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百鬼夜市(上)

情人节快乐!本来要一次发完的但是没施工完毕,下篇明天发。这篇是单独设定,两个普通人误入鬼怪世界的蛇精病故事

送给 @Flournox,你的Joyce&Zach棒哭啦——!

————


叶修站在一株开满了白花的树下,那些雪白的花瓣就像家电盒子里塑料泡沫的碎渣一样纷纷扬扬地洒在他头上。树梢顶端,一列写着篆字的灯笼排成一排,穗子连着穗子,晃晃悠悠地从夜空上面飞过去了。

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

他记得自己五分钟之前还走在去便利店买烟的路上。走过小街的时候,他听到一声鸟叫,像是硬币在口袋里叮叮当当的碰撞声——那时候他觉得自己说不定听错了,虽然冬天最冷的时候已经过去,但还远没到温暖起来的季节。接着他感觉眼前一晃,有什么东西掉在了他脚边。

那是一小枝被剪下来的花,白的发青,带着点微妙的香味,闻起来有点像肥皂。叶修把它捡起来,有点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这棵花树底下了。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撞鬼了。

这时候旁边传来水花泼溅的声音,有几尾鲤鱼一样的东西就像在水中游动那样,摇头摆尾地从空气中游了过来。叶修目瞪口呆,不知怎么地想起中学课本里那句“潭中驴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因为默写的时候把鱼写成了驴遭到老师怒斥,他至今对此印象深刻。

一条鲤鱼游到他身边,绕着他转了一圈,忽然说话了:“是活人呀!”

“是活人!”“是活人!”它的同伴们你一言我一语地附和道。

“……这是什么情况?”叶修非常茫然。

那条鲤鱼用鼓溜溜的鱼眼睛打量了一下他,说:“原来你拿的是青鸟的请柬,怪不得它没来呢——”

“是青鸟!”“青鸟是笨蛋!”它的同伴们继续附和。

“这下青鸟要哭成狗了!”领头的鲤鱼摇摇尾巴。

“哭成狗!”“哭成狗!”鲤鱼们欢快地说。

叶修想起他听到的那声鸟叫,还有掉在他面前的那支花,这时候他才发现那支花已经不见了。

“青鸟是说那个叫起来像硬币一样的鸟吗?”他尝试着问。

鲤鱼沉默了两秒,把鱼嘴张成了一个正圆形:“叫起来像硬币!哈哈哈哈下次就要这么嘲笑它!”

“像硬币!”“像硬币!”其他鲤鱼跟着一起大笑。

叶修心想恐怕那倒霉的青鸟真要哭成狗了。

“你拿了青鸟的请柬,就跟我们一起来吧。”领头的鲤鱼咕噜咕噜地说,“这一年一度的热闹,还没有活人来过呢。”

叶修往下扫头发里的花瓣:“什么热闹?”

“夜市,”鲤鱼用尾巴拍了拍他,“是夜市——抬头看呀。”

一阵朦胧不清的光雨掠过他们眼前。叶修仰头看去,无数奇形怪状的存在从黑夜里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出来——穿着西装的豹头人,全身挂满藤条的小姑娘,成群结队的无头尸,教科书式的半透明鬼魂……他们全都向着一个地方前行,渐渐地没入那挂着横幅的大门里面了。

“哥一定是在做梦。”叶修喃喃自语。

他随即看清了那个横幅,上书四个朱红大字,一笔一划古意盎然——“百鬼夜市”。

下面还有一排小字,横平竖直弧度圆润,苍劲有力——“BAI GUI YE SHI”。

“哥的梦里一定没有这么挫的横幅。”叶修喃喃自语。

他于是跟着游来游去、吵吵闹闹的鲤鱼们,走进了夜市的大门。


虽然名字叫夜市,但是这里卖东西的倒不太多。大部分摊都像学校文化节那样,摆着一两个游戏的项目,或者有些古古怪怪的表演。

叶修走走停停,两边摊位的神经病程度简直令人目不暇接。比如一个无头女鬼大头贴竞赛,摊主把告示板上贴满了空无一物的照片,一大群形形色色的人围着品头论足,而摊主自己也没脑袋。

“摊主很有名的,在无头界是个人气偶像。”鲤鱼对叶修说,“她还在你们的世界上过报道呢!”

