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雪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粮食]戏剧社凶案全记录(十一)

前篇→(十),全文→【戏剧社】

写了一直想搞的梗,情节进入下个篇章!

————


周泽楷划开屏幕,举着地图看了看,疑惑地看向王杰希。方锐在一边忍不住问:“改什么地方啊?难道你们楼上还有隐藏机关?”

“这个倒是没有。”王杰希接过周泽楷递来的平板,在上面画了几条线,然后把它转过来给其他人看。

原本代表房间的四个方格中间,被王杰希竖着画上了一条类似梯子的图案。有时候楼层平面图里也会用这个来示意,所有人一看就明白,这个指的是楼梯。

这栋故事里的暴风雪山庄,虽然在设定里高端洋气,不过现实中只是座二层小屋而已。连接上下的楼梯就是普通的构造,中间有一个回折,正对着楼梯口的就是位于中央的起居室,两侧各自分布着两个房间。

楼上的客厅里因为修了个品味糟糕的假壁炉,面积要小一点,戏剧社这群人的行李箱还有一些备品基本都放在那里,而他们现在坐着讨论的地方就是楼下的客厅。

“楼梯?”张佳乐纳闷道,“这和楼梯有什么关系吗?”

“你们在楼下住的地方,格局应该也是一样。”王杰希指了指客厅一侧的房间,“虽然房间上挂的牌子是按照南北分的,但实际上靠的一起的应该是东西两个方向。东面的北二号和南二号,西面的北一号和南一号,这两对房间之中只隔着一条很窄的走廊,基本相当于门对着门。”

韩文清明白过来:“原来你是这个意思。所以当时说北一号和南一号的某间有开门声,是因为你隔着楼梯和客厅,不能确定那边到底是哪扇门开了?”

“就是这样。”王杰希咳嗽了一声,“上年纪了,耳朵也不像原来那么好使啦。不过我想,就算换成你们年轻人也一样。”

年轻人们:“……”

“哦!所以你是说,电台主持张先生也分不出来,楼梯对面开门的声音到底是北二号还是南二号哪一间?”方锐恍然大悟,“这么一看确实不能约警察同志,他就在北一号对面,一开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啊。”

“这建立在张先生不知道这是个连环约会的基础上。”江波涛说。

“他应该不知道。”林敬言看了一眼正在吃饼干的张新杰,后者对他点了点头,“喻总一手组织了这个连环修罗场,肯定有他的用意,如果张先生早就知道,那就没得玩了。”

“可是还没解释为什么不约我们风流潇洒的吉他手啊?”张佳乐问,“他住在楼下,不是更听不到吗?”

“我觉得,”孙哲平想了想,“他选择三角约会最后一个人的前提条件,不是‘张先生听不到’,而是‘能和他的实际行动混淆’。”

“喂,你们对这个杀人事件的形容,已经从连环date到连环修罗场,现在都已经进入三角约会啦?”叶修提醒道,“再进一步咱们就要剪掉了,都照顾一下小盆友的心情啊。”

“你觉得连环杀人事件会比较让小盆友容易接受一点吗?”孙哲平反问。

叶修:“……算了,约会就约会吧。”

“所以我们大胆猜测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王杰希说,“首先,叶秋因为喻总的邀约,在午夜时分出门下楼,去某个……不管屋里屋外还是仓库,总之是某个地点。对面听到了下楼声,以为是喻总出门的张先生随后而去,然后在那里发生了杀人事件。之后喻总随便转悠了一下,就回来了,时间上来说他应该没有参与作案,也撇清了关系。”

众人目光集中在喻文州身上,后者一摊手:“我确实按照人物卡要求,在规定的时间来到了规定的地点,但那里并没有人在。”

“你还真是一坑坑俩啊……”黄少天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等等,”张佳乐疑惑道,“为什么喻总你那个时候就确定了叶秋是凶手阵营的?”

