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六点一)

我知道坑了太久,请随意殴打……

前文→TAG

————


四个人回到旅馆的双人间,坐在地毯上开会。

黄少天打开一罐青椒汽水:“我们这边不太顺利,这里的公共交通好像完全停摆了。”

“什么情况?”韩文清问。

“首先,官方的车队和长途浮空船都无限延期出发。”黄少天说,“我打听了一下,也有段时间没有新的车或船入境了,不过仅限公共交通,像我们这种私人入境还是可以的。”

喻文州补充道:“从各种迹象来看,信号站可能被屏蔽了,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宣布进入战时的意思。”

其他几个人倒是听懂了,不管在林区里还是联盟区域,屏蔽一片区域的出入港信号都不是小事,只在特殊情况才会有这种严厉限制。韩文清皱眉道:“那这里不是相当于与世隔绝了?”

“有点这感觉。”黄少天点头,“不过想想我们进来的时候,根本不像是戒备森严的样子啊。”

“而且现在区域管理者也在阻止游客离开。”喻文州说,“倒没有明令禁止,但据说凡是离开的人都莫名其妙消失在了林地里。”

叶修:“……这什么黑店啊?”

喻文州无奈道:“我们好像一脚踩进坑里了。”

“从这转程走不现实。”黄少天摊手,“看来我们还得再搭会儿你们的车了,离开这鬼地方再说。”

“这没问题。”叶修说,“不过你先听听我们碰到了什么……”

他讲了讲他们采购物资时的遭遇,听到咸鱼大街那里,黄少天兴致勃勃道:“所以你们跳舞了吗?”

“跳了。”韩文清面无表情。

“感觉如何?”黄少天追问,“有没有被踩到脚哈哈哈!”

“那不是重点好吗!”叶修不得不打断,“重点是……你先把那个青椒汽水放下。”

黄少天警惕道:“你又要说什么大新闻了?”

“我们在那个舞厅里碰到了王杰希。”叶修说,“然后他被治安队抓走了。”

黄少天:“……”

喻文州:“……”

“这里的治安队什么来头啊!”黄少天一拍大腿,“太有种了!”

叶修看向韩文清,后者解释道:“空中陵墓的投影区是个松散联合,每个区域各自为政,C区……我没看过它的详细资料,应该没有进入我们的档案里。”

其他几个人看着他,明白潜台词是“这边人没惹过什么大事,所以我们也就没有来处理过纠纷”。叶修说:“飞船备品修理店的店主说过一句,他们从这里的遗迹里挖出了东西,这应该是导致封锁的直接原因。”

韩文清皱眉:“遗迹应该早就被挖的差不多了,而且说是上个纪元的遗留产物,其实从前并没什么有价值的发现。”

“会不会这个导致现在信号封锁局面的东西,就是从遗迹里挖出来的?”叶修问。

喻文州一怔:“你是说?”

“还记得之前我说,我和浮空船主控之间理论上不会被现有技术阻断的交流也断开了吗?”叶修说,“当时我们猜测是有什么超新黑科技把信号给屏蔽了,如果这项技术恰好是从遗迹里挖出来的,那不正好说明它是从何而来的吗?”

黄少天:“就算挖出了东西,要投入应用,也要不短的时间吧?”

“这得看他们找到的是什么了。”叶修叹气,“虽然只有很小的可能,但不排除他们就是找到了这样不用很累很麻烦就可以发论文的技术。”

“那么问题就来了。”喻文州说,“第一,这种机密怎么会连店员都知道?第二,那些把你们引向咸鱼酒吧的人是怎么回事?”

“还有,交通港关闭信号这件事也很奇怪。”韩文清也道,“既然有了这样强大的信号屏蔽器,无论是出于保密考虑还是治安考虑,都应该派人手控制出入境流动,光屏蔽信号有什么用?我们明明很轻易地就进来了。”

“关于这个,我倒是有一个猜测。”叶修说,“假如这个信号屏蔽的装置,根本不受他们控制呢?”

