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雨燕(三)

下一更完结,520快乐~

上章→(二)

————


根据本地新闻报道,当日涌进中心星的游客和他们的飞行器足足塞满了大半个环海港口,空中交通从恒星标准时上午开始就堵得不行,直到活动快开始的时候才稍微缓和了点。幸好韩文清他们到的早,没费什么劲就排进了会场。

会场犹如一个在恒星光下闪耀着蓝白光泽的巨型水晶球,球体内部布满无数交错的浮空平台,入场观众各自使用他们随身的辅助悬停装置,沿着楼梯和空道飞上飞下。经过入口时,叶修从架子上拿了一片宣传单,它在空中折射出一幅完整的会场结构来。

“上半场我们在这里。”叶修比对了一下票上的代码,“不太远,我们先逛逛也来得及。”

趁他看地图的时候,韩文清在他背后抬了抬手,一枚细小的吸附式定位器悄无声息地贴在了他的外套下面。这种事他做来轻而易举,只是心里不是很过意得去——只要监控一小会就行,他说服自己,总之都是为了避免穿帮。

学院的同事早已给他发了一份联盟活动的行程安排,从时间的角度来说,在下半场去开着大漠孤烟打个架再悄悄溜回胶囊舱,理论上完全不会被发现,只要叶修不突然来找他就行。这也是他需要一个位置监控的原因。

虽然这有点鬼鬼祟祟,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不过自从认识叶修以来,他已经做了很多以前根本不会去想的事。这倒不是多勉强,恰恰相反,除了上一份工作的真相之外,和叶修相处起来他能对自己的一切毫不掩饰。正因为他们彼此欣赏,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尽管他们从各方面都很不相同,可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有着一模一样的固执。

叶修也有自己的秘密,这在他们俩之间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他在从事现在的工作前,曾经有过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这种经历使他成为了现在的这个人。韩文清不知道那到底是个怎样的故事,不过他可以想象,那中间必然既有荣誉与成功,也有世事无常的挫折和无奈,那些过往不会让他在人群中被一眼认出,但越是相处,就越是能察觉到他灵魂的光彩,感受到他的沉稳与平和是多么来之不易。

“喂。”叶修沉稳地说,“你看这个好不好哇。”

韩文清回过神来,发现他在自助纪念品摊上买了一个红白色的蝴蝶结磁力箍。

“这是兴欣的周边?”他看到了蝴蝶结上的字样。

“对,挺好看吧。”叶修把蝴蝶结塞进背包,“等我回去给大漠孤烟戴上。”

“……”韩文清面无表情,“你好歹买个霸图的。”

“那颜色不就融为一体了。”叶修挺有把握地说,“还是红白和红黑比较配。”


上半场活动气氛热烈,载着主席台的球体在会场内部缓缓穿梭,这次联盟很下了一番功夫来准备,像他这种对大部分行情都很熟悉的业内人士也看得津津有味。霸图学院的团队上场时,主席台正好从他们身边掠过,他饶有兴趣地看着上面那些曾经的老对手,不出意料地没有找到疑似初代大漠孤烟本人的家伙。

和他自己一样,大漠孤烟也只会参加后半场的模拟对战环节。叶修倒没觉得多么遗憾,对他而言,大漠孤烟本人就是和他那部威风凛凛的机甲融为一体的存在,他反而没法想象对方作为人类是个什么模样。

他看了旁边的韩文清一眼,后者皱着眉头,和周围平台上兴奋的人群形成了鲜明对比。……也是,他既然是一叶之秋的粉,对霸图可能感情比较复杂。

当然在很多时候,他的表情完全不能作为判断情绪的标准。在几年前那个中午,餐桌对面的韩文清就是这么严肃地沉思着吃完了一顿饭,严肃地对他说:“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跟我登记结婚?”

“行啊。”叶修爽快地说,“等下吃完就去吧。”

在前往行政塔的道路上,他考虑的则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要不要和他说明自己就是初代一叶之秋的这件事。让他犹豫的不是要不要隐瞒这件事本身,而是韩文清自己的那部分往事。他能感觉到,韩文清那没有对他明言的上一份工作,在他的人生中烙印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些余音直到如今还在他的灵魂深处回响着。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有着默契,互相都没有去探寻对方的过去,那么假如他现在把自己的秘密全盘托出,会不会给对方也造成必须坦白的压力?

