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让专业的来(一)

架空世界,大家一起打怪兽的故事。主西皮韩叶,其他CP涉及双花/少量林方/少量包罗/微量喻黄/冰天雪地卖安利的少量肖王无差

【修文6/13】

 

(一)


罗辑来到男生宿舍二楼水房的时候,走廊和楼梯口已经被看热闹的人群挤满了。他努力踮着脚,从几个校篮球队员又高又宽的肩膀缝隙间往里看,隐约看见热水箱横放在长条凳上,水流了一地。

“这水房怎么啦?”他问。

“热水箱炸了!”回答他的是前面的一个篮球队员,“就刚才。”

罗辑一怔:“伤着人没?”

“有人手背被烫到点皮,不过离得远,没什么大问题,送校医室了。”篮球队员回过头,朴实刚健的面孔上洋溢着八卦光芒,“——这回水房鬼影那事儿可算是有证据了!”

罗辑知道他说的鬼影是怎么回事。最近两个月来,不断有人目击到男生宿舍二楼的水房里有个鬼影,很多人都是半夜起来去洗手间的时候,被蹲在热水箱附近的黑影给吓一大跳,最后仔细看却有什么都没有。

这种口口相传的灵异事件在寂寞的大学生之间一点都不稀奇,罗辑一开始听的时候也没往心里去。不过这件事被传了挺多天,他稍微感觉出来那么点不对劲:这灵异事件不比那些流传已久的旧传说,声称自己看到了鬼影的全都是同一座宿舍楼里的人,而且目击者还在不断增加;去掉传言里讲述者夸大其词和自吹自擂的成分,有一个因素在众说纷纭中始终不变——那就是热水箱。

所有人都表示看到的黑影是挨在热水箱附近的,但“一晃又不见了”,既把这件事渲染得有模有样,又让人打心底觉得不靠谱的成分更多。不过这回热水箱事故,倒是让大家第一时间联想起了这个鬼影的传言。

“我觉得这离证据还差的远。”罗辑认真地说,“虽然据说鬼影蹲在热水箱边,但是所有目击都在夜里,没有一次发生在白天;而且即使鬼影总是和热水箱一起出现,却没有现象直接表明说它会危害热水箱,这次水箱炸了也没人见到它;最后在这个没有切实证据证明超自然力量存在的世界,热水箱发生故障的可能,远比有鬼弄爆热水箱这个解释更有说服力。”

篮球队员:“……”

罗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给对方的八卦之火迎头泼上了一桶冷水,他趁着围观群众开始渐渐散去的空当,往前挤到了案发现场。

满地的水已经凉了,但是拼砖地面还是湿漉漉的,那个热水箱被从台子上搬下来,侧面朝上放在了条凳上。说它炸了其实有点夸张,从它现在的状况来看,应该是有个边角泄漏导致热水从里面喷出来了一部分。根据围观群众的议论推测,当时的情况也差不多就是这样。

罗辑忽然注意到有个白色的东西掉在墙角。他凑近去看了一眼,是只摔成两半的杯子,翻过来朝上的杯底上,印着个看起来颇为眼熟的标记。

那是一把半打开的长柄伞。

 

兴欣酒吧坐落在离大学不太远的小巷里。可能是这个名字取得一点都不酷炫的原因,里面的客人一贯不多。罗辑第一次碰巧摸进来的时候刚上大学,还没满十八岁,里面的女老板硬是没卖他酒,塞他一杯果汁就把他打发了。不过他也发现这地方有不少优点,比如安静,再比如……无线网特别快。

一来二去,他就成了这里的常客,也跟里面的几个店员混了个脸熟。除了酒吧女老板,出现比较多的还有一个姓唐的短发漂亮妹子,她曾经单手把一个喝醉耍疯的客人拎起来扔了出去,罗辑基本不敢靠她太近。再有,就是一个整天坐在柜台后面,叼个烟卷也不点燃,不管是倒酒还是聊天都带着那么点懒洋洋感觉的店员。

这人自称叶修,一般客人很容易把他当成是这里的调酒师,不过罗辑从没看他调过酒。大部分时候,他都把衬衫袖子卷起来一半,对着摆在柜台上的手提电脑敲敲打打,偶尔给人结个账什么的。