喻文州沉思道:“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你的意思是,港口的信号关闭不是治安官的命令,而是不得不这样?并不是他们想要关闭,而是想发都发不出去……别说,这也不是没可能。”

“什么屏蔽器能做到这一步啊?”黄少天吃惊道,“我是不知道你所谓的那个交流方式有多黑科技啦,但是要是连港口都能强行屏蔽,这可不是一点半点的覆盖力。”

“只是个脑洞,还有很多解释不了的事情。”叶修说,“比如喻文州那两个问题,再比如为什么离开的人都消失了,我倒觉得与其研究这里发生了什么,不如赶紧走人。”

“对。”韩文清难得对他表示了赞同,“出了这里就算碰到危机,也比屏蔽下的情况可控。”

这地方实在过于邪门,四个人飞快达成了一致,决定先不管补给问题了,走为上策。他们迅速收拾东西的时候,叶修帮着韩文清拆卸他那台小机器,拆着拆着就发起呆来。

韩文清用机盖敲了一下他:“怎么了?”

“哎?”叶修回过神,“我在想……我总觉得这个场景有即视感。”

“什么场景?”韩文清不解。

“我们决定来这边补充物资的时候。”叶修一下想了起来,“还记得那时候吗,我们因为发现食物有点不够,决定中途停下来补给。”

韩文清也意识到了:“你是说,那时候我们也是很快就一致通过?”

“没错。”叶修把机盖从韩文清手里拿过来,“刚才的决议,我们都觉得这是个正确的选择,但是之前补充物资这个决定,仔细想想,其实并没有什么站得住脚的理由吧?”

“但也没有不来的理由。”韩文清说,“毕竟那时候谁也不知道C区有这种奇怪的问题。”

“我感觉那时候的决定有点不合常理。”叶修自言自语,“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引导着我们做出进入C区的选择一样。”

还没等韩文清答话,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了。

四个人一齐看着门口,黄少天的手已经放到了腰间。门外的人彬彬有礼地说:“请问带着黑桃标记的两位先生在这里吗?”

“那是什么鬼?”黄少天小声说。

韩文清和叶修对视一眼,伸出手背来给他看。两个人手上都有一枚小小的黑桃,这还是在咸鱼酒吧跳舞之前,里面的酒保给他们印上的。

“哎呀,”黄少天叹气,“扫黄打非的后续上门服务来了。”

叶修:“……”

“有什么事?”韩文清冲着门外说。

“希望两位可以和我们走一趟。”门外的人回答。

黄少天眨眨眼睛,比了个“要不要突出重围”的手势。叶修摇了摇头,又看了看韩文清,后者会意,过去打开了门。

不出他们所料,外面站着的正是两个把王杰希带走的绿制服。韩文清冷静地说:“这是要拘捕我们?”

为首的绿制服下意识倒退了一步:“不是的先生,只是有一项调查请你们配合,时间不长,不会干涉两位的自由……”

看他们也没有要和房间里剩下两人搭话的意思,叶修说:“那就带路吧。”

  

绿制服开的是一辆普普通通的商务车,让他们坐在后座。至少从表面来看在,这确实不是把他们当成嫌疑人的意思。

上车之后,韩文清就敏锐地发现叶修有点不对劲。虽然他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但好像整个人都陷入了出神中。

韩文清推了推他:“怎么?”

叶修转过脸看着他,表情很茫然,迟缓地回答道:“没……什么。”

这要没什么就怪了!韩文清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正想叫绿制服停车,叶修忽然按住了他的手。

他的神态又恢复了正常,低声说:“我没时间了,拿着这个。”

韩文清看到他把一根细绳顺着衣领勾了出来,那个他见过好几次的合金小方块挂在绳子上,正发出微弱的光。

他们离得很近,叶修把小方块放进他的掌心,碰了碰他的手指,示意他合拢起来。

韩文清看到绿制服从后视镜瞄了他们一眼,对上他的视线,就立刻仿佛“我什么都没看到”地转开了。叶修压低声音:“你能通过这个联系我,记住这个就行。”

这个东西不管从什么角度上都不像是个通讯器。韩文清紧皱眉头,这些天的并肩作战,乃至更久之前针锋相对的时候培养出来的无形默契,让他并没有问他要做什么。

“相信我。”叶修轻声说。

韩文清只感觉眼前一花,对方就这么在车座上凭空消失了。绿制服回头看了一眼,也惊呼起来:“发生了什么?他人呢?”

“实话说,我也不知道。”韩文清面无表情道。

他手中仍握着那个合金小方块,挂着它的细绳没有断开,而是完完整整地从他手中垂了下去。




————

太久没更新了啰嗦两句。老叶有话不说完是有原因的,他等会儿马上就回来,下更解释这个副本的谜底,设定蛮常见的……虽然并不科学,但是诸如“他变成蝴蝶飞走了”这种魔幻的设定也是不会出现的啦(

评论(121)
热度(769)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