“我不用知道这个。”喻文州回答,“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不过既然他们在月黑风高的时候在厕所相遇,那么我觉得和平地手拉着手一起回来是不太可能的——特别是张先生显然对我有杀意,他们总得死一个。”

“原来你们约的地方是厕所啊?!”方锐和江波涛异口同声。

叶秋嚼着饼干,露出了不忍回忆的表情。张新杰倒是很淡定喝着茶:“那里隔音不错,不会有太多问题的。”

“不过案件发生的地点不是那里。”喻文州补充道,“我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没人了。”

“那是在屋外?”方锐猜测,“还是屋顶?”

“我觉得他们大半夜不会爬到屋顶去吹风,还是屋外比较有可能。”孙哲平说,“住在一楼的人基本没听到声音。”

“然而从时间来看,他们的战斗结束的也够快了。”江波涛提出问题,“按照王教授和喻总的思路,他们中间至少有一个潜在凶手是吧,那么这里面也有凶器在起到作用了?”

“这还只是猜测,不过很有可能。”喻文州说,“但这里面还有个疑问,就是张先生一开始为什么要攻击叶秋?”

“要么他是潜在凶手,”林敬言想了想,“要么他只是想练练手……?呃这听起来设定也有点反社会啊,好像还是一个意思。”

“或者叶秋那里有他需要的东西。”韩文清说。

“需要的东西?”方锐不解。

“我也有这种怀疑。”王杰希接口道,“张先生可能最早就GET到了这个游戏里‘特殊物品’的设定,按照他的习惯,肯定检查过房间里的各个角落,并且发现了一些贴着小纸条的、五毛特效的、可以利用的东西。”

叶修:“不用特意强调五毛特效吧!”

“哦你是说,他看到叶秋拿着一些特殊物品,所以就准备抢来是吗?”方锐明白过来,“但那不就说明,叶秋其实是潜在凶手吗,如果他有凶器的话?”

“实际上凶器不一定目标很大,”喻文州说,“所以我也不清楚在那天早上,9字路口的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和张先生一起回来的时候,他手上没有多出东西。”王杰希提供了佐证,“所以说不定是很小的。”

“但这就有点矛盾了。”江波涛开口,“小型凶器不容易被发现,那张先生是怎么发现叶秋拿了凶器的?如果是叶秋准备杀人的时候被抢走东西,那么在凶器加判定的情况下,张先生的骰运可实在是好到爆棚啊——但这样一来,他不直接把叶秋干掉而只是打昏,就说不过去了。”

张新杰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想剧透这帮瞎猜的人,不过还是忍了下来。

“唉,这个一时半会没有更多证据,没法得出结论。”张佳乐说,“重点是,最后张先生被害了,而且凶手想要隐藏的关键线索,就是头上的穿刺伤口。不管他们的互殴过程是怎么回事,总之他是被某种穿刺状的凶器给干掉了。……咦,你们不觉得这个有点眼熟吗?”

“叶秋被杀的时候也是!”方锐脱口而出。

周泽楷几乎在同一时间说:“冰锥?”

在座的人都想到了早些时候的叶秋被害事件。虽然他是猜测中的潜在凶手,但是在前一晚的连环约会疑云后,显然还有别人在伺机而动。

“我赌一辆自行车,冰锥这么高端的设定,肯定是限定版凶器,来自潜在凶手。”方锐喃喃自语。

这个说法得到了一致肯定,所以并没有人跟他赌自行车。

“然而现在情况就变成了这样,来自某个凶手,被叶秋用来杀害张先生的凶器,现在又杀了叶秋。”孙哲平总结道。

他这话一说,众人都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所以问题就进入下一个阶段了:是谁杀了叶秋?”张佳乐说,“而且凶器到底是怎么跑到他那里去的?”

江波涛刚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忽然:“等下,我想起一件事来,那个……哎这饼干怎么是辣的!谁放辣椒了?”

还没等其他人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叶修已经站了起来,而肖时钦也把摄像头飞快地转了过去。

“江小姐,你已经死了。”叶修说。


评论(194)
热度(1428)

© 青山为雪 | Powered by LOFTER