罗辑觉得他八成是老板来混饭吃的亲戚。

不过他今天来店里的时候,正好就是这位散发着混吃等死气质的店员坐在柜台后面。叶修罕见地没有在摆弄他的电脑,还冲罗辑打了个招呼。

“今天看起来气色不佳啊,罗辑同学。”在罗辑坐上高凳的时候,他夹着烟说,“我猜你肯定碰上什么灵异事件了。”

“这你也能猜对?”罗辑大惊。

“乱猜的,还真是?”对方饶有兴趣道,“什么灵异事件,说来听听。”

罗辑心里也有不少疑惑,索性把刚刚发生的事和之前的传言一股脑地都讲了讲。叶修听完之后感慨道:“现在的大学生真寂寞,这点没影的事都要大惊小怪的。”

“这可不是没影的事。”罗辑在面对流言的时候不怎么相信,但是真碰到一个比他还不信的人,他反而站在了认为事有蹊跷的一方。“虽然有鬼这个说法不靠谱,但是那么多目击者总不可能都是胡扯的吧?肯定有什么科学的说法可以解释这个问题。”

“我觉得,”叶修说,“你最好别太相信科学。”

“你刚才不还说你不信有鬼吗?”罗辑反问。

“我没说不信。”叶修把他的混合果汁端了过来,“其实热水箱的鬼既然蹲了那么久都没对你们做什么,你们也没必要太担心。 ”

“可是热水箱刚刚确实炸了啊。”

叶修摊手:“你看,你不是也潜意识觉得是鬼弄坏了热水箱?”

罗辑一怔,总觉得自己表达的其实不是这个意思,说来说去却被对方给绕晕了。叶修先去柜台另一边给离开的客人结账,回来之后罗辑又提起了别的话题。

“你们是不是出了杯子周边?”

“周边?”叶修不解。

“印着你们店标记的杯子。”罗辑朝柜台里张望了一下,“马克杯,白色的。话说我不记得你们有卖杯子啊?”

“哦,那个是前段时间店里万圣节活动的奖品。”叶修点了点头,从柜台底下又拿出一个,正是罗辑在水房里看到的那种。完整的杯子除了底部,侧面也印着雨伞图案。

罗辑对杯子有了点兴趣。“现在它还卖不卖?”

“你可别买。”叶修把杯子往柜台底下塞,“这东西就是普通杯子随便印个标记,我们老板的一贯省钱风格。”

罗辑心想幸好陈老板没在,不然听了这吐槽肯定又要火大一回。

“卖我一个吧,”他坚持道,“我挺想要个的。”

“我这还剩一个,干脆送你了。”叶修耸了耸肩,从柜台底下扯出一张纸,用礼品店的手法熟练地把杯子包上。“替我们老板说一句,感谢你对本店的支持。”

“啊……谢谢。”罗辑手忙脚乱地接过来。

其实他也弄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这个东西,也许是热水箱边那个摔碎的杯子让他有点不安——但是从科学的角度想,一个普通的杯子不可能会导致热水箱故障。在离这间酒吧很近的大学,一个学生有这里活动的奖品杯子,拿着它打热水的时候恰好遇到水箱泄漏,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因果关系。

可是再加上传言里的鬼影,事情真像他猜测的这样巧合吗?

“你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的,”叶修说,“可别被鬼故事吓得不敢半夜去洗手间了啊。”

“我才不怕!”罗辑本能地反驳,“就是有点好奇。”

“加油吧,名侦探!”叶修比了个点赞的手势,又给其他客人结账去了。

罗辑没在酒吧待太久,出门的时候恰好和一个长发飘飘的美貌姑娘擦肩而过。这才是夏末秋初,那个姑娘却穿得一身毛茸茸,让罗辑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对方低头猛按手机,迈进门的时候一脚踢到门槛,罗辑正以为她要摔倒了准备伸手去扶的时候,姑娘却在那一瞬间调整了步伐,连身子都没晃一下地继续往里走了。

联想起酒吧里那个姓唐的店员,罗辑顿时感觉现在的妹子都深不可测。

他原本打算先回宿舍,但在经过楼下的时候又改变了主意。他记得校园靠近角门的地方有个临时的垃圾处理站,从宿舍楼搬出来的大袋垃圾会暂时放在那里,等着每天一次的车来把它们拉走。如果出现故障的热水箱要丢掉的话,就只会丢到那个地方去。