行政塔里的登记处还遵循着旧日传统,即使大部分事务都通过智能机器完成,负责手续的工作还是由人类担任——也就是说,得排队。他们坐在狭窄的休息室里,一曲古老的情歌在头顶盘旋。

“那什么……”

“其实……”

他们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了下来。

“没事。”

“嗯。”

那一瞬间,叶修仿佛读懂了韩文清眼中无声的含义。自相识以来他们了解的对方,在未来将会共度人生的伴侣,毫无疑问就是眼前这个人,仅此而已。

而过去总会过去,也永远只是过去。

“别发呆了。”韩文清在旁边推了推他,把他拉出了回忆,“霸图他们已经走了,我们调一下看台角度。”

叶修眨了眨眼睛:“好啊。”


中场休息时,观众纷纷开始移动,叶修和韩文清在路口分开,各自沿着不同的方向去找自己的胶囊舱。

水晶球内部的道路错综复杂,绕过几个弯就是另一番天地,叶修走到一半又折回到他们停飞行器的地方,打算换件更不起眼的衣服。他把身上的运动服塞进自己的箱子,抽了件可以完美混入工作人员行列的黑色外衣,为了防止韩文清半路发现,还把箱子原封不动地锁好了。接着他启动悬浮装置,直接从球体会场的边缘滑到了底部的工作区。

安文逸开着飞车来接他,叶修一上车就看到了后置空间里的红色珊瑚绒掸子。

“……”他提起那件老式作战服,“我还以为现在有更先进的版本。”

“这就是最新版本。”安文逸调到自动导航,把座椅往后一转,给他展示作战服的内部,“这是年初刚投入应用的感知装置……”

“道理我都懂,但是外观就没有改良一下吗?”叶修纳闷。

“现在的一叶之秋里用的倒不是这样——据说是黑白金配色的。”安文逸一推眼镜,“不过这次联盟活动是兴欣和你接洽,用的当然是我们的作战服,免得涉及保密问题。”

叶修:“我看根本就是为了怀旧吧。”

“也有这个意思。”安文逸有点不好意思地承认了,“也是尊重所长你一开始的设计嘛。”

“这不是我的设计,这是实用主义和贫穷的结合。”叶修叹息,“当时技术水平就这样,我也很绝望啊……”

唏嘘归唏嘘,他还是把作战服换好了。下车前又套上了一件白色连帽外衣,不用照镜子,他都觉得自己看着跟个草莓大福差不多。

按照联盟的安排,安文逸和他从通道进入预备室,等待机体的最后检查。一进门,叶修就看到了墙上挂的立体地图:“这是工作区的地图吗?”

“对,不过上面没有说明,需要工作人员用自己的设备对照。”安文逸打开自己的手环,一道光指到了地图中心,“你看,这里就是刚降落的主席台,我们是从右边这个入口进来的。我们的四号预备室在这个地方,大漠孤烟那边应该在六号预备室,离这不太远。”

“这么说,我们等下会在通道里碰面?”叶修顺着光线指着的地方往下看。

“对。”安文逸说,“只是有可能……如果你不打算跟他碰到的话,可以打个时间差。”

“无所谓,反正都蒙着脸。”叶修说。

安文逸:“……”怎么听着你好像要去打劫似的。

叶修从手环查看了一下他放在邀请函上的位置监控。相对距离仍然很远,暂时不需要担心,现在是——等等,好像不太对。

他拉出历史记录看了一下,发现邀请函上的坐标和上次完全相同。这个坐标和会场地图对照的结果显示,它位于飞行器停靠处。

叶修顿时明白,刚才韩文清应该是回了一趟他们的飞行器,把邀请函或者背包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给放下了。但这样一来,定位就彻底失去了意义。

虽然理论上对方已经到胶囊舱准备观战了,可他还是不太放心。叶修看了一下时间,发现离下半场正式开始还有几分钟,干脆连接了韩文清的通讯。

“喂?”韩文清那边很快接通了,他的声音是照常的镇定。

叶修松了口气:“没事,就问问你到了没。”

“到了。”韩文清说,“这边一切都好。”

他俩闲扯几句,叶修就挂断了通讯。这时安文逸走过来,看到他防护服面部信号闪烁,就问:“要打通讯吗?”

叶修正要点头,安文逸就点开了自己的手环:“现在跟外面打不通的,工作区和外界信号隔离了,有急事的话你用我的工作人员权限打……”

“是吗?”叶修疑惑,“我刚刚还打通了。”

“你是和咱们同事打电话吧?”安文逸放下手环,“工作区内部的信号是互通的,这个倒是没问题。”

叶修:“……”

事情不太对头啊,他想。


————

下章→(四)(END)

评论(139)
热度(985)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