“是偶像!”“要签名!”小鲤鱼们起哄。

“上报道?”叶修心想该不会是什么报纸的鬼故事版块吧。

鲤鱼想了想:“弱智吧精选。”[注]

叶修:“……嗯那是很了不起,再接再厉,说不定还能获个达尔文奖什么的。”

他想继续往前走,却感觉手腕被扯了一下。鲤鱼们围在他身边,周围也没有别的东西在;他疑惑地抬起手,发现左手腕上有个很浅的红色印记,像是被绳子绑住留下的勒痕一样。

“这是红线啊。”鲤鱼凑过来看他的手。

“是红线!”“是红线!”小鲤鱼们转圈圈。

“有人来找你啦。”鲤鱼晃着脑袋说,“顺着红线找过来,现在的活人真了不起。”

“红线是干什么的?”叶修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把你和你相好的绑在一块的东西啊。”鲤鱼不满地一甩尾巴,“你们不是有很多这种传说吗?”

叶修感觉手腕上的拉力越来越大,已经没法再向前走了,就好像真的有一根线拴着他的手腕似的。他努力了几次,也感觉有点火大,干脆用右手抓着自己的左手,猛地往出一拽——

一个人凭空出现在夜市的街道上,跟他迎面撞了个满怀。叶修晃了两下,但没摔倒,有人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

“老韩!”他脱口而出。

韩文清皱着眉头:“你真够能惹事的,这回都跑到什么妖魔鬼怪的地界上来了?”

“这能怪我吗,明明是被鸟害的!”

叶修跟他讲了讲捡到一枝花结果被卷进了这个夜市的前因后果,末了说:“那什么,你现在把我手放开成吗?”

“我没抓着你。”韩文清说。

他举起手,叶修不由自主地也被牵着把手抬了起来。有一根红色的带子把他们的两只手绑在了一起,他试着挣脱了两下,发现完全没有效果。

“大……王杰希说你被掉进鬼堆里了,叫我过来把你弄出去。”韩文清说,“别乱动,松开就不好找你了。”

叶修盯着那根红线看,觉得它碍眼的要命。他只好问:“我们怎么回去?”

“他说这里有一棵开白花的树。”韩文清左右张望了一下,“从树底下就能回去了。”

“我刚就是从那来的!”叶修抬腿就要走,却忘了他们的手还绑在一起,两人都踉跄了一下。他忽然发现周围变空了不少:“等等,刚才一起来的那些鲤鱼呢?”

“它们刚刚就走了。”韩文清拿着一个袋子说,“走之前还给了我这个。”

叶修凑过去,俩人各伸出一只手,勉勉强强地把袋子打开了——里面装着一堆贝壳什么的东西。叶修想了想,不确定地说:“这……该不会是它们的钱包吧?”

韩文清:“……”

“我们先去问问这里有没有失物招领处怎么样。”叶修忧愁道。


失物招领处是没有,不过有维护秩序的天狗,它们表示会负责汪把钱包送回到汪那些鲤鱼手里的汪。

“我觉得它们不太靠谱汪。”叶修走远了之后小声说。

韩文清:“你汪什么汪。”

叶修:“哈哈哈哈你不是也汪了吗!”

韩文清闭紧了嘴,不想理他了。

他们的手被红线拴着,走起路来别扭的不得了。如果要同时把手往前伸的话,就免不了有一个人要同手同脚,再加上俩人都下意识地把手往自己这边扯,他们简直是走两步就撞一下。

“老韩,”叶修先忍不住了,“咱们能不能走的和谐一点?”

