是怎么通过眼神交流的啊?”后面黄少天一脸惊悚地小声问。

喻文州想了想,也小声回答:“可能是所谓的‘最懂你的人是对手’吧……虽然我好像还是闻到了谜一样的气氛。”

韩文清跟柜台说:“那就换成四人标准间。”

“这个也不够啊。”叶修道。

韩文清:“双人标准间。”

“……还是住不起。”叶修忧虑地说。

“你们还有能住下四个人的更便宜的房间吗?”韩文清问

柜台认真地查询了一下:“您看地下仓库如何?我们可以给你们分配一个空位,不过最近那里存放了一些野牛,你们可能得睡干草了。”

韩文清:“……”


最后他们还是住了双人标准间,黄少天付的帐——他是四个人里唯一那个带了钱的。

旅馆的设施比较简易,椅子只有一把,四个人不得不坐在地毯上,让韩文清把他的机械调试设备架在椅背,对检查口的系统进行干扰。过了大概十分钟,韩文清皱眉到:“有点不对。”

“怎么回事?”喻文州问。

“一般来说这种进城关卡都是机械自动化,如果派出人工检查,基本都是特殊时期。”韩文清说,“而这里的检查采样机器很奇怪,它只对面部进行扫描,程序不进行记录,只对被采样的一段脸部区域进行分析,检查是不是进行过伪装,或者做过生化手术。”

“呃……”黄少天迟疑道,“就是看你整没整容呗?”

韩文清:“差不多。”

“是哪个区域?”叶修若有所思。

韩文清把屏幕转过来,给几人看上面的图像。在一张模拟面部上,眉毛以下、鼻梁以上的部分被涂成了亮黄色,标示出了检查的范围。

“这是检查眼睛?”黄少天纳闷道,“为什么要检查这个呢,哦等等,该不会是……”

他停住了。在座几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某个人选,他十分符合系统想要捕捉的特征,并且严格来说,这种大张旗鼓搜查捕捉的对象如果是他的话,也不算是小题大做。

但是,投影C区作为和微草一河之隔的邻邦,究竟为何敢于公然在辖地里通缉北方六省的幕后领导者、微草魔道协会的现任会长王杰希?

“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黄少天说,“肯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评论(70)
热度(630)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