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喻黄]致胡萝卜(二)

虽然大家都猜到了写信人的本体,不过本篇没有别的CP,他们就是写信交流的纯洁关系啦,青春是多么美好(诶

前文→(一)

————

  

前略,致胡萝卜:

  

收到你的回信真是太高兴了,祝贺开学!我觉得胡萝卜这个名字很好听,也很好吃,比秋葵好吃。最近食堂的秋葵掉落率真是丧心病狂。

原来你进的就是传说中的药(划去)微草学院,这真是人生何处不(划去)命运的安排。我有点好奇你对信鸽做了什么,它回来的时候仿佛烫了一个泡面头,吓得我把它送到了校医院。校医说鸽子没有生病,这种发型是高空中强烈气流导致的,但这好像不是很科学。后来教官看到了鸽子,一口咬定是你药(划去)你们学院的人给它喂了奇怪的东西,然后拿走了我的书签,说要给你们寄个炸弹。

希望他不要真的寄个炸弹,不过你可能已经收到了。

虽然没了定位书签,有通信地址的话也无所谓啦。这段时间的学校生活多姿多彩,不管是同学斗殴,食堂游行,还是浴室里神秘消失的肥皂之谜,都十分值得一讲。特别是之前隔壁屋想用你校的扫帚翻墙那位兄弟,他居然想办法把扫帚从拖布堆里偷了出来,打算继续他的越狱买烤串大业。当他从窗台骑着扫帚一跃而下的时候,发现扫帚其实已经失灵了。我猜这是神通广大的校长干的。

还好他有信仰,而且他住二楼。

(中略三页)

……

说到教官,自从你上次的信里提到复兴战争之后,我就发现我其实一点都不了解他。从前我以他为努力目标,是因为他站在剑系的顶峰,是公认的最强者;关于他的过去,我除了知道他在复兴战争中很有名之外,别的就不知道了。这不是因为我历史学的不太好……好吧,可能就是因为我历史学的不太好。复兴战争还没过去多久,要背的东西已经堆成山了。

从前我觉得,即使是剑圣,我也不是非要复制他成功的道路。当然啦,我现在还是这么想,但是哪怕只是作为教官,我也挺想知道他过去那些事情的。教官虽然话比较多,但是在我们面前很少说他曾经的故事,顶多讲讲他在千波湖抓螃蟹,或者在无主之地挖土豆吃的经历。要是有人非要问,他就会说:自己到图书馆看去!

嗯,和时常说老子过去如何如何的人比起来,还是教官比较谦虚。不过能说“去图书馆看”这种话的,好像也没有几个吧?

事实证明,我校的图书馆里根本看不到什么内容,比从同学聊天里听来的也多不了什么。当然历史书和讲军事的教材里都会提到他,不过都是某某年出现在某地,某某年带领部下打爆了什么什么,实在是太不具体啦。他的很多行动大概都是机密,所以根本没什么好写的,假如他待在统战部的话,也许书里的内容会更详细一点——但那样我就不会去找了吧。

不过还是有些新发现,我们校长作为指挥者,在复兴战争里相当活跃,不知不觉就看了许多关于他的故事。你们校长的名字也经常出现,说来虽然他们属于同盟,但两边似乎一直在别苗头,我有点明白咱们两边学校剑拔弩张的气氛是怎么来的了。

扯远了,总之我觉得问你说不定比较有希望。教官毕竟是你的爱豆(划去)职业目标,你肯定知道很多八卦新闻边角小料之类的吧?在我校的图书馆里找出一本野史真的太难了,连猜都找不到地方。举个例子,教官是中部出生,在第六区上学的,明明在毕业那年的五月还在学校的志愿活动里亮过相,可是七月却出现在南部前线,第一次参与了小规模战役……那时候南线的战火可是还没打响,他又不是不用准备答辩,跑到那里去到底是为什么呢?

总之有什么料,尽管跟我讲吧!我会努力忽视你的爱豆滤镜(划去)努力从客观出发来理解的。

  

很好奇的,

大葱头

  

**

  

前略,致大葱头:

  

这次的鸽子看起来有点胖,你校邮递所的伙食一定很好。

你的信比炸弹晚了几天寄到,那天鸽子带的水球在食堂上空爆炸了,差点浇了我一头。校长刚好也在附近,他说他闻到了秋葵的味道。我觉得他挺清楚我们在搞什么鬼的。

高年级的学长说,如果肥皂消失了也绝对不要去找,再买一块就对了。我问为什么,他说是有一种诅咒,不过我们这边的魔法师似乎不时兴诅咒之类的,那应该是你校的专业领域吧。你们年级的业余生活听起来很棒,不像我们,去草药实验田里拔草翻土是必修科目,据说这有助于修身养性。最可怕的是,做这个居然还不让戴耳机,说是会影响药草的心理健康……每次从温室里回来,我都觉得自己可以进行光合作用了。

告诉你一个小窍门,如果我校杂货店售出的普通飞行扫帚遭到外力禁制而失灵,一般重启下就好了。它会恢复出厂设置,需要重新调试速度和方向敏感度,但翻个墙应该不成问题。

(中略一页)

……

关于你们的教官,我必须严正声明,他不是我的爱豆。职业目标和爱豆是不一样的,虽然我墙上有他的海报,买了他的杂志,收集了他的剪报,但是他不是我的爱豆。就算他忽然结婚,我也不会把他的纸片挂出去卖掉的。

而且即使我有研究过他的历史,看得也都是他单枪匹马深入敌方阵地,或者千里独骑暗杀对面指挥官之类的故事,你说的那些内容我反倒没注意过。看来我的粉丝力还不(划去)不过你说得对,身为剑圣,他的行踪确实特别神出鬼没。

所谓最了解你的是敌人,我校图书馆里也有许多记载你校老师们的资料。许多都不太靠谱,比如《千波湖畔的爱情与死亡》,《战火里盛开的罪恶之花》,《剑圣秘史》之类……一开始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野史八卦,后来校长说,真相总是隐藏在流言中的。

八卦版本多了,有个好处就是可以互相对照。在《剑圣和他的一百零八个红颜知己》中,提到的很多女士,在正史或者其他的版本中都可以找到原型,不是同学,就是上司,或者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而且剑圣从来没有传出过什么铁板钉钉的绯闻,这些我统统不相信,一定都是胡扯的。

不过除了那些野史,这边还是有些具有权威性,能写进文献索引而不会被老师喷的资料。先说你提出的那个疑问吧,我们校长在学校的时间和剑圣差不多,虽然不是一个学校的,但是就在剑圣毕业那年的年初,他们的学校之间举行过交流活动。这次活动被记载在微草魔法学院的资料里,作为校史的一部分,有详细日程作为参考。

【见复印件】

交流赛中,双方学校的学生队伍名单一般会列在其中。但是和我校比起来,剑圣母校的参赛队伍没有写学生姓名,特别是当时的队长,不知为什么完全没有指名道姓。剑圣倒是被提起了好几次,他在中间表现突出,中部战线来观看的代表还对他发出过邀请。

没错,是中部战线,他最后为什么忽然去南部,莫非是他看代表不太顺眼?

关于你校五月的那次志愿活动,这边完全没有相关资料,也许你可以查查看。关于交流赛的事情,我可以试着问问校长,不过他这两天出门了,要下周才回来。祝我好运吧。

  

也很好奇的,

胡萝卜

  

P.S. 信封里有几张剑圣的写真,如果你能帮我要个签名就太感谢了!

评论(85)
热度(987)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