“是你一直往我身上撞。”韩文清瞪了他一眼。

“因为你总在拽我好吗,哥这种平衡感绝佳的人……”叶修不引人注意地翻了个白眼,“算了这样吧,我数一二三,你迈右腿我迈左腿。”

韩文清露出不怎么相信他的表情,不过没说话,就当是默认了。叶修说:“一二三——”

他们差点栽进路边的水池子里去。

“你为什么不伸腿!”叶修怒道。

“你数的也太快了!”韩文清竖起眉毛,“而且你刚刚迈的是右腿吧!”

两人争执半天,也没研究出个结果来。叶修咕哝道:“我们只是手被绑上了吧,又不是腿,搞得跟两人三足似的……”

韩文清烦不胜烦,干脆一反手把他的那只手握住,迈开步子往前走了。

叶修被拽得踮着脚跳了一下,不得不跟了上去。说来也奇怪,他们这下走着倒顺当了起来,也不再出现什么左脚绊右脚的糟糕状况了。

他们没走多远,就到了那棵开白花的树下面。和叶修刚来的时候不同,那棵树现在被围了起来,一堆长着鹿角的人在那里忙活,好像在搭建什么东西。

“嘿这位兄弟,”叶修挨过去搭话,“能让我们过去不,我们想去树底下看一眼……”

“不行啊,这边已经是颁奖台了。”鹿角抹着汗说,“你要想去树下面也成,只要参加这次夜市的防火活动,拿到奖励就行啦!”

“防火活动是什么?”韩文清在一边问。

鹿角一哆嗦,差点把钉锤交上去,还好及时醒悟了。为了让这俩看上去很奇怪的活人赶紧走开,他竹筒倒豆地把防火活动给讲了一下。

这其实不太复杂,就是百鬼夜市为了跟上“从洋人那儿传来的那个叫相好节的东西”这种风潮,这次开了一系列举办双人活动的摊位,赢的最多的一对会获得防火英雄的称号,并且拿到什么开箱就送的神秘奖品。

“你们跟什么风不好,非要跟这个风?”叶修同情地说。

“这真不能怪我们,”鹿角苦大仇深道,“夜市的策划是神犬,这是免不了的事啊!”

他给了俩人一个用来收集活动奖励的扇子,就继续干活去了。叶修和韩文清不得不重新折回夜市里,他们走了一段,韩文清忽然问:“策划是神犬为什么就免不了?”

“不是有种说法,”叶修笑眯眯地挥着扇子,“叫跟风狗吗。”


按照鹿角的说法,他们要在夜市里找挂着“两横一竖”标记的摊子——然后他们发现那根本就是个字母F。

第一个摊子前面挂着个大大的“射”字,下面附着一行小注:“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周礼·保氏》)

叶修摸着下巴:“射啊……射什么呢?”

“六艺的话,是射箭吧。”韩文清瞥了他一眼,“总之估计不是你想的那样。”

“哥明明是很纯洁的在思考!”叶修不满地用扇子捅了捅他,俩人挤挤挨挨地走过去。

摊子上摆着靶子和弓箭,摊主上半身是个漂亮姑娘,下半身是骨头架子,时不时抽出一根腿骨来磨箭头。一见有人过来,她热情地介绍了一下这个游戏的玩法——总之是要两个人一起射箭,一人握弓一人拉弦,来瞄准远处一只刺猬头上顶着的苹果。

“这是考验默契的关卡!”她说,随后又嘟囔道,“虽说好像防火活动里都是靠默契的啦……不过你们快开始吧。”

叶修自己搞不太明白这个,不过他看韩文清老神在在的样子,估计他还是有点把握的。然后问题来了,他们两只手正绑在一起呢,这可怎么拉弓?

“过来。”韩文清拽了一下他。

叶修不明所以,只见韩文清用另一只手碰了碰红线,它自动地就绑到那只手上去了,让他们变成了左手跟左手拴在一起。

“这不更麻烦了吗……”叶修还没说完,韩文清就跟拨拉陀螺似的把他转了半圈,让他背靠在自己前面。他从后面环抱着叶修,一只手拿起那支花花绿绿的长弓,另一只手握着叶修的手,让他抓住弓弦。

叶修没经历过这架势,一紧张就哼起了歌:“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摊主姑娘一边挥舞着大腿骨磨箭头,一边跟着哼:“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

韩文清:“……”

他给了叶修一手肘,总算让他消停了。接着他微微眯起眼睛,把弓拉成满月——那花花绿绿像是玩具一样的弓上滑过一道亮色,接着猛然爆发出光芒!