罗辑跑去那边一看,热水箱果然正躺在地面上。

这个通向校园外的角门早就锁死了,鉴于附近永远都飘荡着一股垃圾味,几乎没什么人会来。在接近黄昏的日光下,罗辑顶着怪味蹲在热水箱旁边研究,觉得自己非但没有半点名侦探的风范,还显得特别鬼鬼祟祟的。

“——你这家伙鬼鬼祟祟的在干嘛?”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罗辑恍惚觉得好像自己内心的吐槽被投射进了现实,顿时产生了一阵庄周梦蝶子不是鱼的迷茫感。不过理科生的动摇是短暂的,他立刻扭过头,看向发表这句评论的来人。

他脱口而出:“你根本没资格说我鬼鬼祟祟吧?”

眼前的人头发有点长,背着个大包,乍一看就不像什么良民。最要命的是他还戴着个蓝色医疗口罩,把脸遮住大半,整个人看起来就是“鬼鬼祟祟”这个词的教科书式诠释。

“我这是在工作。”对方理直气壮地说。

罗辑打量他,“工作要来垃圾处理站?”

“你不是也一样在这吗?”

“我那是在调查,调查明白不?”罗辑试图跟他讲道理,“我在调查我们宿舍楼的热水箱故障问题……”

“原来是同行!”对方惊讶。

罗辑:“……”谁跟你是同行啊!

但这时候对方已经一脸正经地把手伸出来了:“我叫包荣兴,你可以叫我包子。”

“你好。”罗辑出于礼貌伸手握了握,“我是罗辑……”

“听说我们这一行竞争很激烈,”包子又严肃地说,“你要小心啊!不过你看起来就很弱,跟我混好了,我会罩着你的。”

他直率地拍了拍罗辑的肩膀,差点把他拍趴下。

罗辑瘫着脸道:“你误会了,我根本不知道你是干哪一行的。”

“你不是来调查热水箱的吗,”包子疑惑地看着他,“敢情你是个彻底的菜鸟?”

“我是来研究热水箱的……”罗辑已经放弃了和他正常交流的尝试,“你是我们学校的?我好像没在宿舍见过你。”

“我不是你们学校的啊。”包子一脸理所当然。

罗辑张大了嘴。“那你怎么知道热水箱这事的?”

“我的消息可是很灵通的。”对方得意地笑了笑,又问:“你先来的,发现了什么没?”

“我只知道这个热水箱肯定不是自然故障。”罗辑说,“它就算坏掉,也不会泄漏的这么奇怪。”

“就知道里面有古怪!”包子一拍大腿,“我真是太机智了!”

罗辑:“……”机智到我完全跟不上你的思路。

还没等他说什么,包子就掏出了一个带着奇怪天线、看起来有点像老式半导体的东西。他摆弄了下那玩意,让天线冲着热水箱,接着一阵有节奏的低沉嗡嗡声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这是什么?”罗辑瞪大眼睛。

“侦测器。”包子边转动上面的旋钮边说,“我自制的。”

虽然听到后半句话的时候罗辑已经觉得很不靠谱了,但他还是问了一句:“侦测什么用的?”

“那还用问,”包子说,“——当然是我们要抓的‘异种’啊。”

还没等罗辑反应过来这句中二气息满溢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就猝不及防地目睹了一幕违反他十多年来世界观与科学认知的场面。

一团黏稠的黑色影子骤然从坏掉的热水箱上腾空而起,冲着他扑了过来。

罗辑狼狈地在地上一滚,才逃过了被这黑影糊一脸的结果,但背后的书包却像是被利器划破那样,瞬间就裂开了个大口子。有样东西从书包里掉了出来,罗辑下意识地一伸手把它抄住,才没让它摔在地上。

“往哪跑!”包子大喊。

罗辑抬起头,发现黑影一击不中立刻缩了,正化成稀薄的雾状滑向角门外。包子这时候居然还记得把罗辑从地上拉了起来,随即高举半导体,冲着黑影逃离的地方狂奔而去。

“你要去干嘛?”罗辑惊魂未定地叫道。

“为了世界和平!”包子壮烈地答非所问。

罗辑:“……”

