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韩叶]路上说(三点六)

不知为何文档里有这一更,但是LOF上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忘记发了,如果发现看过就无视这个吧╭(╯△╰)╮

今晚膝盖受创,HP减半(你血条是有多薄

————


半小时后,一辆不起眼的地面车停在了夜市附近的街道边。

韩文清从驾驶位走下,绕过去拉开车门,叶修不紧不慢地迈出来,站直前下意识(实际有意为之)地调整了一下衬衫领子。他们两个都换上了更休闲的装束,不过和韩文清的夹克相比,叶修那件浅色风衣对于要逛的夜市来说还是有点不够平易近人——但是没办法,换做真正的叶秋在这里,即使去买菜他也不会踩着人字拖的。

他们两个估计,周围的街道上有不下三双眼睛在监视这边,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在那些人看来,叶秋突发奇想要去夜市转转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考虑到这里地下黑市的进入方式就在夜市里面,说他的目标其实是黑市显然更容易让人接受一点。

“我想吃那个。”叶修小声道。

韩文清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里有个露天烧烤摊,一票穿着汗衫、抓着啤酒瓶的汉子(夹杂着几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姑娘)围着它大快朵颐。虽然在当今越来越严苛的空气保护条例下,烧烤炉不像几十年之前那样会冒出让人心动的滚滚烟雾,但是烤肉和调料的香气还是伴着夜风,一下吹出了老远。

“醒醒,”他警告道,“这不符合叶秋的形象。”

“我就是说说。”叶修忧愁道,“我弟从来不去烧烤摊上撸串,却会吃复古生态保护区里面五块钱一包的红薯干,你说这是什么问题?”

“人家只是单纯不喜欢烤串而已吧。”韩文清公正地说,“这又不奇怪。”

“但是那个看着就很好吃。”叶修不易觉察地回头瞄了一眼已经被他们抛在身后的烧烤摊,眼神中有一股心如死灰的味道,“你闻闻,香味都飘过来了!”

韩文清恼火地发现自己也有点饿了。他拖着叶修,快步走过了这个街区。

夜市里不止有各种小吃,也有纪念品、新鲜水果和虾蟹、特产蜂蜜、许愿石及相关周边、民族风首饰、还有画像摊和卖花的流动小车。他们走过弥漫着各式香味的这条街,下条街有很多卖罐装天然蜂蜜的,叶修看了看街道号码,放慢了脚步。


半小时前,他们的房间里,清洁机器讲述起了他所见证的那桩非法事件。

据它所说,埋骨之地的黑市里有一些来历不明的科学家,他们组建了一家机器修理店,生意从开业那天就非常不错。当然黑市里的修理店肯定不会只从事给女神修电脑这种简单业务,他们主要做的就是根据客户的特殊需要,对机器人进行私下改造。

在联盟的通例里,机器人的内核与外装必须经过严格匹配,才能通过检验投入到生产与生活中。比如韩文清给他的作业机器人——也就是如今的小点——进行的这种内芯改装,严格来说不符合规定;但是因为它的内核XD233和小点的内芯实质上是同类型号,三大标准都能通过,就算拿去给判定机构检验,也只是走个过场的问题。无敌和忧郁的内核互换,同样属于类似的范畴。而研究机构里多少也有这种不适配的实验,大多私下进行,只要不搞出什么大麻烦,监察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不过工厂与生活用的机器人又是另一回事。它们中间很多的内芯都完全不适合和其他机器外装匹配,一旦强行改装,在没有专业人员的监管下很容易造成事故,因此绝大多数投入市场的机器人都标明了禁止更换内芯的警告。黑市这家修理店承接各种改造业务,他们中的技术人员可以破解许多出厂机器人的芯片锁码,给它们进行换芯;他们业务熟练,过程安全,保密也做得很好,因此十分受欢迎。

修理店的标价不菲,一般人也不会没事闲着去给自家的花园机器和室内助理来个内核互换,光顾他们生意的几乎都是从事各种地下工作的边缘人士。以上内容都不是秘密,叶修他们也许都不用亲自去黑市转一圈,只凭借忧郁进行基本的情报搜集就能知道了。

而星期一作为曾经的内部人员……机员,带来的则是更深层的消息。

修理店的高额利润并没有和其他很多黑市铺位那样流向它们的后台,而是几乎全都投入到了它的内部实验室里。那些科学家们组建了一间秘密实验室,专门用在承接业务过程中得到的材料,外加从不明来源得到的进项,进行内芯更换的秘密实验。

星期一原本是办公助理机器人,被送进实验室之后,很快被装进了一部低级秘书型机器人壳子里,因为型号还算适配,所以当时也没有出现什么排斥现象。但是当初送星期一来的人犯了一个错误,他记错了星期一的智能等级,而它被嵌入等级更低的外装后,登记资料上就以为它处于智能等级偏低的水平。星期一在担任秘书型机器人的过程中,知道了许多本来这种机器人记不住的信息,因而越来越发现这座实验室的古怪之处。

秘书型机器人比原来的办公助理等级更低,但有个原本它不具有的功能,就是探测生命反应。每一个研究员都有被它记录在案,但实验室底层除了这些信号,竟然在储藏室里还有成批的类人生命反应。

星期一的判断系统告诉它,这是非常危险的预兆,证明修理店有可能在进行人体实验。

然后它又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每天都有大量的机器人芯片被送进底层,数量和被送出的改造成品严重不符。它不知道那些芯片都去了哪里,但是从修理店的运作方式来看,十有八九都凶多吉少。

在星期一还没分析出来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某天一个焦躁的研究员跑上办公室来找临时研究样本,随手就把星期一所在的秘书型机器人抓起来,一起丢进了底层实验室。

星期一刚以为可以探明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毫不留情地按下紧急制动,再醒过来已经变成了酒店里的清洁机器。

他最后记录下来的画面,就是众多和他相似的高级智能核心被钉在流水线上,前赴后继地被送入一台用途不明的巨大机箱里。整个底层都充斥着智能核心被彻底毁灭时散逸出来的磁场波动,忙碌的人类研究员们对此毫无感觉——那是只有机器才能捕捉到的最后悲鸣。

“我没有立场请求你们拯救那些要被销毁的智能核心。”星期一对面前的两个人类说,“我知道那样不违反人类的法律,你们有权处理你们创造出来的那些东西。但是请看在底层那些类人生命波动的份上,去调查一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评论(37)
热度(607)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