叶修握着弓弦的手并不觉得疼痛,而韩文清的手包裹着他,连一丝颤抖都感觉不到。随着韩文清缓缓移动弓柄,弓上的光芒越来越亮;在某个瞬间,叶修觉得自己好像和背后的人灵感相通了,他知道这一瞬间应该松开弓弦——

箭挟着一道流光飞驰而去,没入了黑暗中。

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叶修放弃治疗地往后一靠,问摊主:“我们射中没?”

“射中苹果啦,”摊主高兴地说,“连刺猬也射死了!”

韩文清:“……”

“不过它本来就是死的,没差,就是我的箭要不回来了。”摊主掏出一个苹果,叶修努力让自己不去思考她连胃都没有是怎么吃东西的,“虽然它看上去是个刺猬,但是其实那些刺都是射上去的箭啦。”

叶修:“……”你们这肯定没有PETA善待野生动物组织。

“你们很厉害哦,来,盖个章!”摊主拿来叶修的扇子,在上面盖了个戳,“你们也是想拿奖励的?”

“不,我们只是要赢而已。”叶修如实说。

摊主扫了他们一眼,笑道:“嗯我懂,年轻活人就是好啊。”

韩文清把红线重新系回右手,两个年轻活人带着扇子走了。

第二个摊围着好多不是人的东西,叶修他们挤过去一看,发现这里正在举行两人三足比赛。叶修不禁嘟囔道:“……我的预言还挺准的嘛。”

韩文清拎着他挤进人群,去参赛处领了绳子。准备区里有很多一对一对的选手,他们纷纷对叶修和韩文清报以热烈的视线,不过韩文清不善的表情让它们稍微收敛了一点。

“你们为什么都在看我们?”叶修跟旁边的鬼魂搭话。

“两个活人,很稀奇的哎!”鬼魂有点羡慕,“两个活人在一起多不容易,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会祝福你们的啦——”

叶修:“……”你们这个鬼魂和无头女尸的组合说这话太没说服力了。

韩文清已经把他们的腿绑好了,叮嘱叶修:“等下你能跑就跑,不能跑的话就躺地上,我把你拖过去。”

“你是要把我拖掉一层皮吗?”叶修认真地问。

“拖不掉皮,没多远。”韩文清也认真地回答。

叶修放弃跟他交流了,转而找了个比赛工作人员:“我有个问题,对,我们是活人……那边那两个鸡鸭组合,哦是海东青和伥鬼,他们为什么绑的是翅膀?……哦他们用翅膀飞对吧,但是你看,我们活人小时候在床上爬的时候,都是手脚并用的,所以我们也应该绑手就可以吧……很好谢谢你。”

直到叶修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解开腿上的绳子,转而绑在他们本来就被红线缠住的手上,韩文清还沉浸在对叶修下限的新认知中没回过神来。

“这叫战术。”叶修若无其事地说,“规则就是可以利用的嘛,我还没抗议那边长了八十条腿的蜈蚣精呢。”

“很好。”韩文清点点头。

这时候比赛打响了,他一把横抱起叶修,当先冲了出去——叶修的抗议声淹没在了现场的欢呼中,他们两个击败了蜈蚣精与铅球精、鬼魂与穿着一步裙的无头女尸、绑着翅膀也飞不起来的海东青与伥鬼、以及一众乱七八糟的选手们,顺利夺得桂冠。

摊主给他们盖章的时候说:“两位真是年少有为,期待早日在这边的世界看到你们!”

韩文清和叶修谢过他并表示他们一点都不想早登极乐,然后就继续去找下一个摊子了。


————

[注]原文是“无头女尸拍大头贴竟被老板收钱惹民愤”from 弱智吧

下半篇→【百鬼夜市(下)】

评论(90)
热度(106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