他只犹豫了一瞬间,立刻就抓紧裂开的书包,跟着包子的后面开始跑。在那个身手敏捷的家伙跳过角门的时候,罗辑这个战五渣学霸也不知道怎么就潜能爆发,居然也跟着翻了过去。

他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有什么不合常理的东西挑战了自己的认知,那么至少要弄明白它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接受新知识,借以补充完善现有的世界观所必须要经历的过程……罗辑一边跑一边喘气,耳边仿佛忽然响起了叶修的话——“你最好别太相信科学。”

他左手拽着书包,右手抓着刚刚从包里掉出来的东西,跑得跌跌撞撞,倒还不算慢。幸好这片地区人烟稀少,一路上没人注意到这两个狂奔的家伙,至于那个黑影罗辑早就看不见了,他现在只是跟着包子跑而已。

在罗辑觉得自己快要跑不动了的时候,包子忽然猛地刹住脚步,让后面的人一头撞在了他后背上。

罗辑差点咬到舌头:“追、追上它啦?”

“没。”包子说,“其实是它不跑了。”

罗辑从包子后面探出头,发现事情远比他说的要严重得多——黑雾在胡同的墙边一顿,重新变得凝实,然后张牙舞爪地向他们扑过来。包子把罗辑往身后一推,抄起一块长条形物体就冲了上去。

罗辑定睛一看,那好像是块板砖……

挥舞着板砖的包子一时间显得势不可挡,黑影被砸中了好几下,虽然这看起来介于烟雾和影子之间的东西不像是能被实体板砖伤害的样子,但是每当板砖深入它的内部,黑影都会剧烈地震颤起来。除此之外,包子还时不时地抽黑影一个耳光(即使这东西没有脸),或者来个勾拳什么的,瞧起来简直十足十的街头流氓打法。

可就在罗辑觉得那黑影快要被打散的时候,它忽然一收缩,然后剧烈地爆炸了。

罗辑下意识地一闭眼睛,再睁开时惊恐地发现,无论是映着夕照的胡同墙壁,上方灰蓝的天空,还是砖缝里的每一丝野草——周围的一切已经全都变成了黑白灰三色。浓稠的黑影横亘在它们中间,不规则的形状在空中缓缓蠕动。

“我变成全色盲了吗?”罗辑惨叫道。

“全色盲是啥?”包子在旁边问。

他摔得四脚朝天,罗辑发现他只是被黑影弹到了自己身边,倒没受什么伤。更重要的是,包子脸上戴的那个非常碍眼的医疗口罩,现在放在罗辑眼里真是可爱的要命——它还是蓝色的。

他自己和包子,是这个黑白场景里唯一有颜色的东西。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罗辑赶紧把包子从地上拽起来,他发现自己的书包不知道被扔到哪儿去了,但是另一只手里还攥着之前从书包里掉出来的东西,“我的眼睛出毛病了?”

“BOSS暴走了,我们掉进裂缝啦。”包子抹了把脸,呸呸吐了两口嘴里的泥。

“裂缝是什么玩意!”罗辑快要崩溃了。

包子这次却没急着回答他,一摆手,拎着板砖又冲了上去。

这回情况发生了显著变化。当板砖陷入黑影的时候,它不但没像之前那样表现出受到伤害的样子,反而还一口吞掉了板砖。如果不是包子手缩的快,他的手都得被黑影吃下去。

“跑跑跑跑!”包子毫不犹豫,回头拽着罗辑就开始逃。

罗辑边跑边喊:“卧槽到底发生了什么!”

“BOSS进化了!”包子也喊,“原来这应该是鼻涕一型,用板砖就能解决,但是它好像变成了鼻涕三型!”

罗辑心想这BOSS的名字未免太挫了,更挫的是他们居然被这么一团鼻涕追着跑……

他俩在一片黑白的世界里跑着,本来短短的胡同却怎么都到不了尽头。罗辑抽空回头看了一眼,黑影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不对,我们早就应该跑出这条街了!”他忽然反应过来,冲包子喊道,“胡同一直在重复,你没发现吗?”

包子忽然停了下来,把他也拉的一个踉跄。

“不跑了不跑了,劳资要和它决一死战。”他又不知道从哪儿抄出一块板砖,没忘了把罗辑往后推,“你先往外跑,机灵点,说不定这货就被我干掉了呢。”

罗辑愣住了:“你一个人留下来断后?”

“说的就好像你能帮得上忙一样,菜鸟!”包子大声说,“不是说过跟我混我罩你吗,快跑!”

说完他勇猛地回过头,嗷嗷叫着向黑影扑了上去。

罗辑想跑,但是怎么也迈不动步。说心里没后悔是假的,如果不是好奇心作祟去调查什么热水箱,又擅自跟在这个奇怪的家伙后面,自己也不会陷入这样离奇又危险的情况中;但是这个带着一串麻烦呼啸而来的家伙,却跟他说“我断后你先跑”——

他转身冲回了战场。

包子虽说有着横冲直撞一往无前的气势,却还是被黑影掀翻在地,板砖也没了,估计又被对方给吞了。黑影蠕动着,从地下蔓延上来,转眼已经淹没了他的双腿。

看到罗辑时他叫道:“你怎么还在这呢菜鸟!”

“是男人就不能先跑好吗——”

罗辑大喊着,把手里一直攥着的东西像投掷燃烧瓶那样扔向了黑影。即使没什么用处,这也是他本能之下唯一的攻击手段了。

那团白色的东西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罗辑意识到,那正是兴欣酒吧的周边杯子,它从被割破的书包里掉出来,一路上都被他捏在手里。

黑影轻松地吞掉了这毫无攻击力的物件,罗辑趁机跑近前去,拽着包子的手往外拖。看到对方的小腿渐渐从黑影里显现出来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它们没像板砖那样直接被消化掉。

但是这短暂的喘息之机也到此为止了。黑影甩了甩身体,从上方遮天蔽日地笼罩下来,似乎准备把这两个愚蠢的人类一起包成包子。

包子,你的外号起的真不好……

罗辑在意识一片空白的时候,脑子里只冒出了这句话。

然后他看见了爆炸。

视野还是黑白两色,但是黑影鼻涕一型——或者鼻涕三型——猛然溢散的形体怎么看都不是自己嗑了樟脑丸造成的。雾化到十分稀薄的黑影中心仿佛遭受了一场自内而外的冲击,罗辑眯起眼睛,只能看到一片薄薄的东西在其中漂浮,燃烧着灰色的火焰。

板砖?不是。杯子?看起来也不像。

罗辑终于看清了,那是纸——用来包那个纪念品杯子的软纸。

黑影仿佛被火光钉在了空气中,它不停地挣扎扭动,却没法重新聚拢。罗辑拼了老命把包子拖了出来,这个一米九的大男人与地面之间的摩擦阻力简直让他筋疲力尽。

包子在地上扑腾了两下,没站起来。“腿麻了。”他说,“感觉像是被熊舔了一口。”

“……”别告诉我你真被熊舔过。

眼前的危机暂时缓解,罗辑反而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正在他考虑是把包子架起来还是直接从地上拖着他走的时候,面前的胡同墙壁忽然一阵模糊,一截棍状物像是戳破一张纸那样从墙里冒了出来。

罗辑赶紧挡在了陷入半身不遂状态的包子前面。他看到从墙里出来的东西越来越长,呈现出一把长柄雨伞的样子,然后握着它的人穿过墙跳了出来;对方没穿平时的衬衫,而是披着件红白相间的运动服外套,风格既像清晨沿着公园小路慢跑的老大爷,又像在球场上挥洒青春的小青年。

“叶修?!”

罗辑今天已经大喊大叫了很多次,就数这一声里饱含的惊骇最丰富。

“哟,罗辑小同学。”叶修冲他摆了摆手,把长柄伞往肩上一扛,“我来拯救世界和你的小命了。”

“你谁!”包子在地上大叫,不忘挣扎着补充道:“我还没有阵亡!我还能继续战斗——!”

叶修这才留意到地上还躺着一个。

“歇歇吧小朋友,”他特有范儿地笑了笑,“让专业的来。”

评论(67)
热